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要對我負責

。王彩芝會被抓走坐牢。不過,王彩芝是有弱點的。陸瑤勾唇冷笑,“董家是會麵臨一些苦難,可是你和你兒子,以後會有好日子過嗎?”聞言,王彩芝手握成拳,死死盯著陸瑤看。“董家會遭遇什麽我很清楚,但你和你兒子會遭遇什麽,你也很清楚吧?”王彩芝咬住唇,哆嗦得說不出話。“報警後,我會告訴警察叔叔,我們在知道這幅畫是真品後要上交給國家,結果你,一時貪財,背著我們掉包了,王姨,你說,警察叔叔會怎麽樣啊?”陸瑤一副無...>

??$??陸瑤渾身滾燙,饑渴難耐,身子空虛得厲害。

耳邊是淫亂的笑聲,直到有人來脫她的衣服,陸瑤猛然清醒過來。

她重生了!

重生在她下鄉做知青的七十年代。

她被最好的朋友劉語嫣騙著吃下了不幹淨的東西,劉語嫣找來好幾個壯漢,要毀了她。

隻是他們沒得逞,按照前世的發展,段明傑馬上就來了,她一定要堅持到段明傑的到來。

冬天衣服穿的多,可是四五個男人齊齊下手她外麵的衣服脫了大半,她咬破嘴唇,企圖用疼痛讓自己清醒,用盡力氣大喊一聲。

“救命!”

“寶貝,等等,等會兒咱們開始你再喊,多喊喊。”

“誰在那!”

忽然,一束光朝他們照了過來,陸瑤全身鬆弛下來,她知道,段明傑來了。

段明傑大步跑過來,看到臉色潮紅的陸瑤之後,三兩下就把那些人打趴下了。

段明傑正要接著教訓,腿被一雙柔軟的小手抱住,“帶我離開這裏。”

段明傑蹲下身,“你怎麽樣?還能堅持嗎?”

女孩麵色泛著不正常的潮紅。

陸瑤帶著哭腔,“把衣服帶上,帶我離開這裏,一會兒會有人過來。”

段明傑愣住,但也隻是愣了幾秒,他拿著手電筒挨個照了照幾個男人,記住他們的樣子,隨後拿起地上的衣服,抱起陸瑤往知青住處走。

陸瑤摟住段明傑的脖子,臉埋在他的脖頸間,她的臉軟乎乎的,被她臉頰觸碰著的麵板粗糙麵板都顯得格格不入,溫軟香糯的氣息一下一下鑽進段明傑的鼻息間,段明傑身子緊繃,加快速度。

陸瑤呼吸間冒著不正常的熱氣,“我受不了了,你帶我去安全的地方,要了我吧。”

段明傑猛地頓住腳步,身子緊繃的厲害,不確定的問道,“你說什麽?”

陸瑤軟軟的小嘴兒在段明傑脖頸間到處點火,“你不喜歡我嗎,你不想要我嗎?”

段明傑深呼口氣,“我怕你後悔。”

陸瑤呼吸逐漸急促起來,“我堅持不住了。”

段明傑感覺渾身的血液都衝到了腦門上,下一秒,他抱著懷裏的女孩朝山洞裏大步走過去。

陸瑤的衣服被他脫掉,陸瑤嫌棄他脫得慢,上手給他脫。

段明傑身子一顫,隨後反客為主,含住她的嘴唇。

外麵不知何時下起了雪,等一切結束,陸瑤精疲力盡,身上的那股子難耐也終於散去。

身上是她的棉襖,下麵是麥秸,她轉頭看到和她翻雲覆雨的男人此時正在穿衣服。

段明傑背對著她,陸瑤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隻看到他寬厚挺拔的脊背。

前世她也和段明傑做了,被劉語嫣喊來的人抓了個正著。

清醒後,她對段明傑恨之入骨,送他入獄,一個月後,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徹底崩潰,狠心流掉了孩子,身子骨也毀了。

村裏人嘲笑她,劉語嫣到處宣揚她的醜事,她被所有人唾棄,大家對她指指點點,導致她越來越抑鬱,最後直接一病不起了。

段明傑出獄後,不顧家裏的反對,執意照顧她。

留了案底的他做什麽都不順,可他還是憑借自己的能力闖出一片天地,成了大老闆,外麵的女人費盡心思爬他的床,他卻依舊隻守著她。

幾年後,她抑鬱而終。

老人都說,人死後會有魂魄,她不相信,可是她去世之後卻看到,段明傑把她安葬之後,回家吃了一瓶安眠藥,與世長眠,在這之後,她便沒了意識。

現在,陸瑤終於意識到誰最愛她,她愛的人是誰。

這一世,她要好好和他過日子。

段明傑穿好衣服,轉身看到女孩正朝他看,臉上一臉媚態。

就在剛剛,他用行動讓這個女孩變成了女人。

他又開心又慚愧,聲音中帶著自嘲。

“陸知青,雖然今天你也是受害者,但是我,我確實......”

‘要了你’這三個字說不出口,段明傑鼓起勇氣看著她的眼睛,“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可以提要求,隻要我能做到,我肯定會盡全力。”

陸瑤嬌聲說道,“你轉過去,我要穿衣服。”

段明傑啊了一聲,“好,好。”

段明傑連忙轉過身,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他從來沒有這麽煎熬過,想到剛才手摸到的軟綿綿如麵團一樣的肌膚,他就渾身火熱。

感覺到她的動作停了,段明傑啞著聲音問道,“穿好了嗎?”

話音剛落,他的腰身被一雙細軟的手臂從後麵抱住了,隨後,屬於女孩子的香氣從背後傳過來,女孩的臉貼在他的後背。

轟的一聲,段明傑的血液沸騰了,脊背都繃直了。

“你......”

“段明傑,你要了我,就要對我負責。”

段明傑緩緩低頭看環在他腰間的白嫩嫩的手,喉結忍不住上下滾了滾。

她要他對她負責......

確定不是做夢嗎?

“是不是在這裏啊?”

忽然,山洞外傳來劉語嫣著急的聲音。

“瑤瑤,你在裏麵嗎?”

陸瑤抱住段明傑腰的手一緊,劉語嫣果然是帶著人過來了。

段明傑怎麽都沒想到他還有被人抓姦的這一天。

陸瑤此時已經走到他麵前,可憐巴巴的看著他,“怎麽辦?”

外麵的人一直喊,喊得段明傑心慌。

段明傑轉身安撫,“你別緊張,我出去引開他們。”

陸瑤快要哭了,“你要是走了,我怎麽辦?”

陸瑤對他的依賴瞬間激發了段明傑的保護欲,聲音也冷靜了不少。

“你聽我說,你順著這個洞口往裏麵走,大概五十米處有一個大空地,手電筒給你,我出去引開他們,然後我就回來找你。”

陸瑤抱住他的腰,臉貼在他脖頸處,“你會來找我嗎?”

段明傑呼吸一滯,緊接著呼吸都亂了,但是語氣非常堅定。

“會,你等著我!”

說完,段明傑狠心推開她,“快進去!”

陸瑤忍著身上的疼痛往裏麵走。

段明傑剛要出去,外麵的人就進來了。

好幾把手電筒齊齊照向段明傑。

段明傑別過臉,語氣不耐煩,“大晚上的你們幹什麽呢?”不住老三報複啊?”鄭保國扭頭瞪了她一眼,“你以為我這個局長是吃素的,急什麽?!”“我不急,要不是老三出手,鄭綸都是科長了,結果不僅沒升職,還被降了一級,你還是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難道你想讓鄭衛國對我們一網打盡才甘心嗎?”鄭保國眯了眯眼,眼神逐漸變得陰狠。董念念在公安局待了兩天,有個叫陳亮的終於招認了。陳亮一口咬定,是董念念威逼利誘,讓他調換她和陸瑤的試卷。董念念直接懵了。“你胡說,我根本沒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