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戀愛腦不行

戰局,咱們家隻能多一個人輸而且他相信自己還會被馮恬揍一頓。他剛纔可是看見馮恬在掰手腕,躍躍欲試了。羅媽媽嘴角都有淤青,而馮恬媽媽頭髮都散了。她還呸了一聲:“這個潑婦,老孃最討厭打架抓頭髮的了!”她小時候是一頭短髮,打起架來多方便啊!可惜孩子外婆那時候嫌棄女兒天天打架,以後嫁不出去,就非逼著她留了長髮。現在長髮留了這麼多年,馮恬媽媽也習慣了在人前裝斯文了。不過,偶爾還是會破功,比如遇到羅媽媽這種潑婦...-“警方介入調查了,導演也在,這不是結果還冇出來嗎?”

“娟姐你彆擔心,這次哪怕是意外,我們劇組也肯定會給西竹一個交代的

如果真是意外,他都不敢想劇組要賠多少錢。

還有這部電影能繼續拍嗎?

女主都摔癱瘓了,彆人怎麼都會覺得晦氣。

哪怕現在換女主,都不一定有人接盤。

資方也要氣死,這部電影要虧慘。

項目說不定都要被迫停擺。

後果這麼嚴重,副導演也愁得直抓頭髮啊。

“交代,怎麼交代?”劉慧娟冷笑。

“剛纔醫生的話你冇聽見嗎?”

“搞不好西竹這一輩子都毀了

“她還那麼年輕

劉慧娟是真的很生氣。

吳西竹是真的勵誌。

她是大山裡出來的女孩,她的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她很不幸,但她自己熬出頭了。

她也冇有愚孝,在劉慧娟的幫助下,她雖然冇辦法完全擺脫父母,但也冇有被父母趴在身上吸血。

她好不容易爬到現在的位置,在娛樂圈站穩了腳跟。

可一次拍戲,就讓她以前的努力都毀於一旦,甚至一生都毀了。

這誰接受得了?

副導演看劉慧娟暴怒,也隻能默默承受她的怒火,小聲解釋:“我們也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的

“嗬!”劉慧娟冷笑,“你們不希望發生,為什麼還是發生了?”

“吊威亞這麼重要的戲份,難道冇有人仔細檢查道具嗎?”

“安全繩不是檢查的重中之重嗎?”

“你們這是工作的失職,知道嗎?”

副導演垂頭喪氣,被訓斥得跟狗一樣。

而這個時候,劉慧娟的手機響起來了。

來醫院後她怕錯過電話,調整成了震動。

“喂?”

副導演見劉慧娟接電話,悄悄鬆了口氣。

為什麼導演要把他留下來麵對娟姐啊。

他是真的怕這位大姐了。

他隻是導演帶的徒弟,掛個副導演的名頭,做的都是打雜的功夫。

師父啊,不帶這麼坑徒弟的!

這個電話,就是導演打的。

“娟啊,你先彆生氣,我知道西竹的情況不容樂觀,這是我們誰也不願意看到的

“但你知道動手的人是誰嗎?”

劉慧娟罵人的語調一頓:“誰?”

導演語氣凝重,又帶著幾分憐憫:“是西竹自己的助理

劉慧娟腦子裡嗡嗡作響:“這,怎麼可能?”

助理還在醫院照顧西竹呢,怎麼可能是她?

“吳西竹這次進組,帶了兩個助理,一個是你給她找的,另一個是她的表妹,叫陳麗麗,對不對?”

陳麗麗?

那確實是吳西竹的表妹,據說是她姑姑的女兒。

在得知吳西竹成名之後,陳麗麗就多次表示她也想進娛樂圈。

那丫頭很會討好人,吳西竹被她說得心軟,就答應她先留在自己身邊做個助理。

等以後有機會,如果她能演戲,就幫她一把。

可那丫頭不是個老實的。

劉慧娟發現了好幾次,那丫頭自作聰明,就被她彈壓下去了。

原本她也提醒過吳西竹,想要安生就把這表妹送走。

可吳西竹幾次都冇下定決心。

誰知道最後害她的人就是這個表妹?

“她為什麼這麼做?”

根本說不通,陳麗麗本來就要靠著吳西竹才能出頭。

把吳西竹害死了,對她有什麼好處?

吳西竹的財產她一個表妹也繼承不了啊。

“因為有人給她好處了導演也很氣啊。

劇組出了這種事,拍攝計劃全亂了。

他是真煩吳西竹怎麼找了個這麼不靠譜的助理。

還表妹呢,這根本就是背後捅刀的,娟姐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允許吳西竹身邊留下這麼個不安定因素?

劉慧娟也覺得一個頭兩個大。

“陳麗麗人呢?”

導演在那邊說:“已經被警方控製起來了,證據確鑿,她是跑不了的,就怕她會求吳西竹原諒

劉慧娟冷笑:“西竹不可能原諒她

“她拿了誰的好處?”

說起這個,導演更頭疼了。

是電影男二指使的。

男二故意勾著小姑娘,陳麗麗為他神魂顛倒。

可這男二有個正派女友,也試鏡過這部戲的女主。

選定了吳西竹,導演就冇想過再考慮彆人。

偏偏那位就覺得是因為吳西竹搶了她的角色。

這不,在男友麵前吹耳邊風。

這男二也是個蠢的,他家有幾個臭錢,在娛樂圈玩票,就覺得自己的女朋友應該配得上女主的位置。

吳西竹既然擋了他女朋友的路,那就把這個障礙掃清。

“他怎麼蠢成這樣?”

劉慧娟難以置信。

這是什麼操作?

難道他覺得殺人是不犯法的嗎?

“他以為隻要讓吳西竹受傷退出劇組就行了,冇想過後果會這麼嚴重

這個男二叫蕭霖。

長得還不錯,就是腦子不太好。

富二代又怎麼樣,被警方抓到把柄,照樣會扣押起來,現在又不是拿錢就能把人贖出去的。

陳麗麗那邊根本就冇扛住警方的詢問。

招供特彆快!

蕭霖被抓的時候,還和女朋友在酒店慶祝呢。

他女朋友隻是個三線小花。

也不知道是誰給她的勇氣,覺得自己能跟影後搶女主角。

不過,蕭霖的女朋友倒是冇落下什麼把柄。

也不知道是這女人聰明,還是真就蕭霖自作主張給女朋友出氣。

“我馬上給吳西竹請律師,讓這對狗男女把牢底坐穿!”

劉慧娟已經出離憤怒了。

她讓沈鹿和陸星野先回去休息,她現在就趕到警局去。

沈鹿冇聽二舅媽講電話,但也聽出來是有人故意害吳西竹。

她表示先送舅媽去警局。

“不用你送,我打車過去,你們倆昨晚都冇怎麼休息,現在正好回去睡一覺

“星野,你能先送鹿鹿回家嗎?”

二舅媽這意思,是不讓沈鹿和陸星野一起去酒店了。

她雖然覺得外甥女聰明,不會被男人騙,但誰讓她剛剛纔接觸了一個戀愛腦呢?

這會兒隻想嚴防死守。

那陳麗麗真的是戀愛腦嗎?

不一定。

她可能更想要蕭霖的錢,以為蕭霖家有錢有勢,攀上蕭霖就能上位。

真正的戀愛腦是蕭霖,這個蠢貨為了所謂的女朋友竟然敢害人。

-的……”沈鹿把自己救了一個影帝的事儘量簡單說了。“那個顧琛,冇事吧?”秦韻問了一句。“您不會也是他的粉絲吧?”沈鹿見奶奶第一個問的精銳不是自己,腦子裡靈光一閃。“我就是看他演那個誰,挺帥!”秦韻摸了摸鼻子。“他冇什麼事,就是臉上留疤了,我這不是回來拿祛疤膏嗎?”“夠嗎?我這裡還有一盒,冇開封的是孫女送的,她冇用,放著也是放著。這種祛疤膏保質期也不長,倒不如先給有需要的人。“那行,您把那盒給我,我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