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番外:救人

了一靜,顯然之前皇帝就是為了這個而憤怒。那綠衣太監身子微微一顫,低聲道,“九殿下刻了一個木俑,而麵目與公主極其相似,所以十四殿下,十四殿下便說……便說……”這時,一直跟著宮抉的小太監撲通一下跪在宮以沫麵前,“公主恕罪,此事全因十四殿下對公主出言不遜所致!九殿下隻是氣不過!”“氣不過便能將十四殿下打傷?流了那麽多血,還是親兄弟呢!下手也太狠了!”“若不是因為十四殿下開口就說咱們殿下傾慕朝陽公主,是為...記者紛紛問道。

“婉琳小姐,你這個樣子是吸毒了麽?”

“婉琳,你拿著刀是要自殺麽?”

“婉琳小姐,你到江氏來做什麽?是想找江大總裁麽?!”

婉琳一手拿著刀子,在鎂光燈下,一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三個月的時間,已經微微顯懷了。

“因為我壞了江尚柯的孩子,我要為我的孩子討個公道!”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樣的大八卦簡直讓人興奮!

婉琳很清楚她在說什麽,雖然那天的事沒有泄露出來,但是整個圈子裏的人都知道了!知道她是怎麽被江尚柯從房間裏丟出來,又是怎麽被王昊讓人折磨了幾個小時。

公司也和她解約了,她不僅沒有收入,還需要賠償巨額的代言違約金,因為她名聲不好聽了,隨時都有徹底臭掉的可能,所以她違反了條約,那些商人不可能找這樣一個人代言。

幾個月的時間,婉琳就從影後的位置跌下來,她不得不變賣家產,珠寶,豪車,去填補空缺。

而且王昊是一個很極端的人,他喜歡你的時候把你捧上天,討厭你的時候,就把你往死裏踩!

在王昊的威逼利誘下,沒有誰敢再和她簽合同,而且一個名聲有汙,隨時會爆的女藝人,實在不值得他們冒險。

而她其他的追求者也紛紛變臉,知道那天的事後,不僅不憐惜她,還說要花錢買她陪睡,她怎麽受得了這樣的恥辱!

終於在她走投無路,被債務逼得要發瘋的時候,她買了瓶硫酸,想毀了宮可可,卻有個人找上了她。

那個人答應給她償還債務,還給了她一筆錢,讓她去國外,前提是,她必須聽話,所以她現在出現在了這裏,帶著怨恨和不甘!

若是宮可可沒出現,她還是追求者如雲,高高在上的影後,沒有人敢動她!

若沒有宮可可,她纔是世界上能靠江尚柯最近的女人。

這一切都被宮可可毀了!

記者連忙詢問經過,喧鬧的聲音十分刺耳,整棟大樓被堵得水泄不通!

“婉琳,你說你肚子裏的孩子是江總裁,有什麽證據麽?”

婉琳點頭,“有!當初在《公主在上》的劇組,我和宮可可比試的那一天,全劇組的人都看到我光著身體從江尚柯房裏出來。”

因為是直播,她這句話,讓網上的網友都炸了,紛紛罵婉琳不要臉!那些抵製宮可可,這幾個月一直在罵宮可可的婉琳粉絲,此時都像臉上被刪了一巴掌一樣疼!

那天的第三場比試取消,他們還在為婉琳鳴不平,認為有暗箱操作,誰知道取消是婉琳自己作的!

記者興奮起來,又問!

“這麽說你是想找江尚柯負責?可他已經有妻子了,作為第三者,你為什麽要站出來遭受世人的譴責?”

婉琳大義凜然的說道。

“我隻是想告訴別人,江尚柯根本就不是什麽癡情種!他專情隻是炒作而已!他一邊說他喜歡宮可可,其實一直都在我的床上過夜……一遍遍愛撫我的身體,說我比他妻子強多了!”

這都是婉琳的臆想,但因為她想的太深了,有時候竟然自己都覺得是真的,那個人要她抹黑江氏,最好能攪得江尚柯和宮可可離婚,她也想這麽做!

似乎隻要能將江尚柯從神壇拉下來,他就能屬於自己了一樣。

記者們都被她的話激起一層雞皮疙瘩,這個女人的眼神好瘋狂啊!

有一部分記者畏懼江家的權勢,見這個女人不可控之後,偷偷跑了,寧可不要大新聞。

但是還是有幾家喪心病狂的,他們繼續采訪婉琳,希望能鬧出更大的新聞。

婉琳有些失控的抓著一個人的話筒說,“江尚柯說他要娶我的!我現在肚子裏還有他的孩子,若是他不娶我,就是狼心狗肺!他必須娶我!”

她因為瘋狂而扭曲的五官在鏡頭麵前無限放大,婉琳本就跑了一半的粉絲這下又跑了一半,剩下的,都是堅信婉琳被江尚柯玩弄了,同情她的。

而此時,江尚柯接到宮可可遇險的訊息,哪裏還坐得住,結果一下了就發現門口堵了一堆人,江尚柯命保安驅趕,而婉琳見江尚柯出來了,瘋魔一樣的朝他跑去。

別人攔著,她就用自殺嚇唬人,而江尚柯一路往外走,自然看到了婉琳。

婉琳雙眼一亮!

“江尚柯!我愛你啊,你難道不要我了麽?我肚子裏還有你的孩子!”

江尚柯冷笑,“綁起來。”

婉琳頓時不幹了,她發瘋一樣的攻擊圍過來的人,“你們再過來我就自殺!到時候一屍兩命!”

她用這一招嚇住了所有人,但是不包括江尚柯。

“綁起來,她死了,一切後果我來承擔!”

有江尚柯的話,保安不再留手,真的將婉琳控製起來,婉琳果然不敢自殺,她惜命的很,不然也不會為了一個承諾,跑出來丟人現眼。

和死比起來,名聲掃地根本不算什麽,但是她沒想到江尚柯這麽狠,連她死都不怕。

她刀被搶了,被保安鎖住抗在了肩上,江尚柯沒時間和這群人鬧,直接咬破了手指,將血塗在了幹淨的手帕上。

麵對圍上來的記者,他冷笑說道。

“你們若跟著她去醫院,就能得到第一手親子鑒定的訊息,畢竟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現在,不要擋路!”

說著,他直接破開人群上車走了。

那些記者見江尚柯這邊問不到什麽,還真跟婉琳去了醫院,婉琳聽了江尚柯的話,有些崩潰的大喊,“我不做親子鑒定,我的孩子就是江尚柯的!”

但是扛著她的人纔不管她掙紮,直接將她拖去了醫院。

車上,江尚柯緊緊的盯著手機,“前麵左轉!”

“是!BOSS!”

雖然有宮可可的定位在,江尚柯還是覺得頭疼,為什麽每一次針對他的,最後都跑去對付可可?可可看上去就那麽好欺負麽?

宮可可也在想這個問題,她是不是看上去太好欺負了?

她其實就是事故體質吧?的地方,一旦被圍困,就是一條死路!“王爺,龍虎峽到了!”小七說道,他們首先看到的,是兩山之間無數的船隻,有守船的士兵發現他們,連忙來攔。宮抉也不多說,他抽出了窄劍,劍身一震,蕩開無數水珠。“殺。”他輕聲號令,卻如劍鋒一般,銳不可當!——而遠在北地的宮以沫,此時有些心不在焉,柳勁不停的給她敬酒,似乎想灌醉她。她正糾結怎樣才能套出白季的下落,因為就算她挾持了柳勁,或者殺了他,他部下的人憤怒之下殺了白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