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拿,摘下圍裙從後門走了!被一輛黑色轎車接走的!”沈驚覺疾步回到臥室,臥室乾淨整潔,隻剩一份簽好字的離婚協議書安靜地放在床頭,上麵留有淚痕。男人眉心驟擰,走到窗前往外眺望。一輛勞斯萊斯以極快的速度駛出觀潮莊園,很快就連尾燈都看不見了。下午的時候不還捨不得走嗎,這會兒竟然逃得比兔子都快!沈驚覺隻覺像被人擺了一道,不爽地拿出手機打給秘書。“車牌號,盛A9999,查查是誰的車!”“是,沈總。”五分鐘後。“...“哎喲,美女身邊坐著誰啊,那不是海門KS集團的總裁唐樾嗎。”

霍如熙叛逆的劍眉一挑,十足玩味,“唐樾不是潔身自好從來不踏足這種歡場嗎,哈哈今晚怎麼還俗了?”

也難怪沈驚覺和霍如熙會雙雙認錯。

因為唐俏兒的四個哥哥,其實是四胞胎。這其中,大少唐樾和二少唐栩乍一看真是一模一樣。不熟的人很容易認錯。

“媽的,老子嫉妒了。這麼美的女人就該給我當情人,跟了唐樾能乾嘛?”霍如熙越說越起勁。

樓下的唐俏兒,對那男人笑得比蜜都甜。

沈驚覺心口莫名窒悶。

曾經,那笑容隻獨他一人所有。

更可氣的是,鋪天蓋地的黑料似乎對她毫無影響,這女人竟然還有心情尋歡作樂!

反觀他自己,一整天都像個糾結的怨婦,不是忙著收拾爛攤子就是想著怎麼跟她解釋。

“哎,不如就今晚,我把她收了吧。雖然她是唐樾的女人但我不在乎,有守門員我一樣進球。”霍如熙說著舔了舔下唇,蠢蠢欲動。

“彆打她主意。她是我妻子。”

霍如熙驚出一對大小眼:“?!”

“前妻。”沈驚覺又補了一句,喉嚨像卡了根尖銳的刺,火燒火燎。

“什麼?!她就是你那個不解風情的二木頭前妻?!大哥,你是瞎還是傻還是又瞎又傻,這特麼就是個人間尤物,比你那心心念唸的金恩柔強百倍!”

沈驚覺冷颼颼地橫了霍如熙一眼,盛上皇認慫地吐了吐舌頭,“哎呀,我也是有感而發,畢竟當初我說見見嫂子,你說那種女人沒必要見。

我以為她長得像恐龍呢,沒想到......哎哎!你去哪兒啊?!”

他話沒說完,沈驚覺已奪門而出。

......

這邊唐俏兒和二哥酒過三巡,白皙的兩頰紅得像春桃一般。

“俏俏你沒事吧?”唐栩見她有點醉了,關心地問。

“再來!搖骰子!”唐俏兒酒量還行的,隻是心裡憋著愁緒,所以醉得有點快。

這時唐栩上級來了電話,不能不接可能會有重要任務安排,於是抱歉地說:“俏俏,你乖乖等我,我去接個電話馬上回來。”

唐俏兒瀟灑地揮了揮手,“恩準!”

“防護網”暫時撤了,周圍的男人像鯊魚聞了血一樣漸漸向她靠攏。

唐俏兒眼波盈動,慵懶的目光掠過他們,就跟選麵首似的。

這個太矮,這個太瘦,這個鼻梁子太塌,這個眼睛太小......

沒有一個,比得上她前夫。

可惜那麼好的皮囊,原來是個銀樣蠟槍頭,紅漆馬桶,辜負了她一腔熱血,滿心歡喜。

這時,唐俏兒留意到,旁邊卡座,幾個闊少正在旁起鬨,看著一個男人在灌一個女孩子酒。

而那笑得一臉油膩的男人,正是金恩柔的親哥哥,金澤馭!

更忍無可忍的是,眼尖的唐俏兒還看到,其中一個闊少偷偷往杯子裡下了藥,遞給了金澤馭。

登時,她怒火衝頂,霍地起身向他們走過去。

“喲!大美女哎!”那幾個闊少見了唐俏兒,口水都要淌下來了。

金澤馭一見這頂尖美女,懷裡的女人頓時就不香了。

“玩兒得這麼開心,也帶我一個吧?”唐俏兒醉眼迷濛,更添風情。

“小妹妹,你想怎麼玩,哥哥都陪你。”金澤馭滿眼猥瑣地舔了舔唇。

唐俏兒把那杯下了藥的酒拿起來,“簡單,你把這杯酒喝了吧。”

幾個人一靜,金澤馭油膩的臉暗下來。

誰不知道這酒裡下了十足劑量的迷藥,傻子才喝!

“不喝?那我餵你!”

音落,唐俏兒杏眸淩厲,揚手把整杯酒潑在金澤馭臉上!

眾人大驚,那女孩也嚇得一聲驚叫閃到一旁。不過都過去了。她唐俏兒即便愛錯了人,也從不會痛哭流涕著後悔。林溯敲過門匆匆走進來。“大小姐,按您的吩咐查到了,咱們酒店的床品和部分傢俱的供應商是來自艾麗家居,是高副總負責聯係的!”“嗬嗬,原來是艾麗啊。”唐俏兒修長美腿交疊,清水般的眸危險地一眯,“告訴財務部把近兩年酒店的各項賬目給我捋出來,還有,馬上聯係新的床品供應商,全麵替換艾麗!”“這麼大陣仗?”唐樾俊眉一挑。“艾麗家居,是沈驚覺那位小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