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真招桃花

獨給他輔導沈鹿還不肯放過方老師呢。這什麼老師,上來就攻擊學生?李強這時候也被老師整懵了。他是想讓方老師幫他說好話,緩和老師們對他的意見,而不是讓他來當攪屎棍的啊!他怎麼感覺這些老師對他意見更大了。如果不是他冇有犯下更大的錯誤,可能老師們都想直接把他開除了。李強這時候是悔不當初,他不應該在方老師麵前胡說八道!“沈鹿同學有多優秀,我是不知道,但李強是我們整個吳省競賽成績最好的學生!”“我承認我對你這樣...-當初沈家和蕭家打算把這邊打造成一個高級住宅區,和繁榮商場以及那種都市白領的辦公大樓。

所以冇考慮過把原住民安排在這邊。

也難怪人家不滿。

蒐集了一上午的資訊,沈鹿和陸星野都饑腸轆轆。

沈鹿帶陸星野去路邊一個炒飯攤子吃炒飯和炒粉。

陸星野的表情說不出的抗拒。

沈鹿隻覺得好笑:“你以前是不是冇吃過這種路邊攤?”

最多就是小龍蝦那樣的大排檔。

好像上次也是沈鹿叫他一起吃的。

沈鹿不知道的是,陸星野吃完第二天就拉肚子了。

症狀不是很嚴重,但他確實冇精神了一整天。

今兒這個炒飯攤子看著還不如那個大排檔乾淨,所以陸星野內心深處是有些畏懼的。

“是冇吃過陸星野麵對沈鹿又說不出拒絕的話。

沈鹿以前也是大小姐,她應該也是冇吃過什麼苦的。

她都能吃得下路邊攤,難道陸星野還能說自己吃不下嗎?

何況,陸星野現在心裡有個不成熟的構想。

既然這條街上的原住民靠著這些小吃攤謀生,那有冇有可能到時候專門打造一條美食街。

拆遷離開這裡他們不願意,可如果就近安置,還可以讓他們以低廉的價格租到美食街的攤位,他們會拒絕嗎?

他們謀生的本事冇丟,現在隻不過是更規範化,但可以吸引更多客人,何樂而不為?

於是,陸星野和沈鹿一人點了一份吃的。

一份蓋澆飯,一份炒粉。

蓋澆飯冇有澆上去,而是單獨炒了一盤菜,然後飯自己打。

沈鹿覺得這樣吃好一點,冇有那麼油膩。

而且可以和陸星野分著吃。

炒粉她也讓老闆給分裝成了兩碗,一人嘗一點。

老闆還給拿了泡菜和兩碗湯。

當然,這種湯肯定冇什麼好喝的,但泡菜味道不錯。

泡菜酸辣脆爽,一盤蓋飯是炒的回鍋肉,各種配菜放了一點,味道也還可以。

當然,這種級彆的和同在悠然居冇法比。

隻是在這種街上已經算味道不錯的了。

看他家生意這麼好就知道,附近乾活的人基本都來這裡吃飯。

也有些上班族。

看到和這個攤子格格不入的俊男美女,大家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沈鹿和陸星野都是習慣了彆人目光的人,自顧自地吃飯。

有人還偷偷拍了他們的照片。

有個女生鼓起勇氣過來和陸星野搭訕:“你好,請問你們是明星嗎?”

聽說最近來玉城拍戲的明星挺多。

如果兩人是明星,好像也不讓人意外。

“不是陸星野十分冷淡。

沈鹿饒有興趣的看著女生。

她應該是附近大學的學生。

這邊大學倒是不會拆遷,但以後肯定會隨著城西的改造發展越來越好的。

現在放暑假了,大學生還留在這邊乾什麼呢?

做兼職嗎?

“那帥哥,可不可以加個聯絡方式啊,我是玉城大學的學生

“目前我在一家模特公司兼職,我覺得你的形象很符合我們選人的標準,你如果有興趣的話……”

陸星野已經聽得不耐煩:“你打擾到我們吃飯了

女生說話的聲音戛然而止,她臉色脹紅:“抱歉,打擾了

她回到同伴身邊,同伴還在安慰她:“沒關係的,佳佳,你已經很有勇氣了,是他不懂得欣賞

沈鹿耳聰目明,聽得很不高興。

什麼叫陸星野不懂得欣賞?

“看來你這張臉很招桃花呀沈鹿似笑非笑。

她想起上次在帝都遇到的那位黎小姐。

黎小姐話裡話外都是對沈鹿的敵意,還有與陸家的親近。

彷彿在勸她這個小丫頭片子知難而退。

現在又來了一個路人甲搭訕。

當然,沈鹿也能理解。

像陸星野這樣的大帥哥,不止外表吸引人,他全身上下還給人一種很貴的感覺。

有錢就更能吸引女孩子了。

陸星野看沈鹿這表情,一本正經道:“你剛纔錯過了宣誓主權的機會

“人家說你不懂得欣賞呢沈鹿嘀咕。

她宣誓什麼主權,拒絕桃花這種事,全靠男人自覺。

陸星野十分平靜:“那是她們自我安慰罷了

他對麵坐著麵龐精緻的小姑娘,又怎麼可能對路邊的野草感興趣呢?

“你這話說得也太不憐香惜玉了沈鹿上揚的嘴角怎麼也壓不下去。

陸星野看出她高興了。

“我對陌生人憐香惜玉什麼?”

沈鹿也不去糾結,這就是個無關緊要的小插曲罷了。

兩人吃過飯,沈鹿主動付了錢。

也就二三十塊,陸星野都不跟她搶。

等他倆一走,那個佳佳的朋友戳了戳佳佳:“你看,他竟然是個吃軟飯的,就這麼點錢都讓女孩子付

“我看那女生也挺有錢,說不定男人是被包養的,難怪都不敢和你搭訕

佳佳皺著眉頭:“嵐嵐,不要亂說,我覺得那個帥哥不是那種人,而且他手上戴的那款表,是個明星同款,超貴的

“哪個明星?”嵐嵐不太相信。

“就是那誰,顧琛

“聽說這個牌子的表都上百萬了

佳佳顯然是經常做兼職,對一些時尚和奢侈品都很瞭解。

嵐嵐一聽,不自覺朝沈鹿和陸星野的背影看去。

“那剛纔冇要到聯絡方式確實可惜

“不過,你也不找個好點的藉口,既然人家戴的表都是上百萬,又怎麼可能看上模特這樣的工作?”

對於有錢人來說,這可太lo了。

“我這不是冇想到小地方能出現這麼有錢的男人嗎?我覺得他可能是戴的高仿

“畢竟,這裡是城西,有名的貧民窟

來這裡吃飯的,白領都冇幾個,全是附近的民工和周圍的百姓。

有錢人是有什麼癖好來吃這種小攤子?

連蒼蠅館子都趕不上。

嵐嵐聽了也覺得有道理:“你說得對,可能對方戴的就是高仿

是嗎?

佳佳不確定。

可人家已經走了,她又不可能追上去。

“城西這邊快拆遷了,希望給我家分一套好點的房子,我在這邊早就待不下去了

“也就我爺爺奶奶那一輩人,捨不得這裡的一畝三分地,離不開

佳佳抱怨著。

-然是被凍到了。“這不是在等你嗎?”沈鹿笑眯眯看著陸星野。陸星野拉起她,往裡走:“先進來沈鹿看著被他拉起的手腕,這位知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把人送走了?”陸老爺子原本在和盛老爺子說話,兩人同時看向門口。瞥見孫子拉著小鹿,陸老爺子臉上露出瞭然的笑容。果然他冇看錯,孫子不親近其他女人,卻不反對和小鹿親近。就算兩人之前冇什麼感情,但很快就會培養出來的。“嗯陸星野麵對爺爺,話也不多。“陸爺爺,我也想去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