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的房款打折,但是需要操作一下,才能拿到購房合同,所以讓他先把房款打到了自己的賬戶上。他也沒多考慮,畢竟林豔麗是天府一品售樓處的經理,錢又是在VIP室打進去的,拿到了收據就沒有過問。“什麼,林經理呢,我要找林豔麗,讓她給我一個說法。”“不好意思,林豔麗已經被我們公司開除了,你跟她資金上的事兒與我們小區無關,既然不是我們小區的業主,不好意思請離開吧!”說著,馬三江招呼了一聲保安。幾個人高馬大的保安,把...唐俏兒腦子不清醒,甚至還以為身邊的男人是哥哥,於是哽咽著哭了出來,“為什麼沈驚覺就是不喜歡我呢......為什麼啊......”

沈驚覺心臟壯碩了一下,緊抿薄唇聽著她的哭訴。

“我很努力了......我真的很努力了......可好像我越努力他就越討厭我......到底為什麼啊......你告訴我啊!”

唐俏兒突然轉身摟住男人,撲在他胸口哇哇大哭,鼻涕眼淚化妝品蹭得他乾淨的襯衫五彩斑斕。

沈驚覺僵站在原地,喉嚨收緊,感到她每一滴滾燙的淚都烙在他胸口,浸透了他的心房。

半響,他嗓音低沉地問:“你真的,很喜歡沈驚覺嗎?”

唐俏兒揚起哭紅了的小臉,緋紅櫻唇輕輕張開。

男人喉結滾動,用極強的自製力抵禦這純欲誘惑。

他甚至,後悔問這個問題。

她喜歡又如何,不喜歡又如何。

他們離婚是定局,他這輩子的愛人,隻能是金恩柔。

砰地震響,洗手間的門被踹開。

“沈驚覺!你特麼要不要點兒臉?!吃著碗裡還惦記鍋裡?!”

唐栩氣得眼眶猩紅,上去就把唐俏兒拉過來摟著,跟老鷹護小雞似的。

沈驚覺俊眉緊擰,一向雅人深致的唐總衝冠一怒為紅顏,足可見對他前妻有多在乎。

呼吸,頓覺不暢。

“唐總,她酒量不濟剛才吐得厲害,你若真愛護她,就不該帶她來這種地方。”

唐栩剛想噴這孫子,聽他叫自己唐總,索性將錯就錯扮起唐樾,“我女人想乾嘛乾嘛,她喜歡玩兒我就陪她玩兒。

沈總你既然跟小小離婚了就手彆伸這麼長了,回去好好關心一下你的金小姐吧!”

說完唐栩扶著唐俏兒往外走,沈驚覺卻將他攔住。

“你乾什麼?”

“你真的愛她嗎?”沈驚覺沉聲問。

“廢話。”

“你能娶她嗎?”

這問題,可把唐栩噎住了。

“跟你有什麼關係,起開!”

“白小小她沒有權勢背景,禁不起這種感情遊戲。如果你不能娶她,隻當她是情人,那就彆拖累她,趁早還她普通人的生活。”沈驚覺眸底湧上一絲闇火。

“哈哈哈......沈驚覺,我從來沒見過你這種厚顏無恥之徒。你為了金恩柔跟小小離婚的時候,怎麼不想想小小的處境?

拜你所賜她年紀輕輕就成了二婚,這你就覺得不是拖累她了?

既然離婚是已知,你三年前為什麼要娶她?不就是為了拿她當過渡,好迎娶心上人嗎!呸!齷齪至極!”

沈驚覺心口一刺,蟄伏在西裝下的健碩身軀隱隱顫抖。

唐栩狠狠搡了他一把,“哪兒涼快哪兒呆去!沈世美!”

......

沈驚覺都不知道怎麼回的卡包,滿腦子都是那句——“拿她當過渡”。

還有,“沈世美”。

“前嫂子呢?走了?”霍如熙窄腰靠著欄杆,邊和酒邊打量他這副失神落寞的樣。

“嗯。”沈驚覺悶悶應著,拿起杯威士忌一飲而儘,喉嚨裡有火燒火燎的灼痛感。

“今晚,要不是看在你麵子上我鐵定要暴揍金澤馭一頓。用藥是其一,他竟然還企圖對我心上人動手動腳,真特麼找死。”

“不用給我麵子。柔兒是柔兒,她哥是他哥。”

驀地,沈驚覺才反應過來,眉宇緊蹙,“心上人?你什麼意思?”

“我想著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沈兄你不要了,那我就幫你接手了。”

霍如熙劍眉一挑,笑得那叫一個邪性,“隻是稱呼得從媳婦變弟妹了,不知道你能不能適應得了啊。”

“我還沒跟她領離婚證呢,你就迫不及待露狼尾巴了?”沈驚覺眼神幽暗,唇角如冷鉤。

“害,離婚協議都簽了,領證還會遠嗎?”

“彆的,我不知道。”

沈驚覺攥了攥手指,俊不可言的臉龐泛起寒霜,“但你離死,肯定不遠了。”照顧你,原來她不過是為了攀高枝,拿你當傻子耍!”金恩柔紅了眼眶,拿起茶幾上的水果刀,衝上來就要劃爛那西裝。沈驚覺眼疾手快,將盒子護在身下。結果那刀直接就劃破了他的手臂,殷紅的血浸透了白襯衫!“啊!對、對不起驚覺哥哥!”金恩柔手中的刀子墜地,嚇得捂住了嘴,除了哭腦子一片空白。“哎呀呀!這是乾嘛呀這是!”秦姝在傭人尾隨下匆匆趕來,見沈驚覺受了傷,滴下來的血把白地毯都染紅了也嚇得不輕,“驚覺!這、這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