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石毅的山心

老說他一看到鬥穿蒼穹就感覺忒親切。”“然後林柯公子就答應了。”周圍的人議論起來,而魂殿大長老則是看向自己身後的弟子:“你們的小師弟看來很適合魔道!你們看看,這裡營造得如同一個魔窟一樣。”魔窟!此言一出,周圍的人隻感覺一陣冷汗冒出來。雖然“魔”在上古時代就已經被孔夫子納入正軌,“魔”字之寫法,則是廣字頭加林和鬼字。意為:被約束的林中之鬼。在樹林裡自由自在的鬼,隻要在樹林中,就可以一直自由自在。自由,...“你在說什麼!我是大磐!”

石毅臉色陰沉:“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瘋?剛剛你才與家師交流,這就忘了?”

他一邊用粗壯的雙臂飛快抵擋林柯的攻擊,一邊左右四下打量。

他在找在場的人。

“不用看了,如今就我們幾個。”林柯搖了搖頭:“你是否願意與我一同反抗?林玄機並非不可戰勝,我背後有天長公主,有聖皇。”

天長公主和聖皇,這是目前普天之下最大的名字。

在諸子不出的時候,這兩個名字幾乎代表了所有。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石毅依舊不吐露出任何資訊。

隻不過林柯感覺到石毅的身體之中的真氣已經開始流轉了。

林柯見狀冷冷一笑。

這石毅看來準備揣著明白裝糊塗了。

那就打到他服為止!

“看來我師傅已經被你殺害了,你如今還想殺了我大磐!”

石毅估計將聲音放大,想遠遠傳出去。

“消!”林柯口中吐出一個字,頓時那些聲音紛紛消散。

“口含天憲?!”石毅一驚,但是轉瞬之間又搖了搖頭:“不,最多是言出法隨,口含天憲的威力更大。”

而下一刻,林柯以指為劍,身後再度出現緩緩升起的太陽之虛影。

“斬!”

他遙遙對著石毅的頭頂揮下手臂,青陽虛影盡皆融入劍意其中。

人劍合一!

劍指即是他此刻之劍!

石毅見林柯動真格的,當即也不再留手。

“你要殺我?哈哈!”

他落到地麵,身軀迅速化為本體。

一座二十來米高的小山轟然落地,塵土飛揚,壓垮一大片樹木。

而最令人矚目的一點,卻是這座山的中間偏左位置,那裡有一個又黑又深的洞口。

這個洞口周圍裂痕密佈,這些裂痕觸目驚心,卻又詭異的充滿了和諧感。

就如同那個黑洞是心臟,裂痕是血管一樣。

“咚咚!”

“咚咚!”

這漆黑的山洞之中果然傳出震耳的心跳聲。

“以所失為己心,以傷害為道意…”

林柯看著這一幕,忍不住瞳孔一縮。

石毅的心臟,就是那個山洞!

而他山洞裡原本的東西,便是被人挖去的鐵礦礦脈!

他將空的山心變為自己的心,將開鑿的裂痕傷痕變成自己的力量源泉。

這不是孕育出的靈怪,而是一尊魔怪。

修的不是仙,是魔!

“成山之時,我人人想挖空我的骨血,想掏空我的內臟,他們在我身上用力打砸開拓,為的不是生存,是利益。”

“我早就有了一定的靈智,見到了殺人犯跑到山裡殺人,看到了姦夫淫婦背叛自己的家人,我看了很多醜惡的人性…”

“而現在,我更是見到了人族最虛偽的一麵!”

石毅已變為本體,身體之中傳出哈哈大笑之聲:“一群人族,為了虛無縹緲的道子之名,在一方世界中爭得你死我活,屍橫遍野。”

“你們自詡超出天下萬類飛禽走獸,然而實則卻與諸多生靈一模一樣,有何麵目稱作神州之主?”

石毅的聲音從山洞中傳來,看來也是知道了自己裝不下去了。

旁邊,那頭二境石怪聽著石毅的話,忍不住捏緊拳頭:“沒錯!沒錯!憑什麼!”

而剛剛已經身受重傷的道家青年則是來到林柯身後,臉色蒼白,默默現在林柯身後等待戰鬥。

“憑什麼?憑聖皇。”

林柯淡淡回應:“你要是打得過聖皇,你去掀了他的皇座,然後連破孔子、老子、孟子、莊子、韓非子等人的聖域就行,到時候天下當尊山怪為萬靈之長。”

林柯發現,這些人估計是生活太過優渥了,以至於忘了人族恐怖直立猿的特性。

人族,厲害的從來不僅僅是內政治理,在外部征戰從來不弱於其他種族。

隻不過人家諸聖仁慈,所以留了其他各族一名。

不是打不過,而是想讓這個世界豐富多彩才留下來的。

就像動物園一樣。

不管怎麼保護動物和植物,核心都有一個點,就是以人為本。

人在野外走投無路饑餓至極時,什麼熊貓之類的保護動物,通通可以獵殺來吃。

不管任何法律、製度,核心都是人。

神州大陸也類似。

不管是留下萬族,還是給予這些妖魔精怪的優待,核心都是為了大魏聖朝而服務。

要是有一天,全天下的山怪族群齊齊舉兵造反。

估計上午剛剛打出口號,下午就被聖皇直接從天道層麵將這個種族抹殺了。

當然了,這也是不可能的事。

畢竟天下精怪還是有聰明的,並不都是死腦筋。

“而你如今說那麼多,不過就是為自己找一個看似悲慘而坎坷,實則可笑而虛偽的藉口罷了。”

“人族開鑿之時,你有靈智卻不出聲製止,而是獨自忍受這些痛苦,究其原因怕是因為你所修之功法需要吧?”

“人族給你成靈智後的優待,你卻認為人族欠你的?因為開鑿了你的鐵礦?”

“笑話!”

林柯麵色平淡,卻說得石毅沉默:“如若不是聖皇、孔子他們人人皆有人善之心,你以為你有靈智之後還能活那麼久?”

“如若不是聖皇執掌天下,換了林玄機那等人來,你覺得你的地位會比尊籍要高?尊籍、平籍、賤籍,賤籍最起碼是人,爾等萬族連人都算不上,賤籍都不如。”

“如今,我去除苛禮,你萬族倒是一個接一個入世了,入世之後就開始憤世嫉俗了?”

林柯還欲再說,然而石毅的本體上傳來一聲暴喝:

“住口!”

“豎子安敢壞我道心!”

石毅的身軀上泛起猩紅與漆黑交加的光芒,一股恐怖的吸力從那個洞口處傳來:“讓你嘗嘗失去心臟的痛苦!”

“咚咚!”

“咚咚!”

一聲聲心跳從中傳來,竟然帶動得林柯的身軀之中都有心跳傳出。

旁邊的那個道家的青年本就重傷,此時更是身子一個踉蹌,其胸口出陡然爆開,其中那顆鮮紅的心臟頓時朝著石毅的山洞飛去。

竟然是直接身隕了!

石毅一邊將那顆心臟吸引過去,一邊冷笑:

“人族嫉惡挖我心,我以人心代山心!”。畢竟齊尚書的年齡也不小了,而且林柯明明記得之前他拜的齊尚書的長女齊開山都已經幾百歲了吧?之前,他和齊野進行舞鬥之時,正在跳舞,他曾經拜的師傅,化名為“肖薰兒”的齊開山也順便拜了。齊開山的修為可不低。“嘿嘿,你猜為什麼我五個老婆六個後代卻讓齊野做了長子?”齊尚書一臉蛋疼:“都怪我那些小妾不爭氣,一個兒子沒生出來。”林柯神色平淡:“尚書大人,其實這玩意兒應該和雙方都有關…”同時他也懂了為什麼齊野是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