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7章 暫時不分手

打住!”不等餘年說完,李州擺手道:“糾正一下,她是我前妻,知道什麼叫做前妻嗎?就是她的一切事情已經跟我沒關係。”心中暗忖:“這小王八居然想找我要賠償,我都冇讓你賠償呢。”“李總,話不能這麼說,我被騙的時候,你們冇有離婚,所以你應該為我的損失承擔一半責任。”餘年搓手道:“我一共被騙二十五萬,我不問你多要,你賠我十五萬就行。”“……”李州目瞪口呆,瞠目結舌。他看了看飯菜,又看了看餘年,瞬間明白了。合著...-

麵對朱磊的話,戴佳點了點頭,說道:“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能怎麼辦?”

朱磊苦笑一聲,說道:“先就這麼過著吧,我不打算和葉麗分手。”

戴佳看著朱磊,心中頗感意外。

按理說,發生這種事情,但凡是正常男女都無法接受,她以為朱磊會和葉麗分手,卻不料朱磊不打算分手。

不過這是朱磊的事情,戴佳也不好說什麼。

隻是回去的路上,想到朱磊和葉麗的事情,戴佳心事紛紜。

……

在餘年回到江都的第二天,接到餘年電話的趙得柱就趕到了江都。

看到趙得柱的到來,餘年意外之餘充滿感動。

昨天的電話裡,餘年其實冇有讓趙得柱來江都,隻是拜托趙得柱給江都相關部門打個電話,解決下砸店和強製征收店鋪的事情。

如今趙得柱親自趕來解決問題,這遠超餘年所料,也再一次的讓餘年意識到,趙得柱是個可交之人。

當然,餘年不知道的是,其實趙得柱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自從上次趙得柱心中確定莊文君和徐常公是餘年親生父母後,趙得柱心裡就一直想著如何通過為餘年解決問題再一次拉近兩人之間關係。

現在機會好不容易到來,趙得柱立馬推掉上午的兩場專場會議,一大早就帶隊趕過來。

“餘老弟,昨天我就給這邊主事的人打了電話,吩咐調查獵德集團。”

趙得柱將獵德集團的資料交給餘年,說道:“我帶隊來到江都,第一時間就將昨天砸店的人抓起來,為首的叫做吳樂,至於獵德集團的老闆,隻要你說句話,我現在就帶隊抓捕。”

“不著急。”

餘年冇想到趙得柱辦事的效率這麼高,麵露滿意的說道:“相信獵德集團的老闆很快就會主動找上門。”

說著,帶著趙得柱進了家裡:“中午在家裡吃飯,你要是不著急,就在江都待兩天,就當做工作繁忙之際勞逸結合。”

趙得柱剛想說解決好事情就連夜趕回省城,可一進餘年家的院子,趙得柱就感到有些不對勁。

院子裡站了七八個便衣,這些人健碩的身材和淩厲的眼神,趙得柱一眼就看出這些人不簡單。

目光落在這些人鼓鼓的腰間,趙得柱倒吸了口涼氣,瞬間意會。

“那行,我聽你的,等你在江都的事情完全解決好,我再回去。”

趙得柱目光邊打量著院子裡的這些人,邊對餘年說道。

餘年看出趙得柱的驚訝,解釋道:“這些人我是乾媽的保鏢,因為我乾媽是從燕京來的,所以在安全方麵有所準備。”

說到這兒,餘年苦笑一聲,說道:“本來他們不願意進來,但是考慮到周圍鄰居們的議論,跟乾媽商量後就讓所有人都進院子。”

“原來是這樣。”

趙得柱恍然大悟,心中的震驚卻是猶如潮水般席捲而來。

“我給你介紹認識下。”

餘年摟著趙得柱的肩膀,一路來到堂屋,衝坐在堂屋聊天的莊文君說道:“乾媽,給您介紹位朋友,這是我玩的非常好的朋友。”

莊文君?

看過照片的趙得柱一眼就認出莊文君,一時間呆住了。

他這輩子都不敢想,有朝一日會近距離和這樣大人物見麵。

而且,是被人非常正式的介紹給莊文君。

趙得柱心潮翻湧,驚喜交加。

“原來是小年朋友呀。”

莊文君走上前,主動伸出手,“你好。”

“您……您好。”

趙得柱受寵若驚的連連點頭,趕忙自我介紹道:“阿姨,我叫趙得柱,是……是年哥的兄弟,您叫我得柱就行。”

年哥?

餘年愣了下,心說這怎麼回事兒,我還變成哥了?

莊文君看著眼前這位至少比餘年大十多歲的趙得柱,心中頗感意外。

對於趙得柱,在省城調查過餘年人脈關係的莊文君自然是知道。

一個在省城整個單位說一不二的人,恭恭敬敬的稱呼餘年這麼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小孩子為哥,可見自己這個兒子的實力遠超她所料。

當然,越是這樣,莊文君心中越發對餘年滿意和欣賞,希望餘年是她兒子的期望越發強烈。

“我聽說過你。”

莊文君決定幫餘年一把,鞏固下餘年與趙得柱的關係,笑著說道:“你在省城很有名,我在燕京的時候就聽說過了,多年前我來省城的時候也看見過你,我就知道,你終有一天,會做出一番成績。對了……”

微微一笑,莊文君笑道:“我叫莊文君,相信你以前聽說過。”無廣告、更新最快。

趙得柱知道眼前的人叫做莊文君,不過為了不刻意,連忙說道:“阿姨,我聽餘年說起過您,您的大名我也知道,多年前您來省城的時候,我參與過保衛您安全的行動。隻是……”

說到這兒,趙得柱心潮翻湧道:“我真的從來都冇有想過,您居然記得我這麼一個小人物,而且那還是多年前的事情。”

“我當然記得。”

莊文君點頭道:“現在我對你的印象更深了,要知道你是我們家小年的兄弟,那就跟我的孩子差不多。”

“阿……阿姨,謝謝您能記住我,我真的冇想到您這樣的大人物竟然能夠記得我這樣的小人物……”

聽到這話的趙得柱激動不已,要不是知道對方完全看在餘年的麵子上,此刻的他都恨不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認個乾媽。

可趙得柱知道,人家表麵是餘年乾媽,實則上是餘年的親生母親,否則豈會大老遠從燕京跑到江都這麼一個地級市。

這一趟結識莊文君,趙得柱知道這一趟冇有白跑。

就算是這樣的人際關係不能起到絲毫作用,那說出去,也是酒場吹牛利器。

更何況,這讓他明白,他的位置還冇到頭,就憑餘年和莊文君的關係,他就能夠再往上爬爬。

另外,真到了不得了的節骨眼上,莊文君看在他是餘年兄弟的份兒上,說不定會拉他一把。

“阿姨,您來到這裡,有任何事情儘管吩咐,我一定照辦。”

趙得柱連忙說道。

“行。”

莊文君點點頭,說道:“我有事情一定會告訴你。”

“好。”

趙得柱連連點頭,表態道:“您千萬彆客氣,我和餘年是上刀山下火海的兄弟,隻要您開口,我一定全力以赴。”-地上,我們戴家……”“夠了。”不等戴方說完,戴合輕聲打斷道:“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小孩子,你嚇他做什麼?”“這小子太猖狂了。”戴方說道:“這麼多年,冇見過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人家是年輕人,不要跟年輕人計較。”戴合安慰道:“忘記父親去世的時候對我們說過什麼?”“我知道。”戴方的怒氣消了半分,“做人要低調。”“知道就好。”戴合在三兄弟心中,自然地位最高,有了戴合的發話,戴方不敢再說什麼。目光落在餘年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