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事兒不對

,歌聲依舊飛揚。“我不像從前的自己。”“你也有點不像你。”“但在我眼中你的笑。”“依然的魅力。”“日子隻能往前走。”“一個方向順時針。”……餘年的歌聲緩緩消失,隨著這首歌唱完,包廂裡陷入一片死寂。幾秒後,掌聲轟動。啪啪啪……高寒賣力的鼓著掌,彷彿發現了寶貝,嘴裡連連叫好,“潛力,這簡直就是巨星的潛力啊!清唱都能這麼好聽,隻要稍微包裝下,絕對能夠一炮而紅。”“太好聽了。”藍秀雙跟著讚歎道:“這樣的嗓...-

天地良心,吳修賢想到老餘家有關係,因為趙得柱的出現,他猜測餘年的關係是省城的關係。

既然關係到了省城,那基本也是到了關係天花板,畢竟這老餘家情況都擺在這裡,省城的關係也不定有多硬。

但是吳修賢做夢都冇有想到的是,老餘家的關係竟然這麼硬。

眼前這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不僅關係通到省城,而且直通燕京,這就相當於離譜他媽給離譜他爸開門,簡直離譜到家。

吳修賢知道,一個江都的年輕人能夠開京牌車,還是順子號,絕不簡單。

至少,他真不是對方的價碼。

“哥,我錯了。”

吳修賢任憑餘年提溜著自己的後脖頸,忙不迭的求饒道:“這次我又錯了,剛纔我不該在您麵前裝比。”無廣告、更新最快。

啪!

說到這兒,吳修賢輕輕的給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子,看的旁邊的跟班一愣一愣。

可此刻的吳修賢也顧不得麵子,繼續討好說道:“說起價碼,我哪兒是您的價碼啊,我本以為是自己有眼無珠,可現在睜眼一看,我簡直瞎了,要不然怎麼能得罪您啊,您說是不是?”

“這下舒服了?”

餘年抬手一巴掌抽在吳修賢臉上,為姑父打回去的時候笑眯眯的說道:“不裝了吧?”

“不裝了,我是真不裝了。”

吳修賢是個吃過苦的人,小時候就在街頭為了一口飽飯拚命求生,什麼樣的苦都吃過,所以養成了能屈能伸的良好習慣,即便是捱了餘年一巴掌,也是不怒反喜。

“哥,您是這個!我在您麵前,屁都不是。”

吳修賢衝餘年豎起大拇指,一臉欽佩的說道:“以後我跟您混,您讓我攆雞,我絕不捉狗,您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拍了拍胸脯,吳修賢滿臉討好地說道:“您要是有時間,晚上我在市裡最好的酒店給您擺個十桌八桌,我親自向您賠禮道歉。”

“我冇吃過飯?”

餘年鬆開吳修賢的後脖頸,麵無表情道:“還是我差這一頓飯?”

“當然是我差年哥您這頓飯啦。”

滑溜慣了的吳修賢也不覺得尷尬,笑容不減的說道:“年哥您給我個機會,我一定好好向您道歉。”

看到這一幕的趙得柱一臉鄙夷,心中唾棄道:“這老王八蛋,一把年紀認起哥來,真不要臉。”

將腦袋扭到一邊,身為餘年小老弟的他已經實在是看不過去。

不僅是趙得柱,就連吳修賢的一眾跟班都錯愕萬分。

尤其是那背鍋的秘書,更是瞠目結舌、三觀顛覆。

“按照我說的,一百萬儘快準備好。”

餘年說道:“飯就不吃了,錢最實在。”

“冇……冇問題。”

聽到一百萬的钜額數字,吳修賢像是被人劃拉一刀,心裡直滴血。

坦白說,這麼多年,他也冇賺到多少錢。

彆看門口停著幾輛奔馳,那都是談生意充麵子,有的還有貸款。

要不是為了拿下大市場的項目,他都捨不得多添一二輛車。

現在,眼前這個年輕人,開口就敲他一百萬,哪怕是甘願當孫子的他,也難以接受。

可簡單的思索之後,吳修賢點頭哈腰地連連答應道:“冇問題,絕對冇問題,雖然一百萬對我來說有相當大的壓力,但是隻要年哥開口,那這個錢就是我孝敬年哥的。”

笑了笑,吳修賢繼續說道:“其實我覺得一百萬,對您來說,實在是不算什麼。這樣吧,為了表達我的誠意,我將原本您要的一百萬金額增加到二百萬,您看怎麼樣?”

“二百萬?”

餘年和趙得柱相視一眼,互相交換眼神後餘年笑了,“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兒上,這個錢我收了。需要準備多久?”

“明天中午之前,我一定湊夠二百萬,給您親自送來。”

眼見餘年同意,吳修賢心中樂了,再次保證道:“絕對不耽誤您的正事。”

“好,那就明天中午之前。”

餘年揮了揮手,說道:“去吧,我等你好訊息。”

“那好,您先忙,我先回去。”

吳修賢聞言掉頭就走。

“對了,那些三教九流怎麼辦?”

餘年笑道:“需要我行個方便嗎?”

“年哥,大可不必。”

吳修賢停下腳步,正義淩然的說道:“諾大的江都市,誰不知道我這個人嫉惡如仇?這些拿不上檯麵的三教九流是我最不齒的人,就該牢底坐穿。”

“好。”

餘年說道:“那就如你所言。”

說完,揮了揮手。

吳修賢滿臉笑容的點了點頭,帶著一群跟班轉身往門口走去。

扭過腦袋的一刻,吳修賢臉上的笑容驟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怨恨。

回到車上坐下,吳修賢一拳砸在車上,從齒縫中擠出一句冰冷的話,“我吳修賢作為江都說一不二的人物,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簡直見鬼!”

坐在身旁的秘書吩咐車隊離開後,一臉遲疑的問道:“老闆,咱們真要給他二百萬?”

“給,當然要給!”

吳修賢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卻話鋒一轉道:“不過我要讓他怎麼收下我的二百萬,就怎麼退給我!哼!”

“您是說……”

秘書眼前一亮。

“廢話。”

吳修賢沉聲道:“不然我錢多燒的?憑什麼多給他一百萬?真當我是棒槌?”

“那您打算怎麼做?”

秘書問道。

“像他這種人,最在意的就是名聲。”

吳修賢不緊不慢的說道:“這年頭,勒索二百萬可不是個小數字,等著吧,看我怎麼玩死他,就算是他關係再硬,也得給我好好盤著。”

說到這兒,吳修賢說道:“明天約個地方,叫上些記者過來,看我到時候怎麼收拾他。”

“老闆,還是您聰明。”

秘書一拍大腿,頓時反應過來,豎起大拇指說道:“看來這江都,還是您玩得轉。”

吳修賢聞言歎了口氣,說道:“二百萬不是小錢,咱們必須爭取明天中午之前將這些錢湊夠,而且都是現金。”

略顯疲憊的他靠在椅背上,喃喃自語道:“好在二百萬能夠讓他當場吐出來,倒也還好。”

老餘家大院。

目送著吳修賢車隊離開,趙得柱皺眉道:“二百萬可不是小錢,這傢夥又是地頭蛇,按理說不可能主動多給你加一百萬啊。”

回頭望向餘年,趙得柱說道:“這事兒有點不對呀。”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

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個年齡肯定在上學。“冇錯。”餘年點頭說道:“我的確在上學,就在九龍花園旁邊的中南財大上學。”“我就說嘛,你這個年齡就擁有網站,那肯定讀得是名校。”雷泰河哈哈一笑,再次試圖說服餘年,得知餘年在上學,就連稱呼都變了,“餘同學,聽我一聲勸,四十萬將網站賣掉算了,放在你手裡實際上冇有任何用處,當然……”說道這兒,雷泰河補充道:“若是你真的喜歡紅酒網站,我們公司可以為你申請註冊,並搭建一個一模一樣的網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