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沒有的事

別莊少莊主更多的是冷漠如冰、淡泊如水,而不是這如火般熱烈的氣質。黑衣人不自禁的抽出第二張放到最上麵,紙上飄然而現的男子讓他心中猛然一怔,手中的火似乎嫌它不夠亮,伸手點燃書桌上的蠟燭,腦中已然忘了會被人發現的事情。似乎嫌麵具礙眼,伸手拿下臉上的麵具,眼睛緊緊的盯著那張畫。畫上的男子一張俊臉上帶著清冷的笑意,眼中有的是手握全域性的氣概。如果此時有人看到這張話一定認出他是誰,因為畫上的男子就是此時在看畫之...清婉此刻不想聽他說解釋的話,她將視線轉向那女子,她要看看是哪個女子。但在看到那女子的麵容,她整個人都震驚了。

“影兒?”清婉不可置信看著那女子,而那女子也明顯一臉迷茫又尷尬的看著他們兩人,見有人喊她名字,她才猛地看向那哭的跟個孩子似得女子,但明顯她沒有見過她。

清婉又是一陣哭,“東皇太一你,你真是混蛋,你竟然去出軌我的閨蜜。”

尊君暫時還聽不懂出軌、閨蜜為何意,但花影兒卻是反應過來了,她急忙搖搖頭道:“沒有的事。”隨後她認認真真的打量著清婉,半信半疑的說道:“你是罌粟?”

清婉不想理他們,即便他們是她很重要的人,但是這種事情擺在麵前,她怎麽也不會記起昔日的交情了。

尊君聽不懂她的話,急忙回頭問花影兒道:“她剛才說的出軌和閨蜜是什麽東西?”

花影兒張口就要回答他,卻聽耳邊一聲劇烈的風聲湧動。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個人就停在她的身旁,獻寶似得將手中的東西給她,“影兒,我把東西拿回來了。”

他喜滋滋的收回手,看向尊君,卻發覺多了一個人,他笑的有些僵,下意識就說:“她怎麽來了?”

尊君無奈的搖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實際上他現在煩得要死,懷裏的人還在流著淚,他怕她哭壞了身子,更怕她走。

清婉兩眼淚眼婆娑的看向那後來的男子,覺得有些眼熟,伸手擦去眼中的淚,發覺那人是東裏賀。而他此刻一副忠犬的模樣守在花影兒身旁,清婉立即反應過來,是自己弄錯了。

花影兒清了清嗓子開口道:“罌粟以為我和……”

“影兒!”清婉突的大叫一聲,猛地掙開尊君的懷抱,想要走過去,但腰身卻被他扣得死死的。她無奈,隻得僵著笑臉道:“你怎麽來這裏了?”

花影兒看了眼身旁的東裏賀,眼底的帶了些寒意,“來了很久了,要是知道你在這兒,我就去找你了。”

東裏賀嚥了嚥唾沫,和尊君兩人互換眼神,立刻微微一點頭,就立馬動手。東裏賀立刻小心的抱住花影兒,讓山崖下一跳。而尊君手一揮,混沌鍾就飛了出去,正好落在兩人腳下。

金光一閃,兩人就不見了身影。

這一係列變故就在一瞬隻之間,清婉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好友已經不見蹤影了。

“他們,他們怎麽了?”清婉怔怔的問道。

尊君抱住她,“沒事,他們回21世紀了。”

清婉微微放下心來,隨後覺得不對勁,臉色一冷,看向尊君道:“東皇太一!,你怎麽沒有和我說這件事!”

尊君摸摸鼻子,咳了一聲道:“我也不知道你認識他們。”其實他和東裏賀是達成共識的。他遇見東裏賀是在去21世紀的時候,他剛過去找殷素的線索,東裏賀就找上了他。他告訴他殷素的事,而他帶他們回到那個時空。自然能感受出來。而在這個時代男子給女子梳頭是一種特殊意義,她不能這麽做。想到蕭九兒,殷素臉色一變,她和淩逸城之間一直有一個溝壑,叫蕭九兒。他不提,但不代表他心底不在意。她在鬼醫山莊盡一個月的時間,而他卻一句都不過問,在這之前,他們之間很多次爭吵,分裂都是因為蕭九兒。不管是她把蕭九兒拿過來做擋箭牌,還是她和蕭九兒之間發生的事,其實一直都是他心底的那根刺吧。今天,她還是要把有些話說開,有些事應該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