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莫名其妙的應用

人是怎麼想的,猛地從牀上彈起來,順手抓過自己的揹包,就是向著車門竄去,人還沒有到車門,已經是吼道:“停車,停車……”看陸川臉上的猙獰,讓這名怒容的司機原本的訓斥,生生給吞了回去。長途客車,此時正行駛在高速公路上。陸川已經顧不上這麼多了,試想你和一名喪同呆在一個車廂裡,會是什麼樣的,在驚恐之下,第一時間想著的,就是逃離。按道理,在高速公路上,不太可能會停車讓乘客下車。喪僞裝的中年大叔,這時候卻是向著...六月天氣的晌午,熱得讓人心慌。

陸川揹著自己的行囊,卻是大中午頂著烈日在鄉間小路上狂奔。

看他張繃著的臉,好像在後麵追趕著的,是洪水巨一樣。

這裡其實是省城郊區之外的村莊地帶,擡起頭來,已經可以看到遠省城郊區裡林立著的高樓大廈。鄉間小路邊上百米之,是一條國道,上麵車水馬龍,汽車呼嘯而過。

大熱天,又是一路狂奔,額頭上,盡是豆大的汗珠,可是陸川卻顧不得去。

“大叔,大爺,祖宗……你能不能行行好,不要跟著我了,OK?”

儘管氣籲籲,但陸川還是扭著頭,斷續地將這一句話給說完,臉上盡是哀求的神。狂奔到現在,早就耗了所有的力氣,陸川覺自己連彈一下手指都困難。

詭的時空錯,讓陸川此時的腦子一片如麻,還沒有轉過神來。

腦袋有些痛,一一的,讓人難。

似乎想到了什麼,冷汗卻是從陸川的腦門上不斷滲出來,像是灑上了一層晶瑩剔的水豆,眼神裡突顯出了一種深到骨髓裡的恐懼。

等到眼睛裡的對焦出現的是國道上呼嘯的車輛時,陸川的神,纔是緩和起來。

在陸川的背後,是一名中年大叔,他穿著白襯衫西,穿著一雙大頭皮鞋,臉上沒有一表地跟著陸川後麵跑。

甚至在他的雙眸中,你看不到一表,空讓人一見之下會打上一個冷。

陸川整個人像是從水裡剛撈出來一樣,上沒有一寸是乾爽的地方,可是後麵一路追著的中年大叔,卻是詭無比地連汗珠也沒有一粒,彷彿這不是在大熱天跑步,而是在清晨裡散著步。

如果不是陸川一路看著他跟著自己跑,陸川差點就信了他隻是在散步。

不,不應該用上他,而是要用它。

這就是陸川到恐懼的原因,看似平淡無奇,甚至是普通到扔進人羣裡找不到的中年大叔,但事實上,誰能想到,它竟然是一喪?

喪,一個可怕的詞語,隻存在小說電影裡的怪,卻在不久前,就這麼呈現在陸川的麵前,幾讓陸川魂飛魄散。

說起來很不可思議,陸川從老家返回省城,因在長途車的被褥實在是不敢恭敬,無心睡下的陸川,在無聊之下,便是用手機在置的應用商城裡胡下了個遊戲,誰想,執行遊戲時竟然是傳送到了末世,自己還爲了一間生化工廠的老闆?

當時的陸川,絕對是懵了,腦袋一片空白。

好不容易讓自己鎮定下來,陸川所置在的這一間生化工廠位置,卻是產品展出大廳。

產品展出大廳,映眼的是一個個由玻璃製造出來的圓柱。

數十玻璃圓柱,每一的直徑,都超過三米,高十米。這一些玻璃圓柱,隻有一玻璃圓柱陣列著產品,其他玻璃圓柱空的一無所有。

開始陸川還不以爲意,但等看到這唯一一玻璃圓柱的產品時,一骨悚然的恐懼湧上心頭來,讓陸川的臉“刷”地變得慘白。

一張腐爛不堪的臉,縱橫錯的皮裂口發黑,流著墨一樣的。

略爲張開的裡,出來的牙齒髮黃,赤黑的牙齦滿是水泡,僅僅是一眼,陸川就腦補出裡麵很有可能滿是蛆蟲的畫麵。

稀幾近掉的頭髮,殘餘地掛在腦袋上。

一件白襯衫破爛無比,被染了灰,上麵滿是乾涸的鮮。

它的雙手垂直著,有兩手指頭不知去向,烏黑藏滿了汙泥的指甲長而鋒利,兩隻眼珠失去了應有的澤,一片死暗,像是死掉金魚的眼睛。

到電視電影的薰陶,陸川一眼就確認了對方的份。

這玻璃圓柱的產品,竟然是一喪。

“咚咚咚……”

一陣驟雨般的撞擊聲,猛然傳出。

陸川出現的瞬間,這一原本死寂的喪,卻是陡然而,在玻璃圓柱上張牙舞爪,看它兇殘的麵相,幾撞碎這玻璃圓柱。

喪撞擊玻璃圓柱之下,在上麵留下了烏黑的,更顯出幾分讓人驚駭的猙獰。

萬一它衝出來……

可以想象當時陸川的恐懼,電影裡的喪全是病毒,隻要被傷到,就意味著被染,比死亡更加的可怕。

腦袋空白,一臉懵的陸川,甚至是怎麼返回到了長途汽車的,毫不知道。

長途汽車讓人悉又作嘔的味道,恍然之前所經歷的一切,是一場夢。

然而……

事就是這麼的詭,陸川發現自己牀鋪的邊上,多出了一名中年大叔,他神麻木沒有一表,兩隻眼睛空到看不出一彩。

給人的覺,他就像是一行走。

關鍵是,陸川將眼落到他上時,在中年大叔上浮現的資訊,嚇得陸川眼珠幾乎瞪掉出來。

喪隨從:一級生化工廠產品,普通喪。爲工廠老闆,邊怎麼能沒有一個隨從跟隨著?做爲福利,喪自載入了僞裝者係統,且在穿梭時空時,隔絕掉了病毒,擁有古板的執行力以及百分百的忠誠。

這一行字,就在這名中年大叔的頭頂上出現。

非常的詭,陸川可以保證,這名中年大叔頭頂上的說明,隻有自己才能看到,因爲長途汽車的其他人,毫沒有反應,偶爾掃過一眼,也是馬上低頭顧著玩自己的手機。

陸川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尼馬的不是中年大叔,這可是一貨真價實的喪。

這可是喪啊,一但它攜帶著病毒,一但它傷到人,整個世界都完了。

說明裡是說已經隔絕掉了病毒,可誰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普通的病毒也就算了,可這是能夠通過空氣做爲介傳播的喪病毒,到時候除了極數擁有超強抗的人會倖存,剩下的將會變一喪,鋪天蓋地,佈滿整個城市,整個世界。

電影裡殘酷的一幕,將在現實世界裡重演。

到時候,陸川自己就是人類的罪人,萬死難逃其責。

當時的陸川,嚇得整個人魂飛魄散,人打著哆嗦,眼睛裡的驚恐可想而知。甚至是因爲過度的驚恐,瞬間就是一層冷汗冒了出來。

“啊……”

驚恐下的驚,引來了整輛長途客車乘客們的注意,一個個莫名其妙地盯著陸川,不知道這個年輕人什麼瘋,在這裡鬼?

一名休息的司機,臉上更是帶著怒容,他纔剛休息睡,就被人吵醒了。

陸川可顧不得其他人是怎麼想的,猛地從牀上彈起來,順手抓過自己的揹包,就是向著車門竄去,人還沒有到車門,已經是吼道:“停車,停車……”

看陸川臉上的猙獰,讓這名怒容的司機原本的訓斥,生生給吞了回去。

長途客車,此時正行駛在高速公路上。

陸川已經顧不上這麼多了,試想你和一名喪同呆在一個車廂裡,會是什麼樣的,在驚恐之下,第一時間想著的,就是逃離。

按道理,在高速公路上,不太可能會停車讓乘客下車。

喪僞裝的中年大叔,這時候卻是向著陸川走了過來,兩隻眼睛依舊是空沒有一。

陸川急了,一腳就踢到門上:“特麼的,停車。”

麵對像瘋子一樣的陸川,司機隻能是打著轉向燈,在應急車道上停了下來,開啟了車門。這裡是高速公路,天知道這個瘋子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爲來,一個失誤,就有可能是車毀人亡。

見到車門開啟,陸川箭步衝了下去。

在高速公路上,陸川不要命地在應急車道上狂奔著,回頭間,卻是嚇得打了一個踉蹌,差點就摔倒。

喪大叔竟然也是跟著下了車,見到陸川跑,他也跟著跑了起來,對陸川追不捨。

“草!”

陸川這一刻的心,像是有著十萬頭草尼馬在狂奔。

先是在高速公路的應急車道上跑,然後又是翻過了高速公路的護欄,狼狽地出現在旁邊的鄉間小路上,這一名喪僞裝出來的中年大叔,卻是一步不落地跟著。

陸川奔跑的速度不慢,但耐力與喪相關了十萬八千裡,本就甩不掉對方。

一路奔跑下來,也就有了開頭陸川哀求的一幕。

(啦啦,雨水又發新書了。。。。走過路過,不要錯過,悉的科幻,悉的末世味道,給你們不一樣的末世文,這可是一個想破了腦袋的創意,爲了寫出它,心力瘁,大家能不能看在的新書下,投上一張推薦票?雨水的人品,十四年得到保證,放心收藏,大膽投票。)他張繃著的臉,好像在後麵追趕著的,是洪水巨一樣。這裡其實是省城郊區之外的村莊地帶,擡起頭來,已經可以看到遠省城郊區裡林立著的高樓大廈。鄉間小路邊上百米之,是一條國道,上麵車水馬龍,汽車呼嘯而過。大熱天,又是一路狂奔,額頭上,盡是豆大的汗珠,可是陸川卻顧不得去。“大叔,大爺,祖宗……你能不能行行好,不要跟著我了,OK?”儘管氣籲籲,但陸川還是扭著頭,斷續地將這一句話給說完,臉上盡是哀求的神。狂奔到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