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急不可耐!(三更!)

找不到這群人的總部,原來在這個地方。”百裏冰身子一躍,直接躲過了門口幾人的檢視,鑽了進去。她的實力放在一般人眼裏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又有著豐富的反偵查經驗,想要躲過門口的偵查自然輕而易舉。到了裏麵,她發現有很多集裝箱進進出出,雖然心裏詫異,但是到了別人地盤也不敢過多暴露,隻能用手機偷拍取證。她本想呼叫支援,卻發現這一片區域都沒有訊號,應該是被刻意遮蔽了。很快,她就看到了從青禾集團出來的那幾個男人。...風前輩見葉辰確定,手指掐決,一個巨大的沙漏突然出現!

沙漏翻轉,時間瞬間開始流走!

“第二局,鬥丹,開始!”

話語落下,一片歡呼之聲響起!

所有人目光向著洪濤而去!

畢竟剛才的半成之丹無法見證洪丹尊的真正實力!

而眼下鬥丹,無疑是最精彩的存在啊!

他們甚至屏住呼吸,生怕錯過任何環節!

段懷安眸子微凝,不再猶豫,逼出一滴精血!

凝元六魂丹極其複雜,他隻能以精血為引,拚盡全力!

這一局無比關鍵!

他必須贏下!

為了醫神門的一切!

當丹鼎傳來異動,他連忙五指一握,將藥材一一傾倒丹鼎之中。

同時再逼出一滴精血,拍在丹鼎之上!

瞬間,丹鼎的溫度被控製了起來!

可是段懷安的臉色卻越發的蒼白。

洪濤見到這一幕,冷笑一聲:“這麽玩命,可惜你還是要成為我的丹引!”

下一秒,他怒吼一聲,無盡真氣釋放,操控著丹鼎!

這一次,他沒有將丹鼎懸浮,而是認認真真的煉丹!

如果再失敗,那他在這裏建立的名聲就毀於一旦!

不過,第二局,他有絕對的信心!

因為幾天前,他就從風前輩那裏知道了凝元六魂丹的新丹方!

他嚐試了許多次,現在可以凝聚出七魂!

足以碾壓這兩個不知死活的人!

火焰凝聚在丹鼎之上,藥材不斷匯入其中!

濃濃的藥香頓時在整個廣場上溢位。

這一刻,他享受到了極致。

趁著操控之際,他還是下意識向著葉辰的方向看了一眼。

段懷安和自己的差距太過巨大,足以碾壓!

他唯一擔心的就是那個不知道從哪裏出來的麵具青年!

畢竟剛才這青年的火焰太過驚世駭俗!

這不看還不要緊,一看,他表情卻再次凝固!

那小子居然還沒開始煉丹!

反而目光正饒有趣味的盯著他!

“你這麽喜歡看我?”

葉辰淡淡道。

洪濤冷哼一聲,不再和葉辰爭執!

這小子伶牙俐齒,已經影響了他一次,他斷然不會被影響第二次!

而葉辰卻又是默默的抽出一根煙,在麵前丹鼎點了點,然後手指一彈,準確無誤的叼在嘴裏。

“還是老規矩,讓你一根煙的時間!”

洪濤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他強行壓製住內心的震怒,專心煉丹!

眼不見為淨!

這小子就他媽是鬧事的!

那個風前輩饒有趣味的看向葉辰,眸子微眯。

不知為何,他能感受到葉辰身上有著一股強大的氣質!

這是一種對自身丹道的自信。

他眸子越發的疑惑,喃喃道:“這小子到底什麽來路,丹道和武道不一樣,天賦不重要,重要的經驗,可是這小子如此年紀,能在丹道上有什麽經驗?”

無數目光也落在了葉辰的身上!

所有人都好奇!

終於,一根煙結束了!

葉辰伸了一個懶腰,終於開始動用丹鼎!

洪濤餘光自然注意到葉辰的動作,冷笑幾聲:“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麽煉丹!”

在眾人的注視下,葉辰凝聚火焰!

隻不過火焰很是微弱!

根本不是煉丹的火候!

同時,葉辰更是將一些藥材一股腦兒的扔了進去。

更是取出一柄長劍在裏麵攪拌!

臥槽!

這哪是煉丹啊!怎麽感覺在煮大雜燴?

關鍵那些藥材根本不是凝元六魂丹要用的藥材啊!

洪濤見狀,已經完全確定這小子根本不懂煉丹!一隻手操控麵前的丹鼎,另一隻手指著葉辰道:“小子,你這莫非是提前棄權?我本來還以為你是可敬的對手,現在看來你連什麽是煉丹都不知道!哈哈!”

“你也不看看你煉製的什麽玩意,明顯無法凝丹!”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在做湯!哈哈!”

隨後洪濤的話語落下,底下的圍觀之人也是大笑起來。

作為修煉者,更是在殺戮之地生存了這麽久,他們自然懂一些煉丹!

而眼前的葉辰的行為和煉丹沒有一點聯係!

這種人有什麽資格和洪丹尊鬥丹!

甚至是侮辱了丹師二字!

“下去!”

“下去!”

不知為何,人群更是怒吼了起來!

此刻的葉辰,便是千夫所指!

段懷安自然注意到動靜,看了一眼葉辰以及他的所作所為,長歎一口氣。

這或許纔是這小子的真正實力。

如此年紀,誰能靜下來煉丹?

此子終究是太年輕了!

可惜了,這個年紀就要化為洪濤的丹引。

固然心中有惋惜之意,段懷安也沒有停下煉丹,再次逼出一滴精血!

他已經將自己的修為賭上!

殊死一搏!

而此刻的洪濤意氣風發,他贏定了!

他看向風前輩,連忙道:“風前輩,這小子並沒有煉丹,哪怕是煉丹卻也是失敗,是不是該判定此人輸了?”

風前輩看著葉辰可笑的舉動也是搖搖頭,一步跨出,開口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麽,但是你已經違背了本局的主題,你輸了,停手吧。”

葉辰絲毫沒有停手的準備,反而不慌不忙從輪回墓地取出一個陶瓷碗。

五指一握,丹鼎中的一團液體直接懸浮在半空中。

然後穩穩的落在了陶瓷碗之中。

葉辰喝了一口,很是享受。

隨後目光突然射向了風前輩和洪濤,淡淡道:“剛纔不是說此局沒有其它限製嗎?”

“正是。”風前輩點點頭,“可是你碗裏之物根本不是丹藥。”

洪濤更是大笑道:“小子你不會認為碗裏的就是凝元六魂丹?可笑!我們可不是傻子!”

葉辰白了一眼洪濤,然後道:“我也沒說我煉製的是凝元六魂丹啊?”

“我隻不過在煉製前,給自己熬一點補品喝喝,這也不行?”

“況且一個小時還沒有到,你們就這麽急不可耐?”

此話一出,洪濤和風前輩一怔!

他們甚至根本不知道說什麽!

從葉辰的碗裏散發的味道來看,還真是靈藥補品!

但是,這小子他媽好不煉丹,反而先煉製補品?

腦殘?

不等眾人反應,葉辰將碗裏的東西一飲而盡。動之勢。“不好!”眼看著王聖兵奔襲而來,江劍鋒心中咯噔一下。“滾開!”強撐著一口氣,江劍鋒揮劍抵擋而去。叮……隻聽一陣尖銳無比的碰撞聲瞬間炸開。他手中的劍直接碎裂。江劍鋒呼吸一窒,帶著駭然的神色,如同斷了線的風箏,直接被震飛而去。碰……足足倒飛十數米,江劍鋒這才砸落在了遠處的亂草叢中!噗呲……體內氣血翻滾,五髒六腑如玻璃碎裂,周身骨骼,猶如散架!江劍鋒麵色刷的蒼白,忍不住又是噴出了一口鮮血,身形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