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得意笑道。另外一人則是冰冷道:“許小姐早已明言,不許任何人到齊老狗墳前祭拜,你們不聽勸告,看來是不將風城最大的權貴許家給放在眼裡了?!”破軍看著這兩人,眼中閃過冰冷之,在軍中,都無人敢與齊崑崙如此說話!“你們死他,奪走他的家產,汙衊他的人格,毀了他的一切,還不夠嗎?”“連他的安葬之,你們都不肯留一個清淨?”“許家,許佳人,真是夠狠,夠毒。”齊崑崙緩緩站起來,他的臉,像暴風雨來臨之前的烏雲一般沉,手...第1章

冷風如刀。

一名披黑軍大的年輕男子正麵無表地跪在一座破敗的孤墳前,他,齊崑崙。

齊崑崙的旁還一名穿軍裝的雄壯男子,他材魁梧,足有近一米九之高,肩章之上,赫然兩顆龍星,竟是中將之銜。

如此人,無論走到哪裡,都是萬眾矚目之物件。

但此刻,他卻為齊崑崙一不茍地忠心站崗!

孤墳破敗,劣質的墓碑上佈滿了青苔和裂紋,上麵隻有簡簡單單四個字——齊鴻之墓。

齊崑崙的腳邊,還有幾張皺的報紙。

“風城首富齊鴻陷強醜聞,數百億資產,何去何從?其未婚妻或為最大益者。”

“齊天集團董事長未婚妻許佳人大義滅親,檢舉丈夫齊鴻違法行為!”

“風城首富齊鴻畏罪自殺,家人神失蹤,其未婚妻許佳人為囑唯一法定繼承人!”

幾張報紙上的頭條,無一不是與齊鴻有關的。

“大哥,崑崙來晚了......今日,我齊崑崙在此立誓,此仇必以十倍償還!許佳人,必死無疑!”

來晚了,來晚了三年!齊崑崙因為在軍中,南征北戰,直到半個月前,才收到了大哥齊鴻的的絕筆信。

“崑崙我弟,大哥將死。許佳人以你侄命相,我不得不死。

“待我死後,崑崙你切記,萬萬不要想著為我報仇!這場謀的背後,還有更可怕的勢力!”

“大哥於七年前將你送往燕京參軍,你怕是吃儘了苦頭,還千萬不要怪罪這個當哥哥的,畢竟,哪個哥哥不希弟弟有大出息?”

“我齊鴻,此生註定隻能當個不孝子了,爸媽他們便托付於你。可惜,大哥直到死,都不能再見你一麵。”

“齊鴻絕筆。”

說話之間,齊崑崙想起那封以寫就的信,臉上雖是麵無表,但眼角,卻有熱流湧。

站在一旁名為破軍的雄壯中將男子忽然聽到水滴落地的聲音,不由抬眼一看,隻見齊崑崙的臉頰上,正有一滴滴淚水緩緩流淌而下。

這一幕,讓他心神震撼!鐵塔般的軀,都不由微微一抖。

“齊帥居然在流淚?”

眼前這個男人,在華國可謂是戰功赫赫,年紀輕輕便已肩扛五星,也是華國唯一的一位五星將領!

這些榮譽、地位,無不是他一刀一槍拚殺出來,無不是用千萬敵人的首堆積而!

在軍中,齊帥之名何人不曉?便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司令,在向他彙報工作時,都是戰戰兢兢。

“當年,赤塞首領揚言要屠殺我國西域子民,派遣兩千雇傭兵挑釁於邊疆!齊帥一人坐鎮西域,便震懾兩千銳毫不敢彈,不戰而屈人之兵。”

“之後,東島國挑釁我國於飛魚島之上。齊帥隻揚言東島國人但敢踏足飛魚島上,他便屠儘東島所有銳軍。簡簡單單一句話,便使東島如此軍事強國風聲鶴唳,匆忙撤兵。”

這個一言可興國運,一語可平四方的鐵男人,而今竟然在落淚!

正在此時,有兩個健碩男人跑了上來。

“你們是誰?膽敢給齊老狗掃墓,真是活膩了!”

“齊老狗的墳,你們也敢來祭?我看你們是想在這裡永遠陪著他了!”

兩人上來就冷聲質問起來,語氣不善,看著齊崑崙與破軍的眼神,就好像看著兩個死人一般。

齊崑崙的眼角不由跳了跳,麵無表,垂頭在墳前喃喃低語:“齊老狗?”

“不錯,齊老狗,正是我們許小姐給他新起的外號,是不是很切?很好聽?”那人卻是聽到了齊崑崙的低語之聲,不由得意笑道。

另外一人則是冰冷道:“許小姐早已明言,不許任何人到齊老狗墳前祭拜,你們不聽勸告,看來是不將風城最大的權貴許家給放在眼裡了?!”

破軍看著這兩人,眼中閃過冰冷之,在軍中,都無人敢與齊崑崙如此說話!

“你們死他,奪走他的家產,汙衊他的人格,毀了他的一切,還不夠嗎?”

“連他的安葬之,你們都不肯留一個清淨?”

“許家,許佳人,真是夠狠,夠毒。”

齊崑崙緩緩站起來,他的臉,像暴風雨來臨之前的烏雲一般沉,手了上的軍大,往車旁走去。

“我不想再看見這兩個人。”

“是,齊帥!”

“雜種,我讓你走了嗎?!聽不到爺爺說的話?”那兩人一怔,隨即怒吼了起來。

另外一人想了想,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他要向許家彙報這件事。

破軍微微抬頭,如一尊怒目金剛般忽然發作!

齊崑崙剛到車邊,就聽到兩道骨裂的脆響與痛苦哀嚎之聲傳來,接著,就聽到後方那有力的腳步逐漸靠近。

破軍著手機的大手到了齊崑崙的麵前來,恭敬道:“齊帥,這是那人打出去的電話!”

“喂?”

齊崑崙接過手機,臉冷漠,淡淡應了一聲。

“喂?不是讓你們兩個去墓地看著嗎,今天我老爹大壽,你們給齊鴻的破墳再潑點,給他也開開葷。”

齊崑崙聽到這裡,眼神越發冷漠。

“誒,算了,乾脆直接把他墓碑給砸了吧,想到我姐當初陪這個傢夥那麼久,就覺得噁心。”對方又道。

“你們辦壽宴,卻要砸他墓碑?”齊崑崙的聲音,冰冷之中出難以抑製的殺意,“許家,該死!”

“你是誰?敢這麼跟我說話,找死嗎......”

齊崑崙冇有再說什麼,五指一,手機被得碎,而後拉開車門上車。

接著,破軍大步追上,開車離去。

車剛一發,車載廣播忽然就響起了一個人的聲音來。

“亡夫齊鴻去世已有近三年,一月之後,便是三年忌日。”

“亡夫生前為非作歹,掏空集團部資金,聯合各大親信排東,甚至還犯下強這種罪大惡極之錯......好在上蒼有眼,人人皆有良心,讓我及時發現亡夫的斑斑劣跡,這纔將之阻止。”

“為免於法律懲戒,也不敢去麵對自己犯下的滔天罪惡,他自己也做出了吞槍自殺這樣逃避責任的懦夫行為!”

“好在這兩年經過我本家的強力支援,以及公司的新鮮注,集團終於又重回高峰!我在各大東的堅持之下,勉為其難擔任董事長一職,今後,我代表齊天集團向大家承諾,齊天集團合法經營,絕不會像亡夫齊鴻一樣乾出違法紀,危害社會之事!”

破軍聽到這裡,不由臉尷尬,急忙手要關閉廣播。

但齊崑崙卻微微抬了抬手指,冷冷道:“不必,開車。”

破軍沉聲道:“果真最毒不過婦人心!齊帥,齊鴻大哥的仇,便由破軍代勞,今日破軍踏平風城,相關人等,定斬不赦,還老大哥一個公道!”

齊崑崙這纔回過神來,微微抬頭,語氣很輕,道:“大哥曾跟我說過,家人之事,不要假借他人之手,所以從小,他都會讓我自己解決家裡的事。我來晚了,已經枉為齊家之子,若不親手為家人報仇,豈非豬狗不如?我會親自手。”

“走吧,我們去給許家‘祝壽’!”

順天酒店。

當今風城最大的權貴許家,許家老爺子許勁山的七十大壽就在此舉行。

風城道上,大大小小的權貴勢力,紛紛到場前來賀壽。

許勁山滿麵春風,自三年前自己的兒許佳人從齊鴻手中奪權霸占齊家以來,許家便在這條富貴之路上高歌猛進。

而今,整個風城,有誰敢說半句許家的不是?

當年威風凜凜的齊鴻,也早已被當了一塊被人忘的墊腳石。

齊崑崙與破軍走到了酒店門口,他微微抬頭,看著這金碧輝煌的酒店,微微失神。

一名守在門口的安保人員看齊崑崙站了許久,不由走上前來,皺眉道:“請出示請柬,如果冇有請柬就趕快讓開,彆擋了貴賓們的道!今天是許老爺的七十壽宴,許小姐開罪下來,你承擔不起!”

破軍剛準備嗬斥,忽然就聽到後麵傳來不善的聲音。

“好狗不擋道!”

齊崑崙與破軍轉頭看去,便看到一個穿著白西裝的年輕男人,大約二十來歲,滿臉的不耐煩。

保安人員看到他之後,臉一肅,然後諂地笑道:“徐來了,快裡麵請!”不戰而屈人之兵。”“之後,東島國挑釁我國於飛魚島之上。齊帥隻揚言東島國人但敢踏足飛魚島上,他便屠儘東島所有銳軍。簡簡單單一句話,便使東島如此軍事強國風聲鶴唳,匆忙撤兵。”這個一言可興國運,一語可平四方的鐵男人,而今竟然在落淚!正在此時,有兩個健碩男人跑了上來。“你們是誰?膽敢給齊老狗掃墓,真是活膩了!”“齊老狗的墳,你們也敢來祭?我看你們是想在這裡永遠陪著他了!”兩人上來就冷聲質問起來,語氣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