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堵

讚賞道:“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眼光,很不容易。”“謝謝校長誇讚。”餘年滿臉謙虛。“這樣吧,這篇論文我幫你改改,雖然寫的好,但是裡麵有個彆地方不符合政策。”牧泛琴想了想,說道:“正好我認識一位重量級媒體的朋友,這篇論文咱們嘗試下在上麵發表,不過……”牧泛琴話鋒一轉,說道:“現在你隻是位大一普通學生,想要在上麵發表有些難度,所以我想在你的名字後麵再加上自己的名字,這樣會更加有權威性。你看怎麼樣?”“校長...-

“嗚嗚嗚……”

耳邊不斷傳來女孩的哭聲,熟睡中的餘年睡眼惺忪的醒了過來。

“不知道擾人清夢猶如殺人父母、斷人錢財嘛?”

餘年一邊吐槽,一邊睜開眼睛,表情充滿不耐煩。

可下一幕,卻讓餘年徹底震驚。

映入眼簾的不是21世紀現代風房間,而是牆上貼著90年代鄧麗君和張國榮海報的土坯房屋。

尤其眼前有著一群身著90年代服裝的人喧鬨不已。

一時間,餘年懵了。

看著將自己圍在中間的人群,恨不得一人一口吐沫淹死自己,餘年感覺場景竟如此熟悉。

人群中除了街坊鄰居,還有著本應該已經去世的父母。

最吸引人注意的是,角落裡長相姣好的漂亮女孩被床單包裹著,似乎剛纔……

忽然,餘年想了起來。

這不就是三十年前自己醉酒和鄰居姐姐發生關係的一幕嘛?

這是1991年4月4號!

餘年猛地瞪大雙眼,滿臉震驚。

是夢?

還是重生?

啪!

不等餘年思考過來,一記耳光重重的抽在臉上,夾雜著父親憤怒的咆哮:“你個逆子!”

餘年瞪大眼睛看著父親!

疼!

疼的撕心裂肺!

這絕對不是夢。

“爸,你居然活著啊!”

餘年興奮的看著父親,上一世父親車禍去世,他冇有來得及孝順。

這一世總算是有機會了。

餘康看著自己兒子,一臉懵圈。

身後的議論聲卻如潮水般席捲而來。

“活見鬼呀!周大頭這輩子就生了這麼一個標誌的女兒,竟然被餘扁擔的兒子給糟蹋了!”

“是呀,何況人家周婉還是堂堂大學生,以後是要端鐵飯碗的人!”

“呸,上學半點出息冇有,輟學了騙女娃娃倒是一個一準。”

“可不是嘛,毀了周婉一生!”

……

周婉?

餘年瞬間如遭電擊!

他目光落在周婉身上,記憶脈絡越發清晰。

眼前這位就是讓他愧疚一輩子的女人!

兩人一個衚衕長大,對方比他大一歲,完全屬於現實版“彆人家的孩子”,學業優秀、人長得漂亮,除了家裡窮,無可挑剔。

可偏偏兩人一次好奇之下偷喝了幾杯酒後,發生了這樣一場意外。

也就是現在,被人堵在了床上。

兩人都冇有想到,自身的酒量那麼差,居然冇喝幾杯就倒下。

再加上這酒本來就是餘年老爹用來和媳婦助興用的,導致兩人滾了床單。

而正因為這件事情,毀了周婉一生。

在這個固有觀念即牢籠的歲月,冇有多少女人能夠抵抗的住眾人的冷嘲熱諷。

因為這件事情鬨得太大,周婉留下心裡陰影,在眾人的冷嘲熱諷中逐漸重度抑鬱,返回學校三個月後投湖自儘。

對於周婉,兩人不僅一起同過班,甚至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就算是說周婉是餘年心中的白月光都絲毫不過分。

因為周婉一直都是餘年埋藏在心底的暗戀對象。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情,充滿愧疚的餘年上一世一直都冇有結婚。

父親因為周家天天來鬨事,最後精神恍惚,過馬路時被一輛疾馳的貨車撞倒,當場身亡。

想到這些,餘年心中愧疚極了。

“逆子,你腦子裡還在胡思亂想!”

餘康看到兒子還盯著周婉瞅,抄起門口的扁擔照著餘年的身上打去。

即便有了上一世的預判,可餘年發現這頓毒打還是跑不了。

就衝著街坊鄰居在場,自己老爹也得下死手,給人家周家一個交代。

就這樣,餘年在床上躺了三天冇能下地。

和上一世一樣——

事情傳的很快,鬨得沸沸揚揚,基本江河區冇人不知道周家女兒和餘家小子鑽了被窩這件事情。WWW.7ЭΖω㈧.℃oM

為了這件事情,周婉的父親已經上門討要說法好幾次。

餘康蹲在門口,抽著從小販手裡買來的旱菸,眉頭皺的能夠夾死一隻蚊子。

看著強撐著下床的兒子,餘康手中的煙槍在地板上狠狠的磕了磕,沉聲道:“想好怎麼解決這事兒冇?”

說話間,伸手就摸向旁邊的扁擔。

餘年渾身一顫,剛想說話,卻見母親楊茹快步攔在餘年身前,說道:“事情已經發生了,還能怎麼辦?大不了讓小年娶她!這是兩全其美的辦法。”

“娶她?”

餘康嗬嗬冷笑,“就憑他?你在給我開玩笑?”

“我生的兒子什麼德性我不知道?人家周婉可是大學生,將來是要吃官家飯的,憑什麼嫁給他?”

“你看看他這德行,讀書屁用冇有,天天跟著一群混混在外麵瞎混,周婉就算是瞎了眼也不會看上他!”

說到最後,餘康越想越氣,抄著手中的扁擔大步朝餘年走來。

“那又怎麼樣?”

楊茹攔在兒子身前,偏袒道:“小年是冇出息,是天天瞎混,可咱們小年也不是不負責任的男人。”

這話說的,就連她自己都有些臉蛋發燙。

“現在事情鬨得這麼大,生米煮成熟飯,我就不相信周大頭一點都不著急。”

最後,楊茹硬著頭皮補充道:“我剛又跑了趟周家,有點口,回頭我再找幾個鄰居去勸勸,到時候煤人再一說,這事兒就成了。”

杵著簡易柺杖的餘年聽著兩人的對話,情緒複雜無比。

他知道,按照上一世的曆史軌跡發展,父母說的辦法根本行不通,還未開口就會遭到周家人拒絕。

周大頭心高氣傲,周婉更心高氣傲。

根本不會輕易妥協。

性格剛烈的周婉最後還是選擇了以跳湖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一封寫給他的絕命書,更是讓餘年愧疚一生未娶。

“爸媽,我去周家一趟,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決。”

餘年深吸了口氣,鼓起莫大的勇氣杵著柺杖走出家門。

“誒誒誒,你現在去周家不是找打嘛?”

眼見餘年出門,楊茹頓時急了,慌忙阻攔。

“讓他去!”

餘康猛地提高音量,擲地有聲的說道:“這是我們欠周家的,今天就算是周大頭打斷他兩條腿,都是活該!”

看向遠處周家,餘康終是歎了口氣,說道:“我們陪他一起去吧。”

楊茹微微一怔,點了點頭。

周福正在抽著旱菸,一抬頭就看到餘家一家三口來了,本就陰沉的臉色更加難看。

嘭!

周福上前一拳打在餘年臉上,餘年一個踉蹌倒在地上。

“小年……”

楊茹看到這一幕心疼的眼淚都快下來了,想要上去阻攔卻被餘康伸手阻止,“這是他應該承受的。”

“叔叔,我知道錯了。”

餘年撲騰一聲跪在地上。

周福短暫的遲疑後,拳頭再次握住,卻不料餘年語出驚人道:“我娶婉兒。”-司正式做遊戲,一旦此次收購訊息披露出去,那集瑞將會一躍成為國內知名遊戲開發公司之一,要知道遊戲是國際巨頭IBM公司收購,絕不是任何一家公司都能和IBM這樣的國際巨頭公司合作。曲飛雖然心中有期許,但是知道餘年大概率不答應。在聽到餘年的話後,趙景輝眼中閃過一抹意外之色,頗感詫異的說道:“餘老闆,這是一件好事,一旦披露出去,對你我雙方公司都有好處,難道您不願意嗎?”眼見餘年麵露遲疑,趙景輝曉之以理動之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