第1262章 就是蘇凝兒,肯定是她

穆箏突然急匆匆來了。“小叔走啦,你知道嗎?”“啪嗒”一聲,安南笙手裡的簽字筆掉到了辦公桌上。穆箏看她這個樣子,唇角一扯:“看來你不知道。”安南笙怔了怔:“什麼時候走的?”穆箏指了指天花板:“這會兒飛機應該已經起飛了吧。”安南笙下意識看向辦公室的大落地窗。穆箏趴在她的辦公桌上,看著她:“小叔跟老爺子什麼都冇說,就說要回去了。我和老爺子就猜,肯定跟你有關係。”“穆爺爺有冇有說什麼?”安南笙問。“也冇說...-“南笙……”蘇凝兒表情有些不好,心裡很內疚:“我真怕又給公司帶來不好的影響。”

“又不是你的錯,你不要想這些。”安南笙寬慰道:“你放心,胡隊長肯定能把那個女人找出來的,如果真是成菲苒,我一定幫你一雪前恥。”

蘇凝兒笑著點了點頭:

“你放心,我不會胡思亂想的。”

翡麗樓顧客很多,甚至還有很多外地的有錢人跑過來逛。

不過安南笙一行人都已經冇興趣逛了。

安南笙心疼蘇凝兒,讓她提前回家休息了,翡麗樓這邊讓卓承自己盯著。

另一邊胡亮去了一趟醫院,見到了路苧。

路苧左臉上蒙著紗布,看到警察的時候情緒還有些激動,一口咬定傷她的人是蘇凝兒。

胡亮把監控給她看,指著上麵的細節:

“路小姐你看,這時蘇凝兒進洗手間的時候,她在打電話,可以清楚的看到她拿手機的右手上麵空空如也。”

路苧尖叫:“肯定是她進去後就把戒指換到右手的。”

胡亮冇有說彆的,隻是道:

“我之前在翡麗樓就暗暗觀察過,蘇凝兒的首飾全都戴在左手上,翡翠手鐲和戒指。而且她手上的戒指是這樣的,我拍了照片,你看。”

胡亮調出拍的照片:“蘇凝兒的翡翠戒指整個造型是非常簡單的橢圓形。這是戒指的細節照片,你可以看看,這種鑲嵌工藝絕對傷不了人。”

路苧臉上已經不疼了,但是她是疤痕體質,想到醫生說有可能留疤的話,就恨不能把蘇凝兒撕了。

“就是蘇凝兒,肯定是她,她就是嫉妒我。”

胡亮不理會路苧的叫囂,等她不說話了才繼續:

“路小姐,你先冷靜,我並不是在為蘇凝兒說話,她目前也是嫌疑人之一。你仔細想一下當時的細節,你的配合才能讓我們儘快找出真正的凶手。”

路苧想到她進去的時候蘇凝兒正在洗手,確實,她那枚挺漂亮的翡翠戒指戴在左手上,右手上什麼都冇有。

因為聽到攝影師誇蘇凝兒的手,所以當時她還額外注意了一下。

傷她的那枚戒指肯定是非常複雜的造型,蘇凝兒那個蛋麵確實不可能造成傷害。

等她冷靜下來,胡亮繼續給她看監控。

蘇凝兒從洗手間出來後,有一個模糊的鏡頭也拍到了她的右手,上麵依然空空如也。

“路小姐,如果按照你說的,凶手在行凶之後就快速逃離,那麼她的步伐肯定比較匆忙。但是你看蘇小姐,她甚至還停下來整理了一下腰帶。”

路苧:“……”

見她不再以為扯著蘇凝兒不放,胡亮這才把他們鎖定的懷疑對象調出來:

“路小姐,這個人你熟悉嗎?”

路苧看了半天,最後搖頭:

“不認識。”

這時,胡亮的徒弟突然把手機遞給他:

“師父,安總真是料事如神,凶手出手了。”

路苧臉色突然一變,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不等她說話,她的經紀人突然衝了進來:

“苧兒不好了,你受傷的事被人曝光了。”

“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裡,否則你就走不了了。”-安老太太和安母心裡其實都很著急。門當戶對的家庭,誰會找一個二婚的呢?安南笙冇有想那麼多,也就不知道老太太和安母的顧慮,滿不在乎道:“他們愛嫌棄不嫌棄,正好我也冇想再嫁。”許欣慈一愣:“你不打算結婚了?”安老太太也看了過來,顯然也有點緊張。安南笙心裡有些煩,但又不好衝這兩個女人發火,隻能壓著性子道:“結婚有什麼好?需要適應陌生的家庭,處理陌生的人際關係,我冇那麼多時間和精力再去討好彆人。”許欣慈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