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迂腐之輩

時的他境界再次提升!這個時候的他,頭髮已經全部掉落耳光,隻剩下光頭。這個時候的他,已經是當之無愧的無敵棋手。此時他的神態也變了。他變得冷漠,變得麵無表情。此時的他,真正到達了圍棋的最高境界。這就是神明的境界。這個時候的他,彷彿神祇一樣。根本是無可戰勝。他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強烈的壓力,讓我都快喘不過氣來。我心中十分沉重。如果是我獨自下棋,那麼無論如何,我都會失敗。眼前的老人,境界實在是太可怕了。可...-我心中又驚又怒,誰能想到曾經宛若下水道老鼠,被人人喊打的魔修。如今卻如此瘋狂,如此強悍。

就算我消耗百年壽命,爆發的法術都無法壓製他們。

“好,果真厲害

我心中惱怒,雙手合攏,這一次我打算一口氣滅殺他們。

五重魔境籠罩在我身上,讓我感覺如墮地獄。然而這時,我全身破碎開來。

下一秒,我的身影已經變得更加巨大,隨手一捏,就將這五個魔頭捏碎。

然而這五個魔頭的身影很快出現。

“哈哈哈,不過是夢魘之術,隻要我們不相信

“就絲毫傷害不了我

為首的魔頭說道。

我不屑說道:“可笑,你難道冇發現嗎?你身上的傷痕並未消失

為首的陰魔低下頭,看著手背的傷勢,心中詫異。

“在這裡所受到的傷害,會反應到現實。你在這裡如果死去,現實也會死

陰魔冷笑一聲,不屑說道:“既然如此,剛纔你已經殺了我們,我們為何冇死?”

“這個效果是因人而異的,如果是普通人,所傳導的傷害就會高。如果是你們的話,就不太一樣

我拍了拍手,眼神冰冷道:“來吧,慢慢玩

“就憑你!”

“殺!”

五大魔頭暴虐無比,一個個爆發可怕氣息,身上更是爆發著可怕幻影。

我絲毫不懼,就這樣迎了上去。

大戰爆發了。

這場發生在夢境裡的戰鬥,同樣是驚心動魄。

我根本無法壓製這五個魔修,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過於強大。

我心中震撼,忍不住驚歎道:“果真厲害

“不過馬上就要結束了

說著,我雙掌合攏,無數陰符已經席捲而過。

“就憑你!”

為首魔頭狂笑一聲,全身散發著讓人不寒而栗的氣息。

“陰女地獄!”

霎那之間,他渾身燃燒著黑氣,可怕無比的黑氣裡,是一個個麵容扭曲的少女。

“死!”

我雙手合攏,爆發力量與他碰撞在了一起。

“無論你們再強大,都已經陷入我的法術當中了

“法術是可以通過消耗壽命增強威力的

聽完我的話,魔頭不屑笑道:“你能有多少壽命消耗到在這裡?”

“自然是有的

我神秘一笑,直接喊道:“再消耗一百年壽命,我一定要殺你!”

在這一瞬間,黑暗瞬間吞噬了一切。

五個魔頭瘋狂掙紮著,卻根本毫無意義。

“我不服!”陰魔喊道。

“我們也不服!”

“不服也冇用,給我死!”

我冇有絲毫猶豫,直接一巴掌拍了出去。驚天動地的力量,就這樣完全爆發出去。

凶狠無比的力量,完全撕碎了一切。

很快,所有人都消失在了法術當中。我的意識也迴歸身體。

歎了一口氣,我睜開了眼睛。

“對付五個魔修,竟然消耗了我兩百年壽命。就算是仙人血和仙人骨,又能經得住多少消耗?”

“可眼下,我又能怎麼樣呢?”

我喃喃自語道。

以我目前的實力,靠的全是天書外加仙人血。

依靠著仙人血遠超常人的壽元,我才能發動各種逆天的法術。

否則,單憑我自己的力量,實在是微不足道。

可不管怎麼樣,我這一手,算是震懾了很多人。

第二天,陸續有死訊傳來。

可姚老三卻走過來,表情依然嚴峻:“我們必須要離開天機樓了

“天機樓目標太大了

“怎麼說?”我目光看向了他。

“道家聯盟倒下之後,各種正道門派都遭到了圍攻

“昨天龍虎山遭到圍攻,如果不是少天師拿出鎮派之寶,恐怕龍虎山已經被破

我心中震撼,不禁喊道:“怎麼會這樣?龍虎山是正道魁首之一,底蘊非常

“有什麼用?現在法器的威力降低太多了

“否則光憑那些嘍囉,根本不可能是龍虎山的對手

我心情沉重,連龍虎山都遭到了圍攻,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要知道,龍虎山作為傳承最古老的正道。已經延續了幾千年。

任由朝代更迭,龍虎山依然存在。

可如今龍虎山都變成這個樣子,當代老天師又死去,情況真是不容樂觀。

“好了,這件事情我知道了

“可問題是,逃到哪裡去?”我問道。

“我在關外有地方,實在不行去哪都行。天機樓實在是太招搖了

我心中無奈,正要開口。

姚老四卻已經衝了過來:“師父,有不少人過來投奔

“哦,什麼人?”

“都是正派人士

我心頭十分詫異,忍不住問道:“怎麼回事?”

“這些正派人士,自己的上門都被攻破了,現在逃難到了這裡姚老四解釋道。

“我去一趟

我走了下去,卻看到一個個白髮蒼蒼的道士,還有一個個乳臭未乾的小道士。

他們都是一臉的苦澀,見到我的時候,都是急忙喊道:

“道友救命啊

“我們現在無處可去,隻能投奔你了

“我就知道天機樓還在

“冇錯,我們終於有容身之處了

看到他們這幅樣子,拒絕的話我是怎麼也說不出來。

我隻能辨彆一下是否是魔修,這才把這些人安頓好。

天機樓很大,到是可以容納這麼多人。

將他們短暫安置之後,我馬上把這些老道士彙聚起來,詢問情況。

得出的結論,卻是讓我目瞪口呆。

他們有很多,來自於千年傳承的道觀。可如今全部被毀滅了。

他們無處可去,隻能四處投奔。

這其中,最讓我驚恐的,莫過於嶗山了。

“嶗山派滅了?”我盯著一個垂垂老矣的老道,一臉激動喊道。

“滅了

“你們不是有仙人傳承嗎?實在不行動用鎮派之寶啊我急忙喊道。

“冇用的,重寶根本使用不了幾次,魔修卻越來越多

“難道冇有人幫忙嗎?”我急忙問道。

“有。他們也都折在哪裡了。冇辦法,當時我們的對手是天尊外加白蓮教。還有諸多邪派

我一聽感覺頭都大了,忍不住問道:“怎麼一夜之間,會有這麼多魔修?”

“如今不知道為何,有好多魔修功法出世。這些功法修煉極快,雖然副作用極大,可短時間內,就能速成高手。因此,邪派人士源源不絕

我一聽,直接攤開了手:“既然如此,你們為何不修煉魔功?一群迂腐之輩!”

-,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無數修士已經深入其中,一個個待命。可以說大金皇帝已經成為了世界公敵。那些死在祖洲散修屠刀下的人不計其數。這一切罪魁禍首就是大金皇帝。是他把祖洲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戰爭機器。如今無數的人彙聚其中,就是為了殺死他。看到如此多的人,我讚歎一聲:“他還真是招人恨啊彙聚在此的修士越來越多。很快,五洲聯盟就變成了十洲聯盟。在一艘懸浮的靈舟之上,一群人正在爭吵的麵紅耳赤。“你們祖洲侵略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