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終於回來了

想,大概猜出少天來所謂何事。出去見了少天,果然見他麵色不太好,對他也沒有了以往的笑臉。“有事?”軒轅翎問道。少天看他一眼,臉色有些緊繃,“有事。”軒轅翎歎了歎氣,“你有什麽話就問吧,不用有所顧忌。”少天沉默片刻說道:“那好,我就問了。你是不是故意在讓清婉疏遠我?”“是。”軒轅翎毫不掩飾的回答。少天臉上出現一絲痛苦,他咬牙問道:“為什麽?”軒轅翎看他一眼,“因為你們兩個不適合在一起,你是白帝之子,她...婚房裏的清婉明顯沒有以前嫁人時的緊張,都在一起那麽久了,還能緊張?清婉無聊的打了個哈欠,躺在床上休息著,突然一陣開門聲將她驚醒,她趕忙坐直身子。

看著他一步步走向她,她心底竟有些,沒來由的緊張。真是打臉啊!清婉沒出息的想道,他輕輕拿下她頭上繁重的裝飾,像凡間一般交換了交杯酒,很是無聊的戲碼,但在他們看來卻異常虔誠。

清婉喝下交杯酒,突然想到一句話,看著他微醺的臉頰,笑著說了出來,“現在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

尊君微微一愣,就笑著回道:“恭敬不如從命。”

夜,還很長。

……

尊君說到做到,待功力恢複後,就帶著清婉回去21世紀。念夙想要跟著,被尊君一句話就打發了。

清婉看著他道:“他修成上神,你真帶他?”

“嗯。多見見世麵總是好的。”尊君攬著她就穿越了時空。

清婉還沒有來得及吐槽他不就是嫌念夙是拖油瓶,就被捲入了時空隧道。

回到熟悉的地方,清婉忍不住深吸一口氣,“哇,終於回來了。”

清婉一個下午就帶著尊君見識各種各樣的事物,看到尊君新奇又高興的眼神,她也不住的覺得很開心。而尊君東西都是一學就會,聽一遍就知道也記住了他的作用。到了晚上,尊君已經能和正常人一樣生活了。

清婉帶著他回了自己以前的那個公寓,她的門是電子門,是用虹膜識別的。她戰戰兢兢的將自己的眼睛湊了上去,係統自動讀取,‘叮’一聲,就開啟了。

清婉鬆了一口氣,走了進去。已經幾年沒有住人,屋子布滿灰塵。她手指施了一個清潔術,整個房間瞬間就煥然一新。清婉勾唇笑笑,懂法術就是好,雖然以往她也不用打掃,都是叫清潔工來打掃,但這個法子卻異常有成就感。

“怎麽樣?好看吧。”清婉回身看著尊君問道。

尊君看了看這個地方,半天憋出一個還好。

清婉不以為意的撇撇嘴,她這可是黃金地帶,寸金寸土,近兩百平方的公寓。裝飾又簡潔大方,深受她喜愛。

清婉下廚燒了個飯,做了點小甜點請尊君吃。見他吃的滿意,真覺得那時自己報了個烹飪班也值了。

晚上睡覺時,尊君手裏拿了一個東西,問她道:“這是什麽?怎麽用的?”

清婉剛洗完澡出來,看到他手裏的東西愣了愣,急忙過去搶過,“這是槍,很危險,我以前放著防備用的。”說著將它鎖在床頭櫃的最後一格,卻覺得背上有熱氣噴在肌膚之上。

她一回頭,就見他眼神深邃的看著她。她微微一愣,在一起這麽久,自然知道了他眼中的深意。隻是今天這麽快?她害羞微微一低頭,就見自己整個大腿都露在睡衣外。

她怕他不能接受,還是穿了個最為保守,不露肩不露胸的……

而在以後,尊君看到她的以前的那些睡衣,評價一句道:“晚上可以穿給我看。”原來她和神農寧也能這般安靜的相處,表麵上也能看似和睦的相處。神農寧沉默了很久,才說道:“會不會占用你很多時間?”“還好。”清婉答。神農寧又沉默了一會,似乎是在斟酌,“我可能要用一些時間,你能不能陪我?”“嗯。”得到答案後神農寧又沉默了,帶著讓清婉有些壓製的寂靜。來到神女峰,上一次她和尊君來時還是前不久,如今又來一次,心境卻完全不一樣。“你這裏是第一次來嗎?”清婉問道。神農寧看了她一眼,隨後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