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林柯,殺了我

但是看到林柯這樣擺低姿態,而且還很誠實沒有騙她,媒婆也不由得眼神柔和了一些。她看了看冰冰:“乖女兒,你來說。”冰冰點了點頭,語氣清冷:“舞誌有雲:舞,當為貫、質、美!”冰冰,名字雖然冷,語氣雖然冷,但是此時解釋起規則來卻很詳盡。“舞誌中的貫、質、美說的都是比舞時用來評定高下的,而貫是整個舞的所有動作連貫與否;而質就是動作質量了,這個質量可以是力量,高難度動作,也可以是優美無比;美是整個身體與動作展...察覺到質鶴道人狀態不對,林柯站起身子,混身文氣鼓動,謹慎提防。

“我…”

質鶴道人沉默,臉上盡是苦澀。

林柯皺眉:“你還好嗎?”

質鶴道人的狀態有些不對勁,而且是在說到林玄機的時候。

“我…我是質鶴道人,我是…”

質鶴道人笑容苦澀:“我是風雨的弟弟風鶴,也是你的弟弟…林質。”

此言一出,林柯都有些轉不過彎來。

風鶴他知道,就是質鶴道人之名。

瑤池聖女本名風雨,弟弟就是風鶴。

隻不過風鶴所說的林質…

林柯內心想到了某種答案,有些不可置信。

“我母親懷我的時候,林玄機來了…”質鶴道人嘴角苦澀濃鬱:“我,一胎雙魂。”

風鶴就是林質!

“你從小到大都不知道?”林柯有些難以置信。

前世他沒聽說過這種情況,今生也是第一次知曉。

同時,他看了看已經遠去消失不見的石人,忍不住皺眉思索。

剛剛那個不是什麼大磐。

就是石毅!

甚至於在這段關係中,質鶴道人也未必是主導者,那石毅也未必是從屬!

“中計了,林玄機…”

林柯內心有種不安感。

下一刻,他不等一臉痛苦的質鶴道人回答他的問題,直接抓著質鶴道人就追向那石毅。

抓住石毅,然後詢問情報!

不過現在石毅應該還不清楚他們這邊的變故。

所以林柯立馬代替質鶴道人催動了腳下化靈雲飛了過去。

石毅遠去,卻是老老實實向著正在戰鬥之處飛去。

正在戰鬥的是一個石怪,二境的。

這石怪和之前找到林柯的石怪一樣,吃下了一枚丹藥,然後氣息暴漲到三境,與對麵的道家子弟戰鬥得你來我往。

石毅來此之後,直接墜落下去,以泰山壓頂之勢攻伐而去。

與之相鬥的天驕一下子大駭,身體立馬鉆入地底。

畢竟一個石怪都夠他鬥得旗鼓相當了,更何況另一個看起來更強的山怪?

而似乎是察覺到了頂端的化靈雲,石毅抬起頭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

林柯麵無表情地看著石毅以大開大合的招式戰鬥,也放了一部分注意力在旁邊的質鶴道人身上。

“轟!!!”

石毅一邊憨笑著,一邊將他那碩大的拳頭砸到地麵上。

“噗!!!”

原本想要土遁遠離的道家青年一下子被震了出來。

“你不要逼我!”青年吐出一口鮮血,雙手拿著大把大把的符籙往石毅身上丟。

然而,不管是風刃還是火球,砸在石毅身上都如同清風拂麵,一點石屑都激不起來。

林柯站在化靈雲上觀望,試圖看到石毅的一招半式。

然而這才發現,石毅根本從一開始和他相遇之時,就一直在憑借身體素質和他打。

根本沒有用過道家力量或者其他招式技能之流。

石毅…林柯內心沉思。

而在這時,一個淡漠的聲音從林柯身後傳來:

“吾弟,兄終得幸見你。”

弟與兄?

林柯轉過頭。

質鶴道人此時麵色復雜,整個人的氣質與方纔截然不同。

“你是林質。”林柯也有些麵色復雜。

眼前之人,是他同母異父的兄弟。

然而,他們唯一的聯係卻來自於林玄機這個連人都稱不上的禽獸。

“吾輾轉世間十數載,與風鶴奠復仇之事,今轉機已至。”

林質整個人的外貌和剛剛的風鶴一樣,但是給林柯帶來的感覺卻截然不同。

剛剛的風鶴給人一種賊精賊精的機靈感,而現在的林質則是一抹化不開的冷漠。

說話彷彿機器人一般。

“林玄機不知曉我之存在,隻以風鶴為棋子,其母也並非在其所懷風鶴之時便被林玄機侵犯。”

林質解釋道:“我是遺腹子,本就隻有一縷殘魂存於世間,而後隨風鶴一起降臨,風鶴如今已二十有九,但隻記得十五年記憶,其餘皆被封。”

“其姐風雨也是如此,而此皆關繫到了林玄機之謀劃…”

說著,林質原本淡漠的神情出現了絲絲波動,一股恨意湧現出來:

“林玄機其人隻知苛禮,不知仁義,二十三分身遍佈神州,四處作惡,但凡奇女子皆受其害。”

“風鶴其母亦我母,其仇亦我仇,故我一直等機會,隱藏於暗中不讓那林玄機知曉我之存在。”

“而後我也終於清楚林玄機之謀劃。”

“其謀劃,不過顛覆大魏而已。”

一語既出,林柯心中立時掀起了驚濤駭浪。

林玄機…顛覆大魏?!

怎麼可能?!

林柯七竅玲瓏心一瞬間停止了幾乎全部事務,而後全力思考、分析這件事。

林玄機這個人極其重視禮法,對於治世的認知非常古板封建。

認為治世就應該用嚴苛的等級製度來固化階級,以此達到把社會資源全都集中在精英身上的目的。

林柯站在後世目光來看,這肯定是有失偏頗的。

但是,這也很正常。

因為時代會帶來目光的侷限性,這和力量強弱大小無關。

如果林質所說無假,那或許這也是林玄機所掩蓋真實目的的原因?

要知道,林玄機以前能籠絡那麼多人和他一起推行苛禮,肯定是有真才實學。

以至於很多人肯定就會忽略林玄機本身的根本目的。

顛覆大魏?

以林柯後世的目光來看,原本的做法確確實實很有可能讓大魏萬劫不復。

但是那也隻是可能。

林柯內心快速評估可能性,而後又問:“你為何點化石毅?”

“林玄機促使我做的。”林質回答:“風鶴渾渾噩噩度過幾十年,已淪為林玄機的工具,此次道子試煉也是如此。”

“道家天驕、年輕一輩佼佼者皆齊聚此秘境,爭奪道子之位。”

“林玄機在風鶴體內留下暗門,屆時便要屠殺所有參賽者,將道家年輕一輩屠戮殆盡。”

“佛家那邊的佛子之爭也相差無幾。”

“林玄機要顛覆大魏,隻有進行如此手段,絕了大魏的下一代。”

說著,原本林質的神情充滿了淡漠,似乎是功法所導致。

但是一旦提到林玄機,林質的神情就會有改變。

“還有…林玄機所有孩子都死了,我也會被他找到、殺死,我不想被他所殺成全了他。”

“林柯吾弟…”

“殺了我。”列,身後大片大片的官員也同時拜下。“吾等,願以身飼道!”聲音宏亮無比,整齊而堅定。氣氛,頓時出現了冰冷的僵持。齊尚書身後之人,也有一些官員有些震撼。雖然隸屬於不同的雙方,但是,他們確確實實都是為了自身之道貫徹生命之人。有的人認為,隻有將上下等級、禮製尊卑等製度給固化了,才能杜絕未來可能出現的禮崩樂壞。他們覺得,既然禮會崩,樂會壞,那就加固禮樂、加強禮樂,讓禮樂越來越堅固、越來越龐大、越來越無可摧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