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皮底下,您怎麼就不用呢?”唐栩也在旁極力勸說。唐萬霆沉吟半響,才語氣威嚴地道:“好,丫頭,你想管家,那我就試煉你一下。就當是你爹我送你的生日禮物了!”唐俏兒不禁端正了坐姿,杏眸亮如星辰。“你休整幾天,下週,去盛京的KSWORLD酒店報道。隻要你能在半年內讓那裡有一個全新麵貌,並且扭虧為盈,我會考慮讓你做KS的總裁!”......從書房出來,大哥二哥的手不約而同落在唐俏兒的肩上。“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白小小看著桌上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已經簽好了男人的名字。

她又抬頭望向窗邊,濕漉漉的眸光裡,沈驚覺昂藏挺拔的身形在午後陽光下美若神祗,冷傲孤清又強勢逼人,連背影都是這般薄情。

“我簽好了,你也儘快。在柔兒回來前,我要和你走完所有法律程式。”

沈驚覺雙手負後,頭也不回,“因為婚前做了財產公證,所以不涉及財產分割問題,但作為補償我會給你兩千萬外加西郊一套彆墅。

畢竟你淨身出戶,我在爺爺麵前不好交差。”

白小小如遭雷劈,心忽悠悠地向下墜,“爺爺......知道你要跟我離婚嗎?”

“不知道又如何?影響我的決定嗎?”

她瘦削的身軀都有些站不穩了,隻緊緊扒著桌邊,用很輕的聲音含淚問:“驚覺,我們可不可以......不離婚?”

終於,沈驚覺轉過身用怪異的目光打量她。

男人薄唇深眸,劍眉端肅,輪廓明晰的臉龐仍令她怦然心動。

“為什麼?”

“因為......我愛你。”

白小小眼圈紅了又紅,淚水滿盈,“我愛你驚覺,我還想做你的妻子......哪怕你對我沒有感情......”

“我受夠了,白小小。沒有愛情的婚姻,於我而言是分秒折磨。”

沈驚覺擺了擺手,連聽下去的耐心都沒有,“當年你嫁給我就是個錯誤,你明知道我在和爺爺鬥氣,你也明知道我有心上人,隻是因為一些原因我們不能在一起。

如今三年期滿,柔兒也從M國回來了,我會娶她為妻,所以,你要讓出沈總夫人的位置。”

白小小垂下頭,晶瑩的淚珠吧嗒吧嗒地落在桌子上,又被她偷偷抹去。

可沈驚覺還是看到了,桃花眸幽幽一深。

這時,他手機響了,一見螢幕上的名字他匆忙接聽。

“柔兒,你上飛機了嗎?”

多溫柔的語氣啊,這和她認識的那個冷冰冰的男人真是一個人嗎?

“驚覺哥哥,人家已經到盛京機場了。”那邊傳來金恩柔愉悅的聲音。

“什麼?不是要今晚才......”

“我想給驚覺哥哥你一個驚喜呀。”

“等我,柔兒,我現在就去接你!”

說完,沈驚覺從白小小身邊如一陣勁風吹過。

書房門關上,空氣裡都是悲傷的味道。

十年暗戀,三年婚姻,她為這個家當牛做馬,為他一往情深,到頭來於他而言,隻是煎熬而已。

如今,沈驚覺像刑滿釋放了一樣,絕情地拋棄了她,轉身迎娶他心心念唸的白月光。

真疼啊,流乾一腔熱血,竟然還是捂不熱他的鐵石心腸。

白小小狠狠抽了口氣,苦笑著搖頭,不甘的淚珠洇開了協議書上沈驚覺漂亮的名字。

*

晚上,沈驚覺將金恩柔接回觀潮莊園。

弱不勝風的柔婉女子被沈家二少打橫抱在懷中,堂而皇之地走進彆墅,引來眾人側目。

“驚覺哥哥,你和嫂子還沒離婚呢,我們......還是不要太親近吧,嫂子見了會怨懟我的。”金恩柔摩挲著男人的胸襟,輕聲軟語。

“她不會。”

沈驚覺不假思索,眸色涼涼,“更何況,我不愛她,我們之間不過是契約關係,她得懂分寸。”

沈家人眾星捧月般圍著金恩柔噓寒問暖,隻有白小小一人在餐廳擺飯。

沈驚覺在熱鬨中瞥見了妻子冷冷清清的身影,不禁薄唇勾出譏誚。

事到如此,她還在奴顏屈膝地舔沈家的人,她以為這樣離婚就能有轉機了嗎?

可笑。

“二少爺!二少爺!”

不一會兒,管家火急火燎地跑了過來,“二少奶奶、二少奶奶走了!”

“走了?什麼時候?!”

“就、就在剛才!二少奶奶什麼都沒拿,摘下圍裙從後門走了!被一輛黑色轎車接走的!”

沈驚覺疾步回到臥室,臥室乾淨整潔,隻剩一份簽好字的離婚協議書安靜地放在床頭,上麵留有淚痕。

男人眉心驟擰,走到窗前往外眺望。

一輛勞斯萊斯以極快的速度駛出觀潮莊園,很快就連尾燈都看不見了。

下午的時候不還捨不得走嗎,這會兒竟然逃得比兔子都快!

沈驚覺隻覺像被人擺了一道,不爽地拿出手機打給秘書。

“車牌號,盛A9999,查查是誰的車!”

“是,沈總。”

五分鐘後。

“沈總,查到了,是KS集團總裁的座駕!”

KS......唐家大少爺?!

白小小一個小村子裡走出來的女孩,沒錢沒背景,跟他在一起這三年連朋友圈都沒有,竟然有本事傍上唐家的少爺?

無縫銜接嗎。很可以!

“不過沈總,您今天......真的跟夫人提了離婚嗎?”秘書試探地問。

“怎麼?今天不行?還留著過年?”沈驚覺胸口火氣翻覆。

“不是......今天,是夫人的生日啊。”

男人陡然一愕。

......

黑色的勞斯萊斯後排,唐家大少爺唐樾輕輕牽起她的手,溫柔地握著。

“你二哥聽說你回來,已經準備好了上百萬的煙花,晚上放給你助助興。”

“我真的沒什麼心情看煙花。”

變回唐家千金的她靠在大哥肩上,鼻酸目脹地歎了口氣,淚光盈盈的。

她看了一眼白小小的手機,最後一條資訊不是她前夫發來的,而是金恩柔。

【我說什麼來著,你搶了我的位置,早晚我會讓你吐出來。驚覺哥哥是我,你彆癡心妄想了!】

她苦煞了勾唇,最後一滴淚讓她大徹大悟。

“怎麼?事已至此,你還不捨得?”唐樾心疼地摟妹妹入懷。

“大哥,我今天過生日。”

“我知道,沈驚覺偏選今天,他真是天打雷劈的混蛋!”

“所以,我沒什麼不捨的。白小小已經被沈驚覺親手殺死了。”

再次睜眼時,唐俏兒毅然的杏眸再不見對那男人的一絲留戀。

“好不容易熬出來的,但凡回頭,我都該死。”!”唐樾還是聽了妹妹的話,按下擴音。“我找我妻子。”沈驚覺語氣比上午更自然,甚至帶著一絲佔有慾的意味。“我特麼......”唐栩氣得正要爆粗,結果被唐俏兒咚地一聲把他頭摁在了桌子上。“沈總,小小現在不是你妻子了,你們已經離婚了。”唐樾麵色從容地提醒他,還特彆謹慎地換了稱呼以免露餡。“她知道她現在還是,她心裡有數。”沈驚覺聲音冷得瞬間讓整個廚房結冰。“沈驚覺,你又是咄咄逼人又是追我車的,到底幾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