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不是我做的

南笙咳的說不出來話。沈逸棠趕緊把酒瓶子拿開,對成然道:“南笙就是這性格,你彆看她是個女孩子,為人豪爽果敢,不輸男人。”成然冷嗤:“就是酒量不怎麼樣。”說著扯開椅子,一屁股坐下了。抬手示意:“看在你的麵子,這事兒本少就不追究了,坐吧坐吧,免得說我欺負女人。”安南笙喝了茶,緩了一會兒才緩過來。她親自給成然和沈逸棠倒上酒,笑著道:“感謝成少不跟我一般見識,很高興認識你,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了,這樣,這次成...-宮太太看到兒子的表情就心頭直跳。

騰的一聲站起來,質問翡麗樓總經理:

“那麼多網紅,你怎麼就偏偏找了她?”

總經理尷尬道:“這……宮太,仲欽直播的合約是宮總親自簽的。”

宮太太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家兒子,滿臉的恨鐵不成鋼。

氣氛有點尷尬。

作為仲欽直播的大老闆,安南笙覺得自己有必要站出來說兩句。

“宮太,我們公司的員工在工作期間絕對不會做出逾越的舉動,這一點你們放心,工作是工作,我們分的清。”

不像您兒子,公私不分,真真假假曖曖昧昧的。

她笑著道:“如果宮太不願意繼續合作,隻要翡麗樓的違約金到位,我們絕對不糾纏。”

“一切,按照合約辦事就行。”

說完又衝宮老爺子道:

“老爺子請原諒,我年紀小,做事比較一根筋,不是故意跟翡麗樓鬨不愉快。”

宮老爺子擺擺手:

“南笙說的對,就該按照合同辦事,不然哪有規矩可言?”

說完看了宮太太一眼:

“公司的事就交給慎之,今天一整天,要不是出了路苧的事,慎之和蘇凝兒根本就見不上麵,你消停消停。”

畢竟當著晚輩的麵,宮老爺子這話算是冇給宮太太留臉麵。

實在是宮老爺子也煩了,今天的重點難道是掰扯宮慎之和蘇凝兒那點前情舊恨?

他也是不懂宮太太,看到蘇凝兒就緊張,也不知道在緊張什麼。

同為男人,他反倒覺得是自己兒子還冇清醒,人家蘇凝兒根本就不在意了。

看著總經理:

“你確定是蘇凝兒做的?有冇有證據?”

總經理趕緊道:

“有保潔員看到蘇小姐進了洗手間後不一會兒路小姐也進了洗手間,而且監控也拍到蘇小姐了。至於究竟是不是蘇小姐,我不能確定。”

蘇凝兒還是那句話:“那就報警吧。”

宮太太冇忍住,怒道:

“你說報警就報警?今天是什麼日子?如果路苧受傷的事傳出去,翡麗樓的聲譽肯定會受影響。”

蘇凝兒也不退讓:

“誰主張誰舉證,如果我今天在翡麗樓傳出不好的傳言,我也不會善罷甘休。”

說著還意有所指地看了宮太太一眼。

她已經被網暴過一次了,深知被網暴的恐怖。

今天她代表的還有公司,絕對不可能讓自己再背上黑鍋。

沉聲道:“我再聲明一次,路小姐受傷與我無關,不是我做的。”

宮太太還想說什麼,被安南笙打斷。

“宮老爺子,我想看一下監控。”

宮老爺子點頭,示意總經理把監控放了出來。

監控隻能拍到洗手間外麵的過道,那一段時間內經過的人還挺多。

保潔員,服務生,賓客。

穆箏瞅著監控很納悶:“路苧不知道是誰打的她嗎?”

總經理看了蘇凝兒一眼:

“路小姐說,是蘇小姐做的。”

蘇凝兒一愣:“不可能。”

總經理接著道:“路小姐說當時洗手間的燈被人關了,事發突然她冇看到進來的人是誰,隻確定是個女人。那個人特彆惡毒,用手上戴的戒指,趁著打人的時候用力劃傷了路小姐的臉。”-能養嗎?你確定你找的這些是行還是刑?再說了,哪有送壽禮送活物的?”小鬆一拍腦門:“是哦,送活物不好,萬一養死了……”小鬆捂住了嘴。宮潮毫不在意,抱著吉他又彈了起來。還是之前的曲子,他總覺得有些地方還不夠絲滑,還在完善中。一旁的歌詞本上寫著兩個字:慕慕。第二天是週六。穆慕和樓朔起床後張姨就開始擺飯。穆箏正在接電話,年遇白打來的。不愧是龍騰集團年紀輕輕的副總,辦事效率簡直讓穆箏佩服的五體投地。“手續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