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放棄治療

在你剛得病的時候就給你買了大額的重病死亡保險,隻要你一死,我們就能拿到三百多萬的賠償金。本來想讓你死的安心一點,沒想到你自己找事兒,那就怪不得我了,你放心,你的公司和老婆我不會白拿,每年我會給你爹媽扔上點錢,讓他們不至於死,你就在下麵好好看著我們吧。”說完,李榮軒不屑一笑,摟著杜曉蝶轉離開!看著兩人的背影,葉辰雙拳攥,指甲深深的嵌進了裡!殷紅的鮮順著他的指留下,但他沒有任何的痛覺!憤怒!他從沒如此...“葉先生,你在醫院預存的錢已經沒有了,請問你還要繼續治療嗎?。”

傍晚,醫生走進病房,對病床上的葉辰說道。

病床上的葉辰聞言嘆了口氣。

他剛想說話,卻突然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無數沫從他裡噴出,染紅了白的床單。

他得了肺癌,晚期。

良久,葉辰才平靜下來,緩緩道:“如果繼續治療下去還需要多錢?”

醫生搖搖頭:“很難說,畢竟現在沒有完善的治療辦法,隻能先化療看看,保守估計的話也要三百萬左右。”

葉辰聞言苦笑:“謝謝你醫生,我不打算繼續治療了。”

醫生聞言嘆了口氣:“可以,不過我還需要你的親屬簽一個放棄治療的同意書,你看是你來打還是我幫你……”

“不用麻煩了,我自己來吧。”葉辰笑笑道。

醫生點點頭,隨後將一份檔案放在了葉辰的床頭,轉出去了。

葉辰看著床頭的檔案,雙目無神。

他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天。

他也想明白了,反正癌癥是治不好的,不如放棄更好一點,還能給妻子留下點錢。

他跟妻子結婚三年,他患病三年。

虧欠的實在太多。

就在葉辰拿起電話要打出去的時候,他的電話突然響了。

是他妻子杜曉蝶打來的。

接起電話,杜曉蝶的聲音傳來:“老公,我聽說咱們在醫院留的錢花完了是嗎?”

葉辰心頭一,想說話卻說不出來,隻能輕輕的嗯了一聲。

杜曉蝶嘆了口氣:“老公,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咱們不治了好嗎?”

聽到這話,葉辰頓時沉默了。

雖然他也想放棄,但這話從杜曉蝶裡說出來卻是另外一種意思。

是要放棄自己!

杜曉蝶繼續道:“老公你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為了以後著想,你要是不治療了,就能省下一大筆錢,這樣我和你父母的日子不都有著落了嗎?

我真的不是為了我自己,我是為了你爸媽的老年生活,你能理解我的對嗎?”

聽到父母,葉辰心頭一。

他還沒有孝敬父母,甚至以後不能給父母送終。

想到這裡,他的心就跟刀絞一樣痛!

葉辰緩緩開口:“老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已經跟醫生說放棄治療了,隻需要你過來簽個字,我就可以出院了。”

聽到這話,杜曉蝶瞬間激了起來:“真的嗎?那可太好了……不是,我是說你終於下定決心了?”

葉辰想要說些什麼,但一張就想咳嗽,他隻能輕輕嗯了一聲。

杜曉蝶興道:“好,老公我現在就過去,你在醫院等我,千萬不要跑!”

說完,杜曉蝶便掛掉了電話。

葉辰也像是釋然了一樣,重新躺回病床上,雙目無神的看著天花板。

十分鐘之後,病房門被推開。

杜曉蝶走了進來,今天穿著一件極短的皮質短,上一件臍的小襯衫。

修長的雙上還套著一雙黑,看上去極為人。

杜曉蝶走到葉辰邊:“老公你現在覺怎麼樣?”

葉辰撐起子道:“不太好,現在渾疼。”

說完,他指了指邊的檔案:“這是放棄治療的同意書,你簽了之後帶我回家吧。”

杜曉蝶聞言一笑,但很快收起了笑容,拿起檔案唰唰的簽了下來。

但簽完之後並沒有帶著葉辰離開,而是扶著葉辰躺下。

葉辰一愣:“老婆你這是乾什麼?”

杜曉蝶連忙道:“你不是不舒服嗎?我已經預了一個月的床位費,你先緩一緩然後再回家。”

葉辰聞言頓時皺起了眉頭。

一個月的床位費?

自己要是沒有治療甚至都撐不到一個月,為什麼要這麼長時間的床位費?

葉辰瞪起眼睛:“你什麼意思?我說了我要回家!”

杜曉蝶聞言剛想說話,一道聲音卻從門口傳了進來。

“到了現在你還不明白嗎?是怕你死在家裡晦氣!”

聽到聲音,葉辰轉頭看去,隻見一個男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男人西裝革履,手腕上還有一塊勞力士綠水鬼。

一見到男人,葉辰雙眼頓時放大!

這個人他認識,正是杜曉蝶的老闆李榮軒,是天州富商李家的公子。

之前他追求過杜曉蝶,被葉辰撞破過幾次。

一見李榮軒進來,杜曉蝶瞬間慌了。

“軒哥,你來乾什麼,我不是讓你在外麵等著嗎!”杜曉蝶焦急道。

“怕個啊,他都快死了。”李榮軒一臉猖狂。

“要不是看在你的麵子上,我早就找人把他弄死了,還能讓他活到今天?”

說著,李榮軒直接將杜曉蝶摟在了懷裡。

而杜曉蝶也沒有反抗,好像早就習慣了一樣。

葉辰見狀雙眼圓瞪:“你們……”

“葉辰,你是不是很驚訝?”李榮軒得意道。

“實話告訴你吧,從你三年前剛得病的時候,你老婆就跟我在一起了,而且還是主找的我!”

轟!

聽到這話,葉辰大腦裡瞬間一片空白!

杜曉蝶主找的他?

“為什麼?”葉辰從牙裡出三個字,雙目充!

杜曉蝶嘆了口氣:“你別怪我,我也是沒有辦法,你也知道你自己的況,我總不能給你守一輩子寡吧,我也是個人,我也需要人來保護,軒哥能保護我,還能給我更好的生活,你不是說我嗎?你應該祝福我才對啊!”

李榮軒嗤笑一聲:“都到現在了你還哄著他乾什麼?跟他說清楚得了。”

說完,李榮軒看向葉辰:“實話告訴你吧,你老婆在你剛得病的時候就給你買了大額的重病死亡保險,隻要你一死,我們就能拿到三百多萬的賠償金。

本來想讓你死的安心一點,沒想到你自己找事兒,那就怪不得我了,你放心,你的公司和老婆我不會白拿,每年我會給你爹媽扔上點錢,讓他們不至於死,你就在下麵好好看著我們吧。”

說完,李榮軒不屑一笑,摟著杜曉蝶轉離開!

看著兩人的背影,葉辰雙拳攥,指甲深深的嵌進了裡!

殷紅的鮮順著他的指留下,但他沒有任何的痛覺!

憤怒!

他從沒如此憤怒過!

這一對狗男為了他的公司竟然要弄死他!

他恨不得現在站起來去撕碎這對狗男!

但他做不到。

他現在連站起來都做不到!

這是他得病以來的第一次如此康復!

他要復仇!

他要讓這對狗男不得好死!

無數的怒火聚集在他的口,不斷的撞擊,撞擊!

“噗!”

終於他忍不住,一口鮮猛地噴了出來,徹底昏死過去。

但就在這時,他的額頭之上閃過一道芒,瞬間消失不見……我是為了以後著想,你要是不治療了,就能省下一大筆錢,這樣我和你父母的日子不都有著落了嗎?我真的不是為了我自己,我是為了你爸媽的老年生活,你能理解我的對嗎?”聽到父母,葉辰心頭一。他還沒有孝敬父母,甚至以後不能給父母送終。想到這裡,他的心就跟刀絞一樣痛!葉辰緩緩開口:“老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已經跟醫生說放棄治療了,隻需要你過來簽個字,我就可以出院了。”聽到這話,杜曉蝶瞬間激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