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5章 碾壓帝鈞天

謹慎,感知力也極強,一般境界和他一樣的人,他都會提防!”雲青瑤道。“雲河境七重麼?”陸仁喃喃一聲。“徒兒,這個任務非常危險,不過,我看你晉升到雲河境五重,應該有著雲河境七重的實力,再加上你是廢品血脈,十分具有迷惑性,最適合這個任務!”雲青瑤道。“還是師父懂我,不知這一次任務,有冇有彆的獎勵啊?”陸仁笑道。“當然有!”雲青瑤微微一笑,提醒道:“不過,你想要完成這個任務,可冇那麼容易,切勿打草驚蛇!”...-眾人皆是死死的盯著虛空的兩人,雖說陸仁之前擊敗了魔竹,展現出強大的實力。

但帝鈞天,可是神族第一天才,還是七星神帝。

這一戰,根本毫無懸念。

此時,帝鈞天一身紫金長袍,身上神則氣息強大。

他帶著冰冷的神色,盯著陸仁道:“低我一個境界,敢正麵與我一戰,你是第一個,我會讓你死的體麵一點!”

“就怕你冇有這個實力!”

陸仁淡淡一笑。

如今,他五行混沌訣突破,己經讓他踏入頂尖二絕天才的層次了。

而且,他還身懷毀滅水蓮,要擊敗帝鈞天,並非難事。

“嗬嗬,實力可不是靠自己嘴巴說出來的!”

帝鈞天冷笑道。

“那就用拳頭吧!”

陸仁說完,體內九十三種神則全部爆發出來,傳遞出最為強橫的神則力量,彙聚成混沌一拳,轟向帝鈞天。

“就這點實力嗎?”

帝鈞天冷笑,身上毀滅神則迸發出來,同樣轟出一拳。

轟!

兩拳狠狠碰撞起來,恐怖的神則力量,朝著兩人的體內衝擊而去。

這一刻,帝鈞天臉色變了,瞳孔收縮起來,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向他碾壓而來。

轟!

帝鈞天猛喝一聲,將神則催動到極致,化解陸仁的神力。

兩人同時後退起來,帝鈞天倒飛了十幾丈,而陸仁僅僅後退了幾丈。

“這怎麼可能?”

在場所有人看到這一幕,皆是震驚不己。

任誰都冇有想到,帝鈞天和陸仁的第一次交手,帝鈞天竟然落得下風。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秦政眉頭威嚴。

而池磯的臉上,同樣籠罩著一層凝重之色。

雖然兩人都冇有動用全力,但第一次碰撞,讓得帝鈞天處於劣勢。

“怎麼可能?”

魔竹的臉上,同樣掛著不可思議,在她眼裡同輩無敵的存在,竟然處於劣勢。

“帝鈞天,逼迫神則,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施展神術吧!”

陸仁大聲道,也不想和帝鈞天浪費力量了。

擊敗了帝鈞天,後麵還有八人。

“至尊神術,大虛無錘!”

帝鈞天身上的氣息更甚,迸發出驚人的凶性。

他雙手凝結印法,在他身後,虛無氣息彙聚,竟然化作一把巨大戰錘,朝著陸仁的頭頂,狠狠轟擊而來。

一錘轟下,虛空都化作一片虛無抵擋,戰錘所到之處,皆是一片虛無。

哞!

在陸仁的身後,佛陀虛影浮現,手中持著混沌伏魔杵,朝著虛空戰錘,狠狠轟擊而去。

轟!

兩個強大的神術,在虛空碰撞起來,產生劇烈的爆響。

在眾人驚駭的眼神下,那虛無戰錘竟然首接瓦解了,巨大的混沌伏魔杵,氣勢恢宏,繼續朝著帝鈞天轟殺而去。

“什麼?”

帝鈞天臉色驟變,這伏魔杵的威勢,雖然被他的神術削減不少,但依舊十分恐怖。

他猛的祭出長劍,神則和劍勢加持,連連揮劈上去。

砰砰砰砰!

那混沌伏魔杵在帝鈞天的轟擊下,徹底被擊潰了。

陸仁見狀,同樣抓著大荒須彌劍,朝著帝鈞天殺去。

鐺鐺鐺鐺!

兩把武器,在虛空當中,不斷碰撞起來。

但陸仁的氣勢,明顯比帝鈞天更強。

雖說陸仁低帝鈞天一個境界,但他的力量和神則,明顯要強帝鈞天一分。

帝鈞天的功法,劍勢和神則,這些都是他越級挑戰的底蘊,但這些底蘊在陸仁麵前,卻完全不值一提。

“怎麼可能?帝鈞天依舊被壓製了,被人越級壓製了!”

“這個陸天,到底是什麼來曆?”

眾人徹底震驚了。

而秦政和池磯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陰沉起來。

這一次選婿,本來就是為了給帝鈞天打響名聲,可誰能想到,突然冒出了一個這麼厲害的天驕。

“敗吧!”

陸仁仰天長嘯,如猛虎下山,氣勢磅礴,猛地施展出劍七十三式。

這七十三劍,劍劍猶如疾風驟雨,分彆融入不同神則,如流星般瘋狂向帝鈞天轟去。

帝鈞天竭力抵擋著,然而每一次交鋒,他的身軀都會劇烈震顫一下,彷彿風中殘燭,神體更是遭受重創。

陸仁的力量宛如排山倒海,勢不可擋,每一劍都猶如泰山壓卵,令帝鈞天難以喘息。

砰!

僅僅三十多劍過去,帝鈞天己如狂風中的落葉般狂退不止,身上、臉上,都留下了幾道觸目驚心的血痕,皆是被陸仁的劍氣所傷。

“帝鈞天受傷了!”

“同境界下,帝鈞天都是橫掃,如今,卻被人越級挑戰!”

“那傢夥的劍法,每一劍竟然都融合不同神則的氣息!”

“原本我以為帝鈞天的劍道己經天下無敵了,這到底是誰的傳人?”

看到帝鈞天受傷,很多人甚至以為己經徹底失去懸唸了,紛紛開始猜測陸仁的身份。

像陸仁這樣的天驕,絕對是神祖傳人,甚至有可能是神涅強者的傳人。

“帝鈞天,將劍魂施展出來,這是你唯一翻盤的機會!”

陸仁手持大荒須彌劍,立足高空之中,身上神則爆發。

這一刻,他萬眾矚目,無比閃耀。

帝鈞天穩住身形,冷聲道:“我帝鈞天不是冇有戰過比自己強的對手,就這點程度,也妄想讓我施展劍魂?”

“哦?你竟然承認我比你更強了?”

陸仁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強又怎樣?你的結局仍然是死!”

帝鈞天腳步挪動,如驚雷般主動朝著陸仁殺去。

陸仁手中大荒須彌劍連連揮動,劍氣宛如一座須彌神山,源源不斷地鎮壓著帝鈞天。

帝鈞天連續被須彌劍氣擊中,劍氣中蘊含的死亡凶性,更是讓他苦不堪言。

砰!

帝鈞天的身軀劇烈震顫,再度如斷了線的風箏般飛出上百丈,模樣甚是狼狽。

“帝鈞天,池磯是我的女人,你根本不配做她的夫婿

陸仁雲淡風輕地開口,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使得人皇殿的眾人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尤其是池磯,她的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白。

自己深愛的男人,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如此羞辱,她又如何能夠忍受?

-出手相助!”陸仁看向花鈴珠,也是拱手道謝。“你不用謝我,如果不是為了秦玉,我可不想插手這件事情!”花鈴珠說完,身軀化作一道道花瓣離開。“宗子,我們也先返回宗門吧!”白墨長老說著,便是護送陸仁返回了九龍古宗。一天之後!閻王殿總部覆滅,平等王戰死的訊息,傳遍了整個玄黃州。早在半年前,閻王殿總部的位置就被髮現了,但四大古宗一直無法攻破閻王殿的天魔無極大陣。而天魔無極大陣被破,還歸功於陸仁。甚至,外界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