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見麵

,“我樓下還有事,就不能帶你去了。我讓人帶你去換衣服。”“好。”田恬又吩咐了傭人。岑喬忽然覺得,田恬這個女人,堪稱完美。這讓她心情複雜。傭人領著岑喬進到一個房間。裏麵沒有開燈,黑漆漆的。岑喬將門關上,黑暗裏,她迅速的將身上的衣服和褲子脫下。就在這時,角落裏忽然傳來一些窸窣的聲音。難道有人?岑喬臉色變了變,皺眉,“誰在那?”順著那聲音看過去,隻覺黑暗的角落裏,沙發上應該是正坐著一人在抽煙。煙頭,在黑...私家醫院,婦科。

VIP病房外,中年男子一臉鬱結的看著自己的妻子陸莉莉,“真要這麽做?”

“我們不是早就商量好了,事到臨頭,你又想反悔不成?”

中年男子歎口氣,“你也清楚岑喬那性子,她要知道我們把她這麽賣了,她不會原諒我們。”

“怕什麽?這件事你不說我不說,她永遠都不會知道。況且,她睡一覺就過去了,神不知鬼不覺,她也沒任何損失。”

岑安來回在長廊上踱步,又搖頭,準備推門進去,“不行!這事不能這麽做!”

“你回來!”陸莉莉把丈夫一把拽住,“老爺子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你甘心就毀於你手上?你不捨得岑喬進去,難不成還想讓我們岑茵進去?她可才16歲。你忍心嗎?”

陸莉莉說著,嚶嚶哭起來。岑安被哭得心煩意亂,心一狠,“行了,別哭了,我聽你的還不成?”

聽他這麽說,陸莉莉擦掉眼角的淚,勾唇,“這還差不多。”

————

六年後。

步氏集團,總裁辦公室外。

“啊……總裁,慢點……嗚嗚……人家要不行了……”

岑喬一身幹練的職業套裝站在辦公室門外,隔著門板,清楚的聽到裏麵放浪的**聲。

秘書室的人個個臉色猶如菜色,唯有她站在那,麵色始終沉靜如水,即使裏麵的**聲像宣戰似的一浪高過一浪,她精緻的巴掌臉上也沒有任何波動。

“步……步太太,總裁現在有點忙……”盧特助開口。

“看出來了。”岑喬從容的推門而入,盧特助在後麵直擦冷汗。

這……這當場抓姦,當妻子的,未免也太冷靜了點吧!

門被突然推開,裏麵光著身體,岔開雙腿坐在書桌上的女人,大驚失色,“你……你誰啊,進來怎麽不敲門?”

相比於女人一身光、裸,步亦臣身上的衣服分毫沒亂——除了西褲拉下的拉鏈。

他冷漠的看著岑喬,手裏還抱著女人不放,“早,步太太。”

“步……太太?”辦公桌上的女人,被這稱謂嚇得瞠目結舌。

“早,步先生。”岑喬問好,下頷隻是輕輕一點,漂亮的眉眼間染著幾分傲氣。

她將一份檔案放在桌上,“這是2023號的專案程序,步先生得空看看。”

步亦臣盯著女人那張完全看不到任何裂痕的臉,像是宣泄一股怨恨之氣,手報複性的在懷裏的女人身上搓揉起來,“你覺得我現在有空看嗎?”

“唔~總裁,疼……”那女人呻吟一聲。

岑喬笑笑,“也對,現在看起來確實不像是有空的樣子。”

她拿過桌上的電話,按了個內線,“盧助理,進來一下。”

七個字,不容置喙。

很快的,盧特助推門進來。看到裏麵的畫麵,瞬間冷汗濕了一身。

這抓姦的火,不會燒到他頭上來吧?

“你們總裁說他正忙,沒空看檔案,你就站這兒念給他聽,讓他把字簽上。十分鍾後,我會過來取。”他把頭擱在她的肩上,輕聲細語間彷似在撒嬌。岑喬立刻用胳膊把黏著她的人給推開:“我在做菜呢,不準動手動腳。”看著一臉認真的喬喬,沒有吸引到她注意力的商臨均頓時悻悻的摸了摸鼻子,然後才一臉正色的說:“晚上,我得去一凡那一趟,聽說他已經醒了。”“真的嗎?”聽說煢煢的哥哥醒了,岑喬很是驚喜的問。“是啊,下午醒的。”不然他也不會這麽快從公司回來,他本來是打算回家和喬喬說了這件事後,就直接趕往醫院的。可是麵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