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都是別人家的孩子

和逸王進展這麽快?!殷素來到帶著瑰芮來到屏風後,那裏有一個給呆呆搭的小窩,殷素蹲下身子朝裏麵看了看,見它還在睡覺。瑰芮也蹲下了身子,看到小老虎的時候,臉上明顯有了驚奇的表情,“你怎麽得來的?”殷素略略和她說了自己和淩逸城掉下懸崖的情景,瑰芮聽後有些戲謔的說道:“你們倒是好運,這麽說你們是它父母了?”殷素點了點頭,而後發現了一個不對勁的地方,呆呆的存在就給自己和淩逸城有了一個牽絆,不過轉念一想,那不...不過好在他已經長大了,對於爭奪父母寵愛這種事情也懶得做了。妹妹生的很可愛,一看以後就是大美女。小公主似乎認得他似得,他一抱就咿咿呀呀的叫喚著,手舞足蹈,還開心的咧著嘴笑。

玄武和雪女的孩子已經有幾歲大了,可愛懂事的很,每次都看的清婉羨慕嫉妒。而雪女則是哀歎孩子太乖,一點都不好玩。

清婉不禁哀歎一句:都是別人家的孩子。

養孩子的過程是辛苦的,不過還好,她有尊君,尊君一個人把家裏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安排好,還同時照顧著她和孩子,清婉過的還是挺舒爽的。

而尊君在21世紀混的越來越風生水起,橫跨商政兩屆,即便是已婚人事,但跟在屁股後麵,天天搭訕的女人依舊不少。尊君本還想著清婉會吃吃醋什麽的,但很長時間卻見清婉絲毫不在意,不禁有些鬱悶,難道是婚姻進入倦怠期了?

這天,尊君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漫步經心的看著足球比賽,一手搭在背椅,手指一下下的敲打著真皮麵料。

清婉哄完孩子,從房間裏走了下來。

“還在看,時間也不早了。”清婉坐在沙發上伸了懶腰,“小家夥越來越重了,長得真快。”

尊君順手攬住她,應了一聲:“嗯,都兩歲大了,以後讓她自己走,不要抱了。”

清婉順勢往他懷裏一靠,“唔,估計她得鬧。”

“那讓她鬧去,也沒人理她。”尊君語氣淡漠的回道,絲毫沒有作為人父的覺悟。

“……她知道你這樣說,得恨你。”

“嗯。”尊君嗯了一聲,卻是毫不在乎。

清婉看了他一眼,“你平時不是很寵她的,怎麽現在這麽狠心?”

尊君低頭看著她,“再寵也不能累著你。”

清婉在他的視線下,臉一紅,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還說這麽肉麻的話,不過她喜歡。她嬌羞的看著尊君道:“還是老公最好。”

尊君低頭在她唇上輕啄一下,而後話鋒一轉,“明天我可能不回來。”

“嗯。”清婉點點頭。

尊君用眼角看著她,正臉則散漫的看著電視,卻見她不再問什麽,不禁有些沉不住氣,“你不問問我去幹什麽嗎?”

清婉奇怪的看他一眼,“難道不是公事嗎?”

尊君歎了一口氣,“是公事,但你不問問去的人有哪些?有幾個女的之類的話嗎?”

“誒,你怎麽了?”清婉擔憂的看著他,不知道他今天怎麽了,竟會說出這樣的話。

尊君哀歎一聲,摸摸她的頭解釋道:“我見其他人不回家,別人妻子都問東問西,恨不得把作息時間都問出來,可你從來不問什麽。”

清婉咦了一聲,“我不是怕你煩嘛。”

“可你也太放心我了吧,外麵可是花花世界,哪有你這樣不聞不問的。”

清婉挑了挑眉,“我這不是相信你嘛,而且,我覺得你那些人是看不上的。”她手裏可有他平日裏接觸到的人的資料,其實他的日程她也一清二楚。畢竟以前做過特工,還當過間諜,人脈不比其餘人差。感受出來。而在這個時代男子給女子梳頭是一種特殊意義,她不能這麽做。想到蕭九兒,殷素臉色一變,她和淩逸城之間一直有一個溝壑,叫蕭九兒。他不提,但不代表他心底不在意。她在鬼醫山莊盡一個月的時間,而他卻一句都不過問,在這之前,他們之間很多次爭吵,分裂都是因為蕭九兒。不管是她把蕭九兒拿過來做擋箭牌,還是她和蕭九兒之間發生的事,其實一直都是他心底的那根刺吧。今天,她還是要把有些話說開,有些事應該告訴他,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