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打探訊息

鄉下過的日子是最快樂的“我甚至很討厭回到沈家“因為你們根本不在意我這個人,而是在意我能取得什麼成就“我在各種學習中的天賦,讓你和沈叔叔可以對外炫耀“我鋼琴比賽得獎,各種考試拿到第一名,纔是你們想要的“如果冇有,你們夫妻倆就會給我冷臉看“而你們對沈度也這樣嗎?”林柔回想起來,沈鹿年紀還小的時候,確實如此。沈鹿很優秀,所以她和沈明光都習慣了沈鹿表現優秀。隻要哪一次稍微差一點,她就會故意給她臉色看。小小...-陸星野把她的餐盤拿過去:“介意我幫你吃掉嗎?”

沈鹿神色一僵:“我吃過了

她不得不提醒陸星野。

這位大少爺,不會節儉到這個程度吧?

“沒關係,再去拿一份,我也吃不完陸星野不介意,拿過去幾口就吃掉了。

沈鹿臉微紅,隻能慶幸自己吃東西都是先吃麪前的,不會去動另一邊。

所以雖然她已經吃掉了半盤,但其實真冇弄臟。

隻是心理上有些接受不了這樣的親密。

陸星野神色自若,點了餐讓打包,就帶著沈鹿去了醫院。

沈鹿到了醫院倒是平靜下來。

看到二舅媽在打電話,暫時也冇去打擾。

沈鹿叫了吳西竹的助理過來吃早餐。

這小姐姐還有點不好意思。

她知道沈鹿是娟姐的外甥女。

人家給娟姐帶早餐是理所當然,給她其實不用的。

“我可以去醫院食堂吃的,太麻煩你們了

娟姐家的親戚都是俊男美女啊,比娛樂圈裡的都好看。

助理看得都想磕。

“冇什麼,順手帶一份,你看你喜歡吃什麼,有蟹黃包,蟹黃麵,如果你吃不了,還有……”

沈鹿看陸星野打包得還挺豐盛的。

助理眼睛一亮,蟹黃麵她愛吃啊。

隻是在這玩意兒挺貴。

在外麵單獨點都要一百多塊錢一份,小助理一個月工資不高,還真有點捨不得。

偶爾跟著西竹姐蹭一次,都已經心滿意足了。

隻是,不會隻有一份吧,她吃了娟姐冇得吃了。

沈鹿彷彿看穿了小姐姐的想法,直接給她一份蟹黃麵:“每一樣都打包了兩份,你嚐嚐,分量不多

“這樣你可以多吃兩種

沈鹿給她挑了一份蟹黃麵,剩下的讓她自己挑。

助理其實早就餓了,昨晚她擔心吳西竹根本吃不下,也忘記餓了這回事。

等到早上,肚子咕咕叫了很多次。

但看娟姐一直在忙,她也不好意思說。

後來想和娟姐說她去買飯,娟姐已經接過沈鹿的電話了。

告訴她等下會有人送過來,小助理就一直等著。

人家打包盒一看就很貴,果然打開蟹黃麵,助理就忍不住吞口水,是真的好香啊。

小助理狼吞虎嚥之際,劉慧娟也打完了電話。

見陸星野又和自家外甥女一起過來,她也冇多說什麼。

沈鹿趕緊幫忙把早餐拿出來讓二舅媽選。

劉慧娟也餓了,毫無形象地吃起來。

她今兒太累了。

吃完飯就想睡覺,沈鹿幫忙找了個空的床位讓劉慧娟休息。

助理是給她用了一張陪護床。

兩人終於能躺一下了。

沈鹿和陸星野留在醫院也冇用,陸星野讓沈鹿陪著他一起去看城西那邊的項目。

兩人扮做情侶,還特意去商場換了一身衣服。

確切地說,是陸星野買了一套看起來十分年輕大男孩的休閒裝。

他給沈鹿也買了一套,兩人看著確實更像情侶了。

兩人去城西,沈鹿反正是不懂陸星野要考察什麼的,她就乖乖當個背景板。

還在城西那些小吃攤上買了不少吃的。

這些小吃攤都擺在需要拆遷的街道上。

擺攤的大多是原住民。

他們熱情地麵對生活,這裡的環境確實差了一點。

沈鹿也聽到了他們對拆遷的看法。

有的人祖祖輩輩都住在這裡,這裡也曾經繁華過,老一輩不願意拆遷,他們的根在這裡。

每天早上起來煮個粥,吃點小鹹菜,或者上街買點豆漿油條。

吃完之後再揹著手在街上溜達一圈,回家做午飯或者等著老太太在家做好飯。

下午再在大樹下乘涼,幾個老頭約著下象棋,老太太約著打麻將。

一盅茶就能混一下午的時間。

這樣的日子對他們來說十分愜意。

因為周圍都是認識了幾十年的老鄰居。

隨便站在哪裡聊聊天也是熟悉的味道。

可如果拆遷之後,有的人這輩子想再見一麵都難。

也不會有鄰居看見你搬不動東西,就熱心地幫忙。

所以他們不願意去住那種高樓大廈。

更願意住在有人情味的城西貧民區。

要說這裡住著的冇有兒女事業有成,家裡不缺錢的嗎?

那肯定有!

比如沈鹿現在聊天的這位大媽,得知沈鹿是剛結束高考,來這邊和小男朋友約會的,就和她閒聊。

“你們年輕人就是好,還在讀書,無憂無慮的

“不像我兒子,一年不著家一回,去年我家老頭子生病還是鄰居們送去醫院的

“他在魔都,大城市,工作也好,就是冇什麼時間回來

沈鹿順勢就問:“那您兒子肯定想接你們老倆口去一家團聚吧?”

老太太笑得得意:“我兒子可孝順了,每年都想勸我們去魔都生活

“那您為什麼不去?”沈鹿抓了一把瓜子給老太太。

兩人一邊嗑瓜子一邊聊。

“也不是不想兒子,就是故土難離

“聽說魔都那邊是大城市,我們老倆口過去了可能也不適應,不像住在這裡,誰家有事招呼一聲,鄰居就來幫忙了

沈鹿大概明白這些人不願意拆遷,甚至聯合起來抵製的原因了。

“可是我聽說,這邊要拆遷了,您不去魔都,也得換地方住了

她這麼一說,老太太也就並不大高興了。

“是要拆遷了,我們也希望不拆,可這不是規劃好了嗎?”

“我們也知道繼續留在這裡是阻礙城市的發展,可那沈什麼公司,很過分,拆遷不好好說,拆遷的方案也讓人不滿

“這邊要發展,給我們選的重新建房的地方就不怎麼樣,而且是把大家分散開來了

“他們還希望我們隻要賠償不要房子,這樣一來,我們拿著錢確實可以再買房子,但能買到好的嗎?”

“就算能買到,那鄰居們都分散了,以後想嘮嗑都冇人

老太太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

陸星野那邊也不知道收穫怎麼樣,沈鹿大概是知道不願意拆遷這部分的訴求了。

他們還想鄰居住在一起,所以隻賠錢這個方案大家不是很能接受,還是想要房子。

-不錯,因為她目光淡定,氣質沉穩。“是我沈鹿點了點頭。“我是為了緩解她的痛苦,纔給她施針的“半個小時一到,我就拔針,不會影響你們後續施救沈鹿解釋了一下。貝爾醫生對鍼灸十分感興趣:“你很厲害,小小年紀就這麼沉穩,還能臨場救人“我以前在華國也有個老朋友,他的醫術很好,也是箇中醫,你們華國的傳統醫術很神奇,我很佩服他“您的好朋友應該是為名醫吧?”沈鹿冇想到還有這一出,難怪貝爾醫生對鍼灸表現得一點不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