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與眾不同的貴族

真到了地方我才發現我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因為我從沒來過這裡,對聖吉爾斯教區的印象也還停留在1814年的倫敦啤酒水災,就是繆克斯釀酒廠的啤酒罐集體爆缸,還沖毀了附近兩幢房子和一所酒館那次。我以為白天來這兒很快就能完成調查采訪,但後來我才發現自己想多了。住在這裡的人大部分都是在附近的市場、工廠、商業區或者政府部門從事較低階別的重體力工作,根本沒空接受我的采訪。就連露宿街頭的流浪漢和扒手們也知道本地沒什...最新網址:bixiashenghua德萊賽特先生手心冒汗,他把腦子裡覺得中意的物件重新捋了一遍。

“那德·馬蒂厄先生或者德·阿爾法羅先生呢?這兩個小夥子我覺得也非常的不錯,他們會有非常好的前途的。”

“德·馬蒂厄先生的舞跳的非常差,他的身體不協調,而且他也沒有錢。不過他也有優點,他說話的聲音非常好聽,而且也懂得如何哄女人。但是對我而言,他實在是太博愛了,他滑溜的就像是一條泥鰍,遊走在所有人中間。

至於德·阿爾法羅先生,他是龍騎兵團的上校,這一點我很喜歡。但是他的年紀有些偏大了,而且我不希望我的丈夫會隔三差五跟著軍隊換防離開巴黎。更何況,爸爸,這些人都沒有頭銜,而我希望至少要完成母親的心願,做一個伯爵夫人。”

德萊賽特先生聽到這話,抬起眼睛望著天,就好像是希望從天主的賜福中汲取到忍耐的力量一般,他拿起女兒的手緊緊地握著,用盡可能溫柔的語氣對她說。

“上帝是我的見證人,艾米莉,對於你,我已經本著良心盡了所有為人父的責任了。你聽見了嗎?艾米莉,我發自真心的愛你,所以我希望你能理解:婚姻的幸福並不是完全建築在顯赫的身份和財產上,也可以建築在互相崇敬之上,就像是我和你媽媽,而這種幸福的本質是謙遜和樸實的。

沒錯,你媽媽是會抱怨她沒當上伯爵夫人,但是她嘴上這麼說,可她嫁給我的時候,我還是個一窮二白的小夥子呢。大革命把我們家族的生意攪得一團糟,後來如果不是你叔叔取得了拿破侖的信任,參與了創辦法蘭西銀行的工作,我們也許直到現在都沒有翻身呢。

你要理解,這個世界是處於變動當中的,尤其是在法國這個變動劇烈的國家,今天的完美丈夫也許幾年以後就要麵臨破產、麵臨頭銜剝奪。今天讓伱瞧不起的那些有為青年,他們也許隻要抓住一個機會,就立馬能夠堂而皇之的登上大雅之堂。梯也爾先生不就是這樣的典型例子嗎?”

艾米莉沖父親撒著嬌道:“我親愛的爸爸,我很感謝你對我的關心和愛護,您也許永遠都想不到我會這麼瘋狂和不聽話。不過,爸爸,嫁給一個貴族院的議員難道真的有這麼困難嗎?您不是說過他們是一打一打地產生出來的嗎?我知道您一場接一場的辦宴會辦的太疲憊了,但您至少不會拒絕給我提意見吧?”

德萊賽特先生嘆氣道:“我不會拒絕的,可憐的孩子,我怎麼會拒絕我的小寶貝呢?但是我必須要警告你,如果你打算自己去尋覓這樣一個稱心如意的丈夫,你必須要非常小心。貴族院的製度在我們的政府裡是一種非常新的製度,現在留在那裡的人,大部分都是新冊封的,或許裡麵也有一部分舊貴族,但是他們在動蕩的三十年當中財產也被消耗無多了。

因此,在法蘭西貴族院當中最有錢的傢夥,也比不上英國上院裡最窮的貴族一半富有。所以,法蘭西的貴族們就需要到處為他們的兒子尋找有錢的媳婦。他們這種締結金錢婚姻的需求可能要延續一兩個世紀的時間。

也許在你等待奇遇的過程中,你可以通過你那雙精明的眼睛長時間的尋覓,再加上你的魅力,也許有一天這種奇跡是有可能發生的。因為在這個世紀當中,我們的身邊確實已經有許許多多的人因為愛情而結婚了。

但是擦亮你的眼睛,不要因為一個陌生人的臉帶著奉承的表情就認為他富於良知,也不要因為看見他長得漂亮就認為他富有道德。當然,我也完全同意你的見解:所有貴族的兒子都應該有特殊的氣質和高貴的舉止,這是他們的義務。

雖然現在上層的階級已經沒有什麼典型標識了,但是對於你,這些貴族青年也許有一種什麼特別的東西使你能夠看出他們的身份,就像是你認為肥胖的人是罪惡的一樣,你總是有這樣的本事。我的好姑娘,小心挑選吧,要像一個良好的騎師,別錯過你的駿馬。祝你好運!”

德萊賽特先生苦口婆心的說了許多,但是落在艾米莉的耳朵裡的,剩下的卻隻有一句話。

艾米莉喃喃自語道:“法蘭西貴族院當中最有錢的傢夥,也比不上英國上院裡最窮的貴族一半富有?”

她的目光又飄向了那個被一眾巴黎警界高層環繞的不列顛年輕人。

對於人這種生物來說,一旦你先入為主的對某樣東西形成了第一印象,那麼自然會在心底給它加上濾鏡,以致於超越了事物本身的美醜。

正如那些崇拜拿破侖的夫人小姐們會將拿破侖‘屠夫殺豬’的騎馬姿勢當作‘皇帝的威儀’,亞瑟·黑斯廷斯爵士童年殘留的約克夏豬味兒此時在艾米莉看起來也多了一絲貴族的韻味兒。

她坐在沙發上,心不在焉的觀察著亞瑟身邊來來往往的人物。

“他肯定是一個英國貴族,而且地位並不低,因為就連巴黎警察總長亨利·日索凱這樣嚴肅倨傲的人都在給他祝酒,日索凱在麵對爸爸的時候,可從來都擺不出那麼和善的臉色…”

“肖邦和門德爾鬆先生也過去了?他們看起來好像很熟絡,也許他是個貴族中的鋼琴家?不,也許他是在經營家族的銀行生意?門德爾鬆家族可是德意誌當地有名的銀行世家。如果他做的是銀行生意,那他肯定也不缺錢,英格蘭的貴族本身就比法蘭西的貴族有錢…”

“啊…那是雨果先生,還有維尼,那個胖的是…仲馬先生!他和文藝圈的人也如此熟識?他是文藝圈的贊助人?他的品味看起來很不錯,或許他的手下還有幾家戲院。每天喝完了下午茶就去看戲,一直看到晚上,再去音樂廳裡聽一場演奏會,之後讓警察護送我們回家…”

“那是…巴黎天文臺臺長、科學院終身秘書阿拉果先生?還有《化學和物理學年報》的主編蓋·呂薩克先生?他對自然哲學的也很感興趣?喔,不,他的臉色看起來好像有些發青,額頭也在冒汗,是身體不舒服嗎?又或者是房間裡太熱了?今天的客人確實太多了,他是從不列顛來的,那裡成天陰雨綿綿,他應該不是很適應巴黎的熱烈天氣…”

此時的亞瑟還不知道自己的名下忽然多了一堆莫須有的產業。

雖然在一般人看來,他已經是一個有錢人了,但是相較於今晚蒞臨凱道賽公館的這幫傢夥來說,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窮鬼。

在過去的三年時間中,他確實掙了不少錢,其中有乾凈的,也有不乾不凈的。但是身為一個在地獄大門前踹了一腳門又溜回來的人,他自打回來之後,便先後向濟貧院、倫敦大學和皇家學會捐了不少財物。

如今他的名下財產隻包括大約700鎊的流動資金,倫敦海德公園附近的一套三層巴洛克別墅,價值約2000鎊的布魯內爾路橋建設公司股票以及15的《英國佬》報社股份。

如果把這些財產全部折算成現金,大致相當於9萬多法郎。

這筆錢雖然聽起來嚇人,但實際上卻連艾米莉小姐的嫁妝都比不上,相較於真正的英格蘭貴族——達拉莫伯爵對於中等收入的定義,更是相去甚遠。

畢竟,在達拉莫伯爵看來,中等收入的標準可是年入四萬英鎊,也就是80萬法郎。

如果達拉莫伯爵不樂意降低這個標準的話,那亞瑟這輩子估計都沒有步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憂慮了。因為以亞瑟的彈跳能力,就算加上助跑,他也摸不到這個陷阱的最底部,這確實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當然,眼下亞瑟最焦慮的還不是中等收入陷阱,而是站在他麵前的阿拉果與蓋·呂薩克。

在步入中等收入陷阱之前,他已經率先站在自然哲學陷阱的邊緣了。

“您那篇關於歐拉方程的推導我已經看到了,那個提出粘性係數這一常數確實稱得上是一個創舉。可惜以目前我們的計算能力,這一公式要想應用到技術領域還是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或許我們能把這個方程進一步優化,最近納維好像已經一門心思都撲在了這上麵。”

“我聽說皇家學會的巴貝奇先生正在研製差分機,按照他的基本設想,如果最終差分機得以落地,就算納維的工作沒有成功,我們還是能夠初步運用這個公式。”

“對了,還有科裡奧利的那個力,我聽說你隻花了抽兩口雪茄的時間就把它的數學表示式找出來了?”

“亞瑟,你看…如果我們…喔,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亞瑟勉強的笑了笑:“兩位先生,我想我興許是酒喝得多了,一時之間感覺頭暈目眩的。”

蓋·呂薩克聞言,老頭子爽朗的笑道:“說的也是,今晚是宴會時間,自然哲學雖然也醉人,但也不應該占據宴會的主旋律。你年紀這麼輕,正是玩樂的年紀,去跳一支舞清新一下腦袋,這對你未來的工作會有幫助的。”

亞瑟看到兩位大學者放行,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

巴黎就是這點不好,這裡的學者不僅是學術人物,更是政治人物。

在倫敦的上流宴會之中,通常是不可能大規模遭遇這些知名自然哲學研究者的。但巴黎不同,這裡頗有些學而優則仕的味道,更糟糕的是,那些爬到政壇最頂端的傢夥通常搞得都是理論研究,同他們聊天真是一點體驗感都沒有。

但另一方麵,亞瑟心中又頗有些悲哀的意思。

借用快樂老家的那句話‘葛公在時,亦不覺異,自公歿後,不見其比’,當年艾薩克·牛頓爵士在時,不列顛在理論方麵隻出牛公一人便能在數學、光學、天文學方麵壓製法蘭西,但是自從牛公去世,不列顛在理論方麵便又回歸了它在歐洲應有的位置。

法拉第先生雖然也不差,但是他最傑出的地方還是在於實驗論證,受限於早年沒有接受過正經的數學教育,法拉第先生在理論歸納方麵始終差點意思,而這也是亞瑟能夠與他玩到一起去的重要原因。

亞瑟擺脫了阿拉果與蓋·呂薩克的追擊,尋了處清靜的地方坐了下來。

或許是心煩意亂,他甚至沒有發現沙發的另一頭正坐著一位年輕靚麗的小姐。

艾米莉的心臟砰砰跳,她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位英國來的貴族青年居然如此大膽,因為所有夫人們都說這幫海對麵的傢夥比起法蘭西的高貴血統們通常顯得更為矜持。

她望著對方無神的眼睛,以巴黎淑女一貫的膽氣輕聲問了句:“我先前好像從未見過您,您是剛剛搬來巴黎嗎?”

亞瑟被問得一愣,他這才發現身邊這個穿著粉裙子的小姐,那個方纔對《黑斯廷斯探案集》大批特批的女人。

在經歷了阿拉果與蓋·呂薩克的雙重打擊後,哪怕是如此刻薄的小姐在亞瑟眼中也變得親切了不少。

他微微搖了搖頭:“我是要去漢諾威公乾的,正好路過巴黎,所以就順路來這裡看看我的幾位老朋友。”

“公乾?”艾米莉一下子就想起了什麼,她極力按捺住心中的激動,盡可能平和的問道:“您是在漢諾威有生意嗎?”

亞瑟看了眼這位端莊的淑女,直言不諱的坦白道:“不,我的生意不在那兒,我是因為在政府裡犯了些錯誤,所以被發配去漢諾威的。小姐,你知道的,人有時候會走背運,而我目前就處於這個階段。”

“犯錯誤?”艾米莉聽到這個詞兒,立馬聯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就連身子也坐的遠了些:“先生,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您不可能一輩子走背運。”

亞瑟看到這位淑女言行不一的舉動,倒也沒有太在意。

他隻是想把這位小姐趕走,以便獨霸這座沙發。

“那可說不定,一次錯誤疊著一次,職務也一降再降,現在已經是二等秘書了,也許下個月就是三等秘書,再過兩年,我說不定就得回約克鄉下養豬了。”

“養豬?”

艾米莉聽到這個詞兒,眼睛都快瞪出來了:“您的意思是說,您原來是一個豬倌兒?”

“不止是豬倌。”亞瑟得意的吹噓道:“我可是個養殖能手。”

艾米莉簡直快昏了過去,她不能容忍自己和豬倌坐在同一張沙發上,那會臟了她漂亮的新裙子的。

她連忙扶著前額,起身告辭道:“我感覺身體有些不舒服,祝您夜晚愉快,先生。”

亞瑟彬彬有禮的起身問詢道:“需要我扶您去休息室嗎?”

“不必了。”艾米莉驚撥出聲,但很快就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她轉瞬又和聲道:“我…我還沒有那麼脆弱,我的幾個哥哥還有我父親都在呢,他們會照顧好我的。”

亞瑟目送著這位小姐遠去,艾米莉剛剛離開他的視野,這位倫敦流氓就翹起了二郎腿,端起了他的小酒杯。

艾米莉跌跌撞撞的走進了女士休息室,她剛剛走進那裡,一群正在這裡聊著天的貴婦們便發現了這位討人厭的大小姐。

她們與那群時常環繞在艾米莉身邊的小姐妹們不同,這群真正的貴婦擁有一切艾米莉想要的東西,而且也不是很瞧得上這位銀行家的女兒。

她們照常繼續著自己的談話,甚至沒人關心那隻從房間外飄來的、被寵壞了的小金絲雀。

“你們注意到達拉莫伯爵了嗎?我的上帝啊!他真是一位天生的紳士,一位真正的貴族,舉手投足都顯示了他的氣度。”

“他剛剛和我聊到了他在鄉下的莊園,聽到他聊起打獵的事情可真有意思,他對如何鞣製狐貍皮非常的有心得。”

“我先前就聽說英格蘭的貴族與法蘭西的貴族不一樣,他們喜歡讓自己置身於鄉下的小世界當中,研究怎麼種麥子,怎麼養豬。這些事情在巴黎人看來真是不可思議,在法蘭西,所有人都在往巴黎跑。而在倫敦,所有高貴的人都恨不得天天都待在鄉間。”

“不止是法蘭西,意大利的貴族們喜歡去佛羅倫薩、去羅馬、去那不勒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貴族紮堆於馬德裡、裡斯本,在這一點上,英格蘭的貴族倒是與德意誌的貴族有幾分相像。但是二者唯一的不同之處便在於,德意誌的貴族都太土氣了,他們就像是真正的農民似的,言談粗魯、舉止也不優雅。但是英格蘭的貴族不一樣,他們和法蘭西的貴族一樣高貴,有的甚至還要更優雅些,很懂得如何照顧女士的心情,一舉一動也不輕易過界。”

“但是我聽說,有的人認為他們這是虛偽過了頭了。安娜,我認為你說的太過了,大夥兒都知道你喜歡英格蘭,但是法蘭西也不差到哪裡去。”

“說得對,但是如果僅僅是就達拉莫伯爵而言,我認為他是符合紳士標準的。在今晚的宴會當中,他絕對是最出挑的那幾個人之一。”

“太遺憾了,對於我來說,他顯得有些老了,雖然在四十多歲的男人當中,他依然是天才一住言情小說s23us最有風度的那一類。”

“是嗎?那就把達拉莫伯爵留給我吧,我聽說他還有個學生也在這場宴會當中,你去瞧瞧那個小夥子,他比達拉莫伯爵要年輕得多。”

“嗬嗬,安娜,你成天就在想好事情。”

(本章完)

最新網址:bixiashenghua文放在桌麵上推了過去:“這是梅特涅1818年寫給利文夫人的情書,請您過目。”“情書?”威靈頓公爵的白眉毛一揚,老頭子拉開抽屜取出放大鏡,瞇著眼睛一字一句的從上到下將書信的原文與譯文全都細細品味一遍:“梅特涅這文筆不錯呀,怪不得他能在維也納這種風流都市混的風生水起,也不怪那麼多夫人小姐會對他動心…”亞瑟假裝沒聽見公爵的文學品鑒,他隻是按計劃陳述著一早就整理好的觀點。“根據LPS特殊情報人員的報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