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驚悚林玄機的恐怖

確實實是一件好事!”“林柯公子你看,你現在的成就,你現在那些詩作,不就是這樣得來的嗎?”蒙學司侍郎臉上充滿笑意,而且語氣中流露出了贊賞之色:“我觀林柯公子今日的一切,正是來自於林大人的教誨、來自於林大人的家規家矩啊!”聽到蒙學司侍郎的話,周圍一片贊揚之聲響起。“說得好!說得很有道理!”“沒錯!我就想給我兒子多來點苦難,去磨煉他的意誌!”“侍郎大人說得太好了!”“古人有雲,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二十三?”

林柯失聲,滿眼驚訝。

林玄機有二十三個分身?!

“這隻是我蒐集到的資訊。”質鶴道人冷冷一笑:“這林玄機背地裡乾過不少臟活,我家老子乾的很多活計就是在幫林玄機乾的,包括殺了我的母親。”

“而且,我母親是在被林玄機淩辱之後才被殺死的,這件事我姐都不知道,我也不想讓她知道,省得壞她道心。”

“他遵循的禮法被狗吃了?”林柯語塞:“他真做過這種事?”

“自然如此。”質鶴道人眼中閃過恨意:“故而,我必殺這兩個賊子。”

林柯微微點頭,拍了拍質鶴道人的肩膀。

“說回來…”質鶴道人繼續道:“他的分身現在大多都是大儒級別,隻有少數纔是三境。”質鶴道人道。

“確實利害。”林柯也由不得咂舌。

他有這三個分身,那都是因為背靠大樹好乘涼。

不是有王琳和齊天下在,他有個屁的分身。

而就算這樣,以天長公主之力,也沒弄二十三個。

林柯就沒有從任何一個人的訊息那裡聽到這種事。

甚至於如果不是質鶴道人說,林柯就忘記了分身這茬了。

是啊!

林玄機辦那些事的時候,不一定是真身本體,也有可能是分身去辦的!

這就意味著,林玄機的本體雖然被鎮壓在雲夢澤底,但是他的分身有可能正在天下遊歷!

林柯忽然想到了兇妖阿水,想到了這一次的石毅,不由得遍體生寒。

甚至於他還想到了當初金烏一族的小王子。

不是妖族就是精怪。

總之這些事件裡出現的都是除了人族之外的種族。

他一直覺得這些事件的爆發,背後是存在一個推手的,是有聯係的。

先前有想過林玄機,但是林玄機走的是苛禮之道,而且行至君子境,遵從內心,口無遮攔,所以不會做那些事。

但是如今,林柯卻彷彿看到了重重帷幕後的一雙眼睛。

這雙眼睛正在盯著他!

“陳兄,你怎麼了?”質鶴道人看林柯麵色變化,還以為是被嚇到了:“他分身多也無妨,甚至有個分身才三境,還和我交手過。”

林柯聞言頓時嚴肅起來:“在何時何地?因為何事而交手?其他分身你是怎麼發現的?”

“機緣巧合吧。”質鶴道人看林柯一臉嚴肅,也開始皺眉思索:“難道有詐?”

接著便開口道:“我在北極決一域和林玄機交手,此次乃是我在調查時摸索其蹤跡,而後發現了正在訓練一位羽族少年…”

想了想,質鶴道人看向林柯:“我發現其分身的特點便在於,不會有太高的官職與能力,而是隱藏在尋常百姓家。”

“其目的似乎是在培養一批自己的心腹,將他們送入朝堂,為自己助力。”

質鶴道人說出自己的看法:“我外出明裡暗裡調查,二境之時覺醒的天賦為‘瞞天過海’,所有天機都難以算計到我。”

“所以,我才得以逃出家族,逃出師門,謀劃復仇。”

“哦?”林柯聞言也有些詫異:“這遮蔽天機的天賦倒是少見。”

怪不得之前和大磐打架時沒發現他。

“但是,林玄機做這些事情的時候都是幾十年上百年前了。”質鶴道人搖了搖頭:

“所以,前兩年探尋他的蹤跡,看到他分身又出來,而且隻有三境,我便知道…”

他眉頭緊皺:“他又要有所謀劃了!所以做了一些事,又得到了一個分身,那個分身煉製時間不久,所以修為不是很高。”

對於這個,林柯有些好奇了:“分身修為不都同本體一樣嗎?”

他的分身修為都是和本體同步的。

“這應該是煉製之法不同。”說著,質鶴道人充滿羨慕地上下打量林柯:“你的分身隻能說不愧是你嗎?太強了。”

說著,質鶴道人忍不住伸出手來想撫摸一下林柯:“這樣的材料,要是拿去煉丹,不不不,煉器也可以…”

“啪!”

林柯麵色古怪的拍開質鶴道人肥嘟嘟的手:“你先別饞我身子,繼續說。”

質鶴道人反應過來,乾笑兩聲:“那我接著說…”

“遇到了林玄機,我的瞞天過海天賦自然而然激發了,於是我便知道眼前這個人定然和我的仇人有關。”

“而林玄機遇到我也頗為奇怪,畢竟他身邊有人可以隨意卜卦,而我不在他的卦象之中,於是他出手了。”

“他想將我擒住,而我也是在這個時候我才反應過來,他就是林玄機。”

“我一路為了報仇而尋覓,看到他也是分外眼紅,我和他便戰在一起。”

“隨後…我把他分身滅了。”

說到這裡,質鶴道人也有些自我懷疑起來。

林玄機的分身,那麼容易滅?

要知道,林玄機的分身雖然隻有三境修為,但是他可是有君子境的對道的理解在的。

同樣是一個成年人,一個人擁有另一個人所不曾擁有的強大戰鬥經歷,實力能一樣?

就像孔聖那等存在,即使是隻有一境修為,林柯懷疑估計尋常三四境之人都不一定能打過。

林玄機?

敗給質鶴道人?

“他有沒有說什麼話,或者做什麼事?”林柯問。

質鶴道人聞言頓時陷入沉思,轉瞬之間就震驚地抬起頭:“我來此處尋石毅,應當就是他引導的!不對,不對…”

質鶴道人陡然間麵露驚恐之色,瞳孔劇烈收縮,彷彿發現了什麼東西,或者是尋找到了忘卻的東西。

與此同時,他嘴唇微微顫抖,抬起手指了指已經遠遠飛走的山怪大磐:“石毅,石毅是我點化的?!”

“大磐…大磐…”

“大磐就是石毅?!”

此言一出,林柯陡然也驚悚起來。

質鶴道人就是點化石毅的人?

那不就是林玄機的人?

而且石毅應該早就被點化了,那眼前的人不應該是質鶴道人啊?

要知道,石毅被點化之時估計質鶴道人還沒出生呢!

就算是他姐姐瑤池聖女也不一定出生了,畢竟瑤池聖女還不到十七歲!

然而,質鶴道人此時身軀之中卻突然噴薄出雄渾的魔氣,整個人跪坐在雲朵上,聲音沙啞:

“我…我…我知道了…”

“原來,我已不是我。”女子站在聽曲勾欄門前,冰冰也在其中。而對麵,佟掌櫃和白斬堂正喝著奶茶,也在給林柯加油。“林柯,打爆那個小子!”“林柯,拿了獎金記得分成給店鋪啊!”佟掌櫃笑嗬嗬的,白斬堂則是坐在板凳上,高聲叫好。林柯的聲音也回蕩在螢幕裡。“哈哈,張大哥你就瞧好吧!”“吳道子啊,看為師的畫道!”“我的媽呀,陳安,快扶伱父親進去!”“多謝媒婆和姐姐們,小林肯定加油!”“掌櫃的,你這也太過分了吧?不給不給。”“嘿嘿,斬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