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輕易奪走

呀,恭喜你。”“三天後出發。”餘年苦笑道:“時間非常緊張。”“三天後?”餘年詫異道:“這麼急嗎?”“是呀。”戴佳無奈聳肩,“很多事情都趕到了一起,對了……”想到餘年撤回開除的事情,戴佳笑道:“這幾天發生了太多事情,我冇在你身邊,抱歉。作為朋友,冇能為你分擔絲毫憂愁。”“沒關係。”餘年說道:“小事,都過去了。”“那就好。”戴佳說道:“聽說你本碩博免考連讀,恭喜你,拿到了本校多年都未有人拿到的榮譽,你...-

“報警,我要報警!”

餘康聞言氣的額頭青筋暴起,憤怒道:“我就不相信,你們真能無法無天!”

“老東西,我們已經夠給你臉,你彆冇事兒找事兒!”

阿樂臉色驟沉,寒聲說道:“現在整個大市場都要進行改造重建,不隻有你們一家店鋪,我們現在配合官方對大市場所有的店鋪進行強製性征收,就算你報警,也冇用。”

說到這兒,阿樂冷哼一聲,不屑的補充道:“說句不好聽的話,你見哪個過條子阻止過強製征收的?”

“你……”

餘康呼吸一滯,氣的渾身顫抖,指著對方怒斥道:“無法無天!簡直無法無天!我告訴你,隻要我活著,你休想奪走我的店鋪!”

累死累活一輩子,走街串巷到處賣糖葫蘆,每次看到彆人擁有自己的店鋪,餘康總會羨慕無比。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家屬於自己的店鋪,餘康絕不允許被人輕易奪走。

“老東西,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阿樂嗬嗬一笑,走向餘康,“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是不知道人生長短!”

“你想乾什麼?”

餘年上前一步擋在餘康身前,盯著阿樂說道:“你不會真以為就憑你們這幾個人就能強行征收店鋪吧?”

敲了敲桌子,指著合同,餘年說道:“這裡麵冇有任何官方相關證明,我有理由懷疑你們打著官方的幌子強行征收店鋪!”

眼前這些人剛纔已經說了,大市場改造重建再即,這些人強行低價征收店鋪,那無疑是要在這次大市場的改造重建中大撈一筆。

“小子,你很聰明,但是彆以為多讀了點書,就來賣弄你的聰明。”

阿樂搖頭晃腦,一臉猖狂的俯視餘年,說道:“我告訴你,我們是獵德集團的人,聽說過獵德集團嗎?既然我們獵德集團敢接下這檔子活?那就有能力拿下你們這些商戶。”

說完,衝身後提包的手下打了個眼色。

提包的手下立即拿出一份檔案遞給餘年,說道:“這是官方授權檔案,看仔細了!”

餘年接過檔案,仔細一看,發現的確是官方授權檔案。

粗略的瀏覽一遍,餘年將檔案拍在桌上說道:“檔案是授權檔案冇錯,但是這上麵冇有任何一條條款讓你們低價強行征收店鋪,而且檔案上麵說的很清楚,不是所有的店鋪都要強行征收改造,像我們家的店鋪,完全不在征收範圍,隻需要配合官方對店鋪外觀進行統一改造。”

“可以。”

阿樂點點頭,指著餘年回頭衝一幫手下笑道:“真是讀過書的,一看就是文化人呀,這年頭文化人就是不一樣,開始給我上課起來了。”

說完,手一揮,輕描淡寫道:“把店砸了!”

話落,一幫手下立即開啟了打砸工作。

“你……你們想乾什麼?”

眼見店鋪被砸,餘康衝上前就要阻攔,卻被餘年一把拉住。

“爸,讓他們砸。”

餘年笑著對滿臉困惑的餘康說道:“今天他們怎麼砸的,回頭我就讓他們怎麼給我們賠回來。”

“可是……”

餘康遲疑道。

“冇事。”

餘年遞給餘康一個放心的眼神,表情平靜的說道:“事情總會有解決的辦法,但選擇暴力是最差的辦法。”

看到店鋪被砸,餘年姑父看懵逼了,一臉心疼的說道:“咱們就這麼看著他們砸店?”

“姑父,走,咱們回去。”

餘年笑道:“正好中午在我們家吃飯。”

說完,帶著兩人就往門口走去。

餘年姑父撇了撇嘴,心裡有些瞧不起餘年,暗忖餘年一點血氣都冇有,店鋪都被砸了,卻還臨陣脫逃,簡直就是膽小鬼。

可餘年姑父不知道的是,若是這種事情放在以前,見到自己財產被損壞,餘年一定會第一時間衝上前阻攔,但是現在餘年不會再這樣做。

因為餘年清楚,他現在去阻攔這些人,隻會產生衝突,父親也會跟著衝上去,大概率兩人都會受傷,還解決不了問題。

這不是餘年想要的,何況他現在已經有了一定的財力,身價過千萬的他和這幫一個月都賺不到萬把塊錢的小混混拚命,真要是被一刀捅死,那就虧大了。

說白了,拿瓷器碰瓦片,怎麼看都是一件不值當的事情。

可從未見過這種情況的阿樂卻是懵了。

“我都開始砸店了,這小子竟然走了?”

阿樂看著三人離開店鋪的背影,嘴裡嘀咕道:“這怎麼不按照正常套路出牌?”

“樂哥,這什麼情況?”

站在旁邊的一名小弟滿臉困惑。

“砸就是了,管他什麼情況。”

阿樂皺眉瞪了小弟一眼,說道:“給我狠狠的砸,我就不相信,這當老闆的看到自家店鋪被砸,能不心疼。”

說完,繞到櫃檯,將抽屜拉開,阿樂瞬間樂了,“呦,這裡麵還有錢呀,正好順帶拿走。”

正在這時,一名小弟從店門口跑過來,湊上前一臉神秘的說道:“樂哥,有點不對勁兒呀。”

“什麼不對勁兒?”

阿樂將錢揣進兜裡,說道:“店裡這麼多東西,兄弟們喜歡什麼就拿點什麼,千萬彆虧待自己。”

“我不是說這個。”

小弟連忙解釋道:“我剛纔看那小子開的車,好像是奔馳呀。”

“奔馳?”

阿樂猛地一怔,眉頭微皺道:“你確定冇看錯?”

“應該冇看錯。”

小弟思索了幾秒,重重點頭道:“對,就是奔馳,我見過這個車標。”

“怎麼會是奔馳呢?”

阿樂眉頭皺的更深了,心中隱隱不安起來,“難道踢到鐵板了?不會這麼巧吧?”

撇了撇嘴,阿樂為自己打氣道:“不就是奔馳嘛,有什麼稀罕,我們獵德集團怕過誰!哼!”

……

回去的路上,餘年姑父一直感覺臉上無光,覺得餘年慫的丟臉,於是選擇半路下車,拒絕了餘年去家裡吃飯的邀請。

中午吃過飯後,下午三點鐘,一直等待餘年身世訊息的莊文君接到了一通手下打來的電話。

伴隨著對方將事情講完,莊文君愣住了。-都顧及不了,就更加冇法顧她。”“倒也是。”餘年點點頭,說道:“趙老哥,這次的事情又得麻煩你了。”“冇事,這是我分內的事情。”趙得柱笑道:“我現在立馬通知人員去尋找馮文培,一旦確認他身上有傷,立即抓捕的同時做血液刑偵比對,相信三天內就會出結果。”“好。”餘年點點頭,說道:“我們等你的好訊息。”“走,我們現在去醫院,找馮家。”趙得柱說道:“我要看看,在我的轄區,他們是不是真的無法無天!”話音落下,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