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陽春三月,桃花盛開。

清香透過窗子拂進來,絲絲縷縷沁入心脾。

一襲緋裙的楚雲緋坐在梳妝檯前,怔怔望著鏡子裡自己的臉,白皙嬌嫩,充滿著明媚的朝氣和活力。

她好像重生了......

砰!

房門毫無預警被推開。

一個侍女趾高氣昂地走進來,啪地把休書拍在梳妝檯上:“王妃娘娘,這是王爺給你的休書,請你過目一下!”

“休書?”站在左邊的侍女寶蟬臉色刷白,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家王妃,“好端端的,王爺為什麼要給王妃休書?王妃做錯了什麼?”

站在右邊的侍女盛夏眉頭一皺,硬邦邦說道:“王爺應該是吃錯了藥。”

王爺王妃夫妻恩愛,闔府皆知,王爺怎麼可能寫休書?

“廢話少說。”送休書的侍女一臉鄙夷不耐,“王爺有令,待用完早膳就滾出王府,彆死賴著不走,免得大家臉上都難看!”

丟下這句話,她轉身就要離開。

楚雲緋回神,冷冷開口:“容蒼在哪兒?”

侍女轉過頭,麵露不屑:“王妃娘娘還是識趣一點為好,王爺不想見你——”

“我問你,容蒼在哪兒?”楚雲緋盯著她,嗓音冷得刺骨,“區區一個下人,也敢如此跟我說話?”

侍女對上她冰冷的眸子,心頭一悸,竟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兩步:“王爺他......他在書房......”

楚雲緋抓起桌上休書,起身往外走去。

“王妃!王妃!你不能去。”侍女追出來,繼續大呼小叫,“王爺已經休了你,你不再是這個王府的女主子,有什麼資格踏進王爺的書房?”

“盛夏。”

“奴婢在!”

“銀翹以下犯上,對本王妃不敬,掌嘴二十!”楚雲緋吩咐完,冷冷加了一句,“打到她說不出話來為止。”

“是!”

盛夏走過去,一把抓著銀翹的衣襟把她朝牆角拖去。

銀翹又急又怕:“你乾什麼?我是奉王爺之命而來,你敢......啊!”

盛夏抬起一腳把銀翹踹跪在地上,不顧她的慘叫,抬手劈裡啪啦開始掌她的嘴。

動作連貫如行雲流水,冇有絲毫遲疑。

“啊啊!你......你放......唔唔,放肆!”

“你才放肆!”盛夏啪的一巴掌甩過去,表情殺氣騰騰,“小刁奴膽子不小!也不看看我家王妃是什麼身份,就你這個伺候人的小賤蹄子,也該對王妃大呼小叫?不打死你都是我家王妃仁慈,要為肚子裡的小主子積福,你還真以為是自己命大啊?我呸!”

盛夏邊打邊罵,左右開弓,疾風驟雨般狂亂的巴掌不停地落下,隻打得銀翹眼前一陣陣發黑,嘴角很快破裂,整張臉腫得跟豬頭一樣。

二十巴掌迅速打完,毫不拖泥帶水。

盛夏甩了甩手,轉身跟上自家主子而去,隻留下被打得一張臉看不出原形的銀翹風中淩亂,疼得連話都說不出一句。

“王妃娘娘。”盛夏疾步追上自家主子,“您慢點,當心肚子裡的小主子——”

砰!

楚雲緋一腳踹開書房的門,發出震天巨響。

書房裡正相擁而立的兩個人受了驚似的,不約而同地轉頭看來。

楚雲緋自然也看到了書房裡的一幕。

這座王府的主子——楚雲緋成過親拜過天地的夫君,大楚戰神王爺容蒼,此時正握著另外一個女子的手,站在書案前不知寫詩還是作畫。

眼前這一幕看起來真是美好而和諧,多麼像一對琴瑟和鳴的恩愛夫妻。

見了她來,竟完全冇有流露出心虛的樣子。

“王爺好雅興,這是在教妹妹寫字嗎?”楚雲緋倚著門框,表情冷漠,嘴角卻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不過妹妹是什麼時候來的王府,我怎麼不知道?”

女子名為楚雲皎,正是楚雲緋同父異母的庶妹,戶部侍郎的庶女。

看見楚雲緋過來,楚雲皎眼底迅速劃過一抹嫉恨,隨即掙開容蒼的手,走過來請罪:“姐姐生氣了嗎?是我不好,冇提前跟大姐姐知會一聲,還望大姐姐息怒。”

“提前跟我知會?”楚雲緋眼神驟冷,抬手一巴掌扇了過去,“知會我什麼?你跟王爺在書房幽會,知會我過來捉姦?”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讓人心頭一跳。

楚雲皎被打得偏過頭去,白皙的臉上迅速浮現清晰的五指印。

緩緩抬眸,她不敢置信地捂著臉,眼神裡有著明顯的震驚:“大姐,你打我?”

“怎麼,我打不得你?”楚雲緋冷眼看著她,“身為嫡姐,我有權教訓你這個庶出的妹妹,想打就打,想罵就罵;身為戰王府當家主母,我更有權教訓不知廉恥勾引王爺的賤人!”

話音落地,書房裡氣氛頓時降至冰點。

楚雲皎臉色刷白,死死咬著唇,眼底是濃濃的屈辱和怨恨。

該死的楚雲緋,竟敢如此羞辱她。

等回家之後,她一定告訴父親,讓父親好好懲治她。

然而......

楚雲皎隨即忍不住在心裡抱怨,王爺怎麼還不過來幫她說話?

他不是說要休了楚雲緋嗎?

楚雲皎轉頭看向容蒼,臉色蒼白,眼眶發紅:“王爺。”

開口就是一副楚楚可憐的語氣,像是受了百般委屈似的。

“楚雲緋。”容蒼終於開啟尊口,態度冷漠至極,“本王已經給了你休書,你趕快收拾一下離開王府。”

休書?

楚雲緋慢悠悠抬腳走過去,走到容蒼麵前:“王爺確定?”

“當然確定。”容蒼語氣冰冷,“你彆死皮賴臉——”

啪!

楚雲緋毫不留情地給了他一巴掌,聲音清脆,嚇得楚雲皎當場僵住。

“王爺!”楚雲皎驚呼一聲,疾步走過去,抬手撫著容蒼的臉,滿臉心疼,“王爺疼不疼?姐姐怎麼如此跋扈?”

楚雲緋冇理會楚雲皎,一雙眼緊緊盯著容蒼:“王爺還確定嗎?”

“當然確定。”容蒼震怒地咬牙,“立刻給我滾出——”

啪!

楚雲緋反手又是一巴掌,聲音更加清脆響亮,力道更大。

楚雲皎簡直要瘋了。

她不敢相信楚雲緋竟如此張狂,敢當著她的麵連扇王爺兩個耳光。

她想乾什麼?要造反嗎?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