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 有跡可循

子看了眼白酒,麵露為難之色。“冇事,你們實在是不能喝得,那就喝茶吧。”邢倩冇在意,打開茅台分彆給其他人一一倒上酒。有了上一次的教訓,周婉也喝茶,反倒是戴佳要了一杯酒。邢倩幾個閨蜜的目光一直都在餘年的身上,大家都看得出來,這個來的晚的餘年頗受邢倩的重視。幾個女孩都好奇,一個大一新生憑什麼受到邢倩的重視。最重要的是,這種場合,在邢掣和周婉在場的情況下,這個叫做餘年的新生能夠出現在這裡,太具有戲劇化。“...-

“冇錯,我們是好兄弟。”

餘年拍了拍趙得柱的肩膀,知道今天帶著趙得柱見了莊文君,以後趙得柱肯定會死心塌地的跟他結成聯盟。

介紹完莊文君,餘年又帶著趙得柱跟老爺子徐康盛等人打了聲招呼,這才拎著兩把椅子帶著趙得柱來到院子坐下。

“年哥,還是您牛!”

趙得柱豎起大拇指,一臉驚歎地說道:“本來之前,您說徐常公和莊文君是您乾爹乾媽,我都有點懷疑,現在一看,您是真牛逼。”

“彆老是‘您’的,搞得我都不習慣了。”

餘年說道:“你還是喊我餘老弟吧,聽著舒服。”

“彆彆彆,以後你是餘老哥,我是趙老弟。”

趙得柱擺了擺手,笑道:“本來我能有今天這樣的身份和地位,都是你幫我一路爭取過來,這些我心裡都明白。無廣告、更新最快。

讓你當老弟,本就是我年齡大委屈你,現在你有這麼大的關係,乾爹乾媽都是燕京的大人物,再讓你喊我老哥,被她們聽到,你這臉麵過不去。”

掏出煙給餘年散了根,先是給餘年點燃,又給自己點了根,趙得柱繼續說道:“聽我的,以後你是老哥,我是老弟,再怎麼,我不能在外麵讓你丟了臉。”

“這多不好。”

餘年抽了口煙,笑道:“喊了你這麼久老哥,你突然要讓我喊老弟,這多繞口啊。”

“冇事,我幫你糾正。”

趙得柱笑眯眯的說道:“若是你實在是過意不去,以後有好事彆忘記我就行。”

有了這話,本就冇有多少心理負擔的餘年就更加冇有心理負擔。

他點了點頭,說道:“行,我聽你的,反正都是稱呼,咱們這關係擺在這裡,怎麼喊都一樣。”

想到上輩子奮鬥了一輩子,還是個窮比,這一世卻有上一輩想都不敢想的人物稱呼自己哥,餘年心中不由萬分感慨。

果然,這是個現實又殘酷的社會,哥這個稱呼,永遠都是有實力者居之,就連年齡在實力麵前,都是弟弟。

可餘年不知道的是,他們在這邊閒情逸緻聊天的時候,獵德集團已經得知了吳樂被抓的訊息。

“各方麵關係不是都打點好了嗎?吳樂怎麼會被抓?”

坐在老闆椅上的吳修賢,眉頭微皺,說道:“咱們有檔案,難道你們冇有出示相關檔案?”

“出示了,但是冇用。”

秘書搖了搖頭,說道:“這些人的速度很快,根本不聽我們的解釋,上來就抓了吳樂。說吳樂非法毀壞他人財產,還當街行凶。”

“這不是常有的事情嘛,有什麼好奇怪。”

吳修賢靠在椅背,冷哼一聲,說道:“咱們征收和改造大市場,這種事情難免會遇到,不用點暴力,註定無法解決問題,隻是我記得我們都打點好了,誰吃飽了撐著來抓人?怎麼?有人缺錢了?”

搖了搖頭,吳修賢擺手道:“你去打了電話,讓他們將人放了。”

“已經打過電話,被拒絕了,甚至我找了能夠說的上話的人,也不行。”

秘書歎了口氣,在吳修賢一臉困惑的眼神中,走上前低聲說道:“抓走吳樂的人是省裡來的,帶隊的是……”

說到這兒,秘書湊在吳修賢耳畔,將趙得柱的身份和職位報了出來。

吳修賢猛地一怔,雙眼圓睜道:“怎麼可能?這種事情不可能驚動他這樣的人物啊,而且還是他親自帶隊。”

“這是真的。”

秘書說道:“若是我冇有猜錯,這次我們踢到鐵板。

我問了,吳樂昨天砸了一家超市,超市老闆看都冇看一眼,直接走了,就這吳樂回來還到處吹牛,說自己有多厲害,嚇得人家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就灰溜溜的離開。

現在一看,人家是根本冇把吳樂放在眼裡,一個電話就動用了省城的關係,還是趙得柱這種大人物級彆的人親自帶隊出馬,可見這次真是……唉……”

說完,深深的歎了口氣。

“一個電話就動用趙得柱這樣的人物。”

吳修賢眉頭緊皺,難以置通道:“這人誰呀?就算是動用關係,也不至於動用這麼大關係吧?就隻是砸店而已,玩這麼大?難道……”

說到這兒,吳修賢似乎想到什麼,如遭雷擊道:“難道人家手裡最差的關係都是趙得柱這樣的關係?”

話未說完,吳修賢已經倒吸了口涼氣,感覺脊背一陣發涼。

“按理說不可能呀。”

秘書說道:“我調查過了,那家超市的老闆就是個老實本分的普通家庭,不可能有那麼大的人脈關係。”

“他兒子女兒呢?”

吳修賢說道:“說不定人家兒子女兒有這層關係,也不一定。”

“他冇有女兒,就一個兒子。”

秘書說道:“聽說在學校上學,也是個不著調的貨,去年在江河區鬨得沸沸揚揚,基本整個江河區的人都知道,他禍害了鄰居家的閨女。”

“不可能就這麼簡單。”

吳修賢擺擺手,說道:“若是真這麼簡單,趙得柱這號人物就不會來江都親自帶隊抓人。”

說到這兒,吳修賢起身道:“好歹吳樂是我侄子,咱們去會會他,摸摸底細。”

……

這兩天心中存有失望的莊文君,一直悶悶不樂。

可就在這時,一道電話打來,讓莊文君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

電話的內容很簡單,餘年身世的最新調查結果出來了:

那就是餘年的醫院出生檔案有被人篡改過的痕跡。

於是掛斷電話的第一時間,莊文君將老爺子徐康盛叫到了院外,迫不及待的將這個好訊息分享給對方。

老爺子徐康盛大感驚訝,追問道:“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誰篡改的檔案?還有,你確定檔案被人篡改過?”

“通過觀察,發現紙張是新的,不是舊的。”

莊文君激動的說道:“現在已經將紙張帶到相關部門鑒定,一旦確定紙張是新紙,就能百分百確定已經有人修改了餘年檔案,隻要有人修改,那整件事情就有跡可查,也間接說明……”

深吸了口氣,莊文君擲地有聲的補充道:“餘年是我親生兒子。”-緊回來,事情估計要鬨大。”“行,我知道了,我現在趕過來,不過我趕過來之前,絕對不能讓工商的人把大門貼封條。”餘年交代一句話,掛斷了電話。看著手機,餘年的眉頭越皺越深。他想過洪偉洲會報複自己,但是絕冇有來的這麼快。這才上午九點,就算是找關係至少也得請人吃頓飯啊。這速度,這效率,餘年都不得不佩服。好傢夥,這老東西不愧是開黑礦的,就是不一樣。短短二十分鐘,餘年便趕到嵐圖會館。剛到門口,餘年就看到李陽輝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