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明月之死

:“這個傢夥,到底是什麼東西?看似像傀儡,卻有人的氣息“完全不明白,這簡直是一種極為可怕的東西“誰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餘晨峰同樣一臉的茫然。化神傀儡這種東西他都見過。可眼前的白蓮聖母,看似是化神傀儡,卻並不是。而是一種更為怪異,更為恐怖的地方。“真是難以理解啊我搖了搖頭,心頭說不出的茫然。白蓮聖母如今,已經被斷頭穀的主人改造了。如今的她,變成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怪物。真是讓人噁心,讓人膽寒。不過...-聽完我的話,這些道士一個個漲紅了臉。

“都到了滅亡之日,我們怎麼會固守己見,你冤枉我們了

“是啊,如今這個時代,生存下來是第一位的

“我們馬上讓弟子修煉了,可修煉後的弟子,一個個背叛了師門。甚至對自己的師兄弟痛下殺手

我心中驚愕,忍不住詢問情況。

得出的結論,卻讓我大吃一驚。

原來,魔功之所以是魔功,就是因為它的邪門。這些功法可以強化人的七情六慾,讓人越來越瘋狂。

這些功法可以無限放大人的七情六慾,讓人根本難以控製。

“就比如我的一位徒弟。他之前是一個好色之徒,可因為我的嚴厲訓誡已經收斂了不少

“可他修煉了魔功後,就變成了一個瘋子。隻要是女人,無論是誰,他都會霸占

“為此,我不得不親手清理門戶記住網址

“是啊,所謂的魔功修煉之後,就會入魔。入魔之後,自身七情六慾會放大無數倍。整個人會變得肆無忌憚,為所欲為

“因此,我們這些徒弟,根本冇有多少人可以固守本心

“就算有的徒弟冇有迷失自我,可因為壓製自身的七情六慾,反倒實力大跌。這就是魔,為所欲為,禍亂人間

這些老道士,一個個苦澀的回答道。

我點了點頭,算是明白了:“既然如此,天尊和白蓮教如何驅使這些手下呢?”

“這我就不清楚了

“對,完全不清楚

這下,我算是明白了。

此時的我歎了一口氣,神色充滿了無奈。

“好吧,你們就暫時在這裡住著吧

“不過天機樓也是危在旦夕

此言一出,這些老道士紛紛喊著,要與天機樓共存亡。

我懶得理睬他們,轉身就走。

接下來幾天,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投奔我。

我全部安置下來,日夜巡邏,卻也是心力憔悴。

這麼多人彙聚在天機樓,吃喝到是小事。

有姚老四他們的存款,外加天機樓本來的產業,錢根本是小問題。

反倒是這些人的爭執,讓人頭大。

這些門派滅亡的人,一個個變得性格大變。

有的人認為修道已經無用,如今是魔的時代。

有的人卻認為,隻有堅守正道纔能有希望。

一時間,到處都是爭執。

我不得不驅離了不少人,這才消停。

不過有了這些人,一般的嘍囉,根本對付不了天機樓。

“師父姚老四走了過來,目光焦慮道:“金家出事情了?”

“哦,出什麼事情了?”我好奇問道。

“金家宣佈舉族修煉魔功,從此與正道絕緣

我點了點頭,算是明白了。

“這一點也不奇怪,這正是他們的風格

姚老四看著我,欲言又止:“目前的局勢,越來越麻煩了。我聽說了一個不好的傳聞

“什麼不好的傳聞?”我好奇問道。

“姬千月,不日就要與金聖完婚了

我心頭一顫,雖然表麵上,我已經不在乎了。

畢竟我與姬千月達成了協議。隻要她前往斷頭穀,那所有恩怨就一筆勾銷。

“那是她的事情,與我無關

“隻是你找人催一催她,讓她馬上去斷頭穀

“是

等姚老四走後,我整個人臉色頓時不好了。

不過強行壓抑住內心的煩悶。

我知道,現在可不是去管兒女情長的事情。

“明月,交給你一個事情

“去給師父送個信到金家

“好

清風拿著信,很快就出發了。

“回來記得一起喝酒啊

“冇問題

明月揮了揮手,笑著離開了。

金家。

這裡已經正在佈置婚禮現場,整個家族,所有人都十分喜慶。

姬千月站在高處,目光看著眼前的場景,卻是古井無波。

“你馬上就要嫁給我,成為我金家的人了

在他身後,是一臉興奮的金聖。

他一身魔氣,全身散發著可怕的氣息。

姬千月微微皺眉,那雙秋水凝眸閃過一絲懊惱:“金聖,我不是說過了嗎?在你魔功冇有大成之前,不要接近我

“我也不想,可我內心卻是無比火熱金聖緊盯著這個傾國傾城的女人,眼神充滿了貪婪。

姬千月搖了搖頭,一臉淡漠的轉過頭:“入魔,並不意味著要成為一個被七情六慾控製的怪物

“一味的放縱隻會淪為怪物

“真正的魔是隨心所欲,而不是被**控製。你的境界實在是太低了

“好吧金聖正要開口。

一個仆人已經走了過來:“少主,陳三生派弟子過來送信

“送信?讓他過來吧

金聖揮了揮手,仆人很快下去,把明月帶了上來。

明月敬畏的看了一眼金聖,伸出手顫顫巍巍的遞了過去。

金聖拿過信看了一眼,神色馬上不屑起來。

“千月,他催你去斷頭穀呢

“我原本是要去的,可如今已經變道,就冇有必要去了姬千月頭也不回道。

“哼,既然如此,給我滾吧!”金聖揮了揮手。

明月臉上難掩悲憤之色:“我師父與你已經有過協議,你背信棄義,是要與我天機樓開戰嗎?”

“我與你師父的確有過協議,可目前的情況,卻是履行不了

姬千月頭也不回,淡漠說道:“這件事情,我會去和他解釋的

“解釋?你這是背信棄義!”明月喊道。

“小子,敢在我金家大放厥詞金聖冷笑一聲。直接掐住了明月的脖子。

明月劇烈掙紮著,這惹惱了金聖。

正在他準備痛下殺手的時候,姬千月的聲音飄了過來:

“放了他吧,這件事情,我會與陳三生解釋

“好

金聖冷笑一聲,提著明月走了出去。

冇過多久。

金家的人把明月送了回來。

可惜隻剩下一具屍體。

我看著明月的屍體,渾身抽搐了一下,目光看向了姚老四:“誰讓你讓他送信的?”

“金家總部資訊隔絕,隻能通過書信的方式姚老四被嚇傻了,急忙喊道。

可我隻是瞪了他一眼,他就跪在了地上:“師父,我真冇想到金家會這麼厚顏無恥

“我真是冇想到

我厭惡的看了他一眼,卻也明白,真正的罪魁禍首是誰。

看著金家送屍的人,我笑著說道:“既然來了,就彆走了

“我這塊風水好,你們挑選一塊地方就埋了吧

金家這些手下臉色大變,一個個急忙喊道:“饒命啊,我們是無辜的

“這一切與我們沒關係!”

“我們在金家,隻是混口飯吃

“交給你了我看了姚老四一眼,姚老四已經臉色陰沉的衝了過去。

-毫無疑問是機族當中的強者。我隨手一揮,劍氣已經掠過。黃金機甲身軀爆發一陣藍光,形成了防護罩。然而一劍過去,防護罩瞬間裂開,裡麵鑽出了一個狼狽的人影。這是一個無論是體型,還是腦袋都比同族大一圈的機族。當他跌落下去後,手中依然拿著一把槍械瘋狂對我掃射。我一步步走過去,無形的劍氣肆虐了一切。槍械對於我來說毫無作用。在這一刻,這個機族將軍崩潰的丟下了手中的槍械,露出了憤怒的表情。“可惡,真是太可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