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我不可能和你一起算計她

你和老三回屋收拾收拾,我和明明做飯。”陸瑤也要去,被段明傑拉回他們屋了。床和傢俱搬進來還沒整理,段明傑拉著陸瑤來到床邊坐下。陸瑤垂著腦袋,神情低落,抬頭自責地看著段明傑,“段明傑,我是不是真的做錯了?”不想讓顧福蘭跟著擔心,剛才陸瑤才說自己沒事兒,如今隻有段明傑,心中的傷心難過開始放大。段明傑心疼地抱住她,“不是你的錯,是劉語嫣和那些男人的錯。”陸瑤聲音悶悶的,“可是建國嬸子罵我。”“那是她不識好...k????I??常遠站在病房門口,看著外麵烏壓壓一群人,眉頭皺的死緊。

陸瑤和李金山在前麵給他開道,陸瑤一邊走一邊說道,“外人都散了,散了,病人需要安靜,都回去,不要打擾病人休息。”

常遠走在中間,進了門後,陸瑤把門關上,擋住了外人的視線。

常遠走過去,給趙福靈檢查身體,“你現在不能激動。”

旁邊的孩子嚇得哇哇直叫,趙福靈別過臉,胸口更加疼了。

陸瑤過去給她順氣,“先穩一穩,別生氣,心平氣和,深呼吸。”

趙福靈深呼口氣,指著站在門旁邊的男人,“你給我滾!”

陸瑤看向男人不遠處的男人,看趙福靈的態度,應該是她愛人。

陸瑤抿了抿唇,和他打著商量,“同誌,要不你先回去,等她情緒穩定下來了再說?”

趙福靈太激動了,現在不是談心的好時機。

白向北一臉心疼的看著病床上的趙福靈,眼眶通紅,“靈靈,我在樓下等你,你什麽時候想跟我說話了,我隨時都上來,我真的和那個女人沒什麽。”

趙福靈:“滾!”

白向北深吸口氣,“好,我走,你別激動,我走。”

說著,白向北拉開門,走了出去。

陸瑤把孩子抱起來哄,“寶寶不哭了啊,乖啊。”

旁邊的李金山怕她累著,伸出手,“我來抱吧。”

陸瑤把孩子遞給他。

常遠皺著眉頭,“你孃家人呢?”

怎麽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趙福靈哽嚥了下,“我,我哥和我嫂子鬧離婚,沒時間來看我。”

常遠:“剛才那是你愛人?”

趙福靈嗯了聲。

常遠懶得管人家的家務事,但又擔心趙福靈抑鬱症發作,隻好勸道,“我看你愛人挺在乎你的,你要不要聽他解釋解釋?”

趙福靈沒吭聲。

常遠也沒敢繼續說,怕刺激到她。

常遠示意陸瑤出來。

“你先陪著她吧,我那邊李金山一個人就行,有情況了盡快跟我說,盡量控製住病人的情緒。”

陸瑤點頭答應。

陸瑤進去接過李金山懷裏的孩子,李金山跟著常遠回去了。

陸瑤抱著孩子在趙福靈跟前坐下,把孩子遞給她,“要不要抱抱?”

趙福靈看了眼孩子,眼眶一下子就紅了,伸出手接過孩子。

趙福靈臉貼著孩子的臉,神色充滿了愧疚,“兒子,對不起。”

被母親抱著,孩子瞬間不哭了,還衝趙福靈咧嘴笑了笑。

陸瑤摸了摸孩子,“你兒子真可愛。”

趙福靈抹掉眼淚,“可惜有一對不負責任的爸爸媽媽。”

陸瑤瞅了她一眼,笑道,“我覺得你挺有責任心的,要不是知道你第一次當媽,我還以為你有過孩子,把孩子養的白白胖胖的。”

趙福靈低頭看了眼越發好看的孩子,心情好了一點。

陸瑤想起白向北眼下的烏青,估計最近也沒睡好。

“你愛人,剛回來?”

趙福靈嗯了聲。

陸瑤:“你真的不打算給他解釋的機會嗎?”

趙福靈:“沒什麽解釋的,鐵證如山,解釋就是狡辯!他自己不負責任,在國外玩女人,玩了之後拋棄人家,這樣的男人,我覺得惡心!”

陸瑤觀察了下她的神色,又開導了她一會兒。

趙福靈休息後,陸瑤離開。

陸瑤在病房門口站了一會兒,決定下樓找白向北。

陸瑤一下樓,就看到了站在樓下的白向北和他母親白老夫人。

白老夫人一看到陸瑤,抓著白向北的手走了過去,“向北,這就是陸瑤同誌。”

白向北對她有印象,剛纔在病房見過她。

白向北衝陸瑤虛點了下頭,“你好。”

陸瑤微微點頭,隨後看向白老夫人,“奶奶,我有幾句話,想單獨問白向北同誌,可以嗎?”

白老夫人愣了下,隨後說道,“可以可以。”

“同誌,我們去那邊說吧。”說著,白向北做了個請的手勢。

兩人走遠了些,陸瑤組織了下語言,“同誌,我就不繞彎子了,我想知道,你和那個外國女孩子有沒有親密接觸過?比如,親吻。”

聞言,白向北震驚了。

“那個女人跟靈靈胡說什麽了!”

“說什麽我不知道,但是她給趙福靈同誌寄了一些照片,照片我沒見過,我聽趙福靈同誌說,有一張,是你們倆在親嘴兒。”

“胡說八道!”白向北氣得叉腰,原地轉了一圈,“我是瘋了才會親她!”

陸瑤也分辨不出來他說的話是真是假,“但是照片總不會有錯的,我看趙福靈也不像那種捏造事實的人,所以,你最好是說實話。”

白向北急得不行,“同誌,我真的和那個女人沒什麽,她糾纏我是真的,但是我從未親近過她。”

陸瑤笑了,“如果沒親近過,照片又是怎麽回事?”

“如果有人拿著一張趙福靈和別的男人親嘴兒的照片給你,你會是什麽感受,更何況她還懷著孩子,心理本身就脆弱,你又不在她身邊,如果你真的心疼她,你就能想象得到她當時有多無助。”

白向北搓了搓臉,“同誌,我,我真的沒有。”

“那你就拿出證據來,不然的話你去找她,就是在刺激她,她在坐月子,又有抑鬱症,剛才你進去那一會兒,她又開始否定自己了,覺得自己是個不稱職的母親,但是,誰又能理解她的苦呢?如果你再去刺激她,讓她抑鬱症發作,後果你自己想。”

白向北無力極了,他沒看到照片,根本不知道怎麽回事。

“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麽回事。”

“你難道一點印象都沒有嗎?”

“我真的沒有印象,”白向北拽了拽頭發,“我知道她的意圖,所以我都距離她一米開外,根本不可能親吻!”

白向北:“同誌,你能不能說服我愛人,讓我看一下照片?我沒見照片,我不知道從哪方麵想。”

陸瑤想都沒想地回他,“不能。”

“希望你能明白,如果不是想幫趙福靈,我根本不想和你說話,因為我不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我不可能和你一起算計她。”眼了,手指著自己,“合著你們強製拉我進入二百五行列是吧?”陸瑤這才意識到加起來是二百五十件。她笑了笑,“不是......”“不是啥?”馮偉打斷她的話,“弟妹,你不能這麽坑你男人,你不能為了自己過好日子,就不顧你男人的安危啊!”“馮偉!”段明傑警告了他一眼,“注意你的措辭!”馮偉氣得不輕,但教養還在,“陸知青,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稱呼從弟妹到陸知青,陸瑤聽出了馮偉對她的態度轉變。她沒有生氣,反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