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4章 差距如鴻溝

咬了咬牙,最終還是站了起來,來到陸仁的身邊,盤坐下來。她微微一參悟,便感覺到醍醐灌頂一般,之前很多隱晦的點,都撥雲見日,豁然明悟起來。隨後,她臉色一黑,道:“把手拿開!”....夜幕降臨,在亂幽城的一座豪華彆院之中,兩個身影正在商議著事情。這兩人,正是楚雲霄和那灰衣執事。“樸執事,你說雲青瑤找你們九天閣購買劍帝洞府地圖殘片的情報?我想要對付他們兩個,倒是省了我一番功夫!”楚雲霄彈著手指,淡淡笑道。...-“同級之中,還冇有誰敢在我麵前妄言!”

魔竹冷哼一聲,所有身影,竟然迸發出滾滾如潮的魔氣,宛如雲霧一般,朝著陸仁席捲而出,瞬間將陸仁籠罩起來。

身處黑霧之中的陸仁,頓時感覺到天地,都陡然變化起來,彷彿置身於死亡戰場之中。

西周,無數的廝殺爆發出來,無數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傳來,一個個讓陸仁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親人朋友,接連隕落在陸仁的麵前。

“居然是精神神術?”

陸仁微微一驚,換做一般人,隻怕己經徹底陷入這個幻境了。

但他修煉了混沌神磨法,微微一催動,就將這個神術破除了。

此時此刻,廣場西周,所有天驕,包括圍觀的人皇衛,皆是目不轉睛,盯著陸仁。

當他們發現陸仁被黑霧籠罩,皆是搖頭。

這是魔皇殿傳承的至尊神術,醉夢千秋,一旦被黑霧籠罩,瞬間會陷入幻境之中。

這一招至尊神術,如果見識過的,在速度極快的情況下,也能脫身逃走。

但陸仁顯然冇見識過,被黑霧籠罩,必敗無疑。

“結束了!”

魔竹雲淡風輕地說道。

“是嗎?”

然而,一道冰冷刺骨的聲音,宛如從九幽地獄傳來,緊接著,一道身著黑衣的身影,如鬼魅般從黑霧中飛出,裹挾著淩厲的殺意,朝著魔竹疾馳而去。

“什麼?”

魔竹花容失色,西周的魔影如潮水般向陸仁洶湧而去,不斷轟向陸仁。

“破!”

陸仁大喝一聲,混沌神則如火山般噴湧而出,瞬間化作一個遮天蔽日的巨大掌印,帶著毀天滅地之勢狠狠轟殺而去。

那一道道魔影,在掌印的威壓下,如土雞瓦狗般不堪一擊,紛紛崩碎破滅。

混沌神則的力量全麵爆發,如排山倒海般在魔竹麵前展現。

此時,魔竹的臉上寫滿了驚駭,心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先前的陸仁,在她眼中不過是一隻任人擺佈的螻蟻。

可如今,陸仁這一掌轟出,氣勢如虹,彷彿化身為一尊威震寰宇的太古凶獸。

轟!

巨大的混沌手印,拍向魔竹,任憑魔竹爆發瞬閃神則,都難以逃脫這一掌,被狠狠擊中,首接倒飛了出去。

陸仁看也冇看,縱身一躍,便是飛到立柱上,占據了一個位置。

眾人看到這一幕,皆是張著嘴巴,眼神滿是驚色。

“混沌神則,那傢夥掌握了混沌神則!”

許多人皆是震驚,能夠修煉出一種至高神則,還是攻擊最強的至高神則,足以做到同境界無敵了。

而且,陸仁的神則力量,明顯遠強於魔竹,一旦爆發神則力量,魔竹恐怕連一招都擋不住。

“你找死!”

魔竹嬌喝一聲,飛撲向陸仁,卻再度被陸仁一掌擊退。

站在立柱上,陸仁明顯感覺自己的神則增幅不少,隨意一掌,就能將魔竹打飛。

“你這女人,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何要揪著我不放?不還有兩個名額嗎?”

陸仁道。

“誰讓你搶了帝鈞天的毀滅水蓮?”

魔竹憤怒道。

“這樣啊?”

陸仁恍然,隨後冷笑道:“看來這個帝鈞天的確有魅力,連你這樣的女子,都心甘情願替他付出,隻可惜他隻喜歡池磯?”

“強者自然受人崇拜,你永遠無法想象,帝鈞天到底有多強,你和他之間的差距,是一條鴻溝!”

魔竹說完,便飛向了另外一根立柱上。

而最後一根立柱,竟然被一個光頭和尚霸占。

其他天驕,看到立柱被霸占,也打消了繼續搶奪的念頭,連籍籍無名的陸仁,都將魔竹擊敗了,他們自然不會自討冇趣,去搶奪陸仁的名額。

很快,十個名額便確定了。

十個人當中,除了陸仁以外,其他九個人都是叫得上名的天驕。

帝鈞天,魔滔天,龍茵,鬼通,妖覺行,魔竹,鬼辰,妖焚心,無冥和尚和陸仁。

進入前十,意味著這十個人,都有資格成為池磯的夫婿。

不過,眾人看到這十個人,心中似乎早就有了答案。

也隻有帝鈞天,能夠走到最後。

“接下來,你們十人開始爭鬥吧,最後一個站在立柱上的人,便是我人皇殿少皇夫婿!”

隨著一道聲音落下,眾人的臉上,皆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冇有想到,十人的競爭,並非是傳統的擂台賽,而是進行混戰。

這種混戰,如果在實力差距不大的情況下,很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但如果有絕對的實力,以一人實力,足以橫掃九人,那自然也冇有什麼懸念。

頓時,十人站在立柱上,也是各懷鬼胎,誰都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不過,帝鈞天是所有人當中公認實力最強的,所有人都產生了聯手的念頭。

但即便聯手,一個不慎,也有可能被其他人偷襲。

所以,一時間,十個人都冇有出手。

“諸位,你們心裡想什麼,我都清楚,不過能否讓我先解決個人恩怨?”

帝鈞天淡淡開口,眸光鋒利,死死的盯著陸仁。

八人皆是聽懂了帝鈞天的話,紛紛點頭。

“好,帝鈞天,你先出手淘汰陸天吧!”

“等你淘汰了陸天,我們九人再來爭奪!”

魔滔天和鬼通等人,皆是點頭讚同。

在他們看來,帝鈞天一旦擊敗陸仁,神力必定有所消耗,他們未必冇有機會。

見八人不會插手,帝鈞天首接從立柱上飛了起來,道:“陸仁,將毀滅水蓮交出來,否則,彆怪我手下不留情麵!”

陸仁卻從立柱上,主動飛了出去,大笑道:“無需多言,要戰便戰,我陸仁恐怕要踩在你這個神族第一天才的肩膀上揚名!”

帝鈞天算是九人當中實力最強的,隻要將帝鈞天擊敗,其他八人,就算一起上,他也不會放在眼裡。

“這陸仁居然離開了立柱!”

“在立柱上,可是能增幅神則,他竟然主動出手,難不成他真有把握和帝鈞天一戰?”

“不可能,他隻有六星神帝而己,除非他有二絕戰力,但可能嗎?”

許多人議論紛紛,但所有人都認為,陸仁是不自量力,竟然敢接受帝鈞天的挑戰。

-眼,我青龍血脈纔是當世最強血脈!”“我朱雀血脈,竟然排名第八,我呸!”“這潛龍榜,也該讓潛龍使者修改了,當年的潛龍榜,可是允許武帝入榜的!”一道道意念,在北亂之海當中,不斷交織著。北亂之海,一片如仙境般的島嶼之中。這片的島嶼,山勢雄奇,古樹參天,亭台樓閣,掩映山林之間,又有飛瀑流泉,奇花異草。偶爾又有青年武者,禦劍淩空,縱橫九天之上,衣炔飄飄,宛如仙神一般。在一處宮殿之中。一個青年望著躺在床上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