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有麵板

促,他將古鏡連同修複所需的靈石和材料,全部投入大鼎之中。結果剛剛投完,小鼎又叫了:“老爺老爺,再投幾塊上靈啊,說不定能修複寶鏡一成五的威能。”汪塵:“……”他恨不能伸手將這貨揪出來痛打一頓!千算萬算,還是被套路了。想了想,汪塵索性將先前所得的上靈,除去支付給萬寶閣剩下的部分,全部投入到生生造化鼎裏麵。風吹雞蛋殼,財去人安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做人嘛,最重要的是開心!小鼎不是人,但它很開心,生生造...坐在屋簷下,汪塵呆呆地看著外麵稻田。

輕風吹拂,掀起層層碧綠色的禾浪,葉穗摩擦發出沙沙的聲響。

天高雲淡,遠處連綿起伏的群山仙霧繚繞。

一派寧靜祥和的景象。

然而此時汪塵的內心萬馬奔騰。

三天了,整整三天了!

沒有人知道這三天他是怎麽過來的!!

三天前的汪塵,還是一個幸福的宅男,喝著冰闊落,刷著小姐姐,生活樂無邊。

那天晚上手遊肝到深夜,不知不覺昏昏睡去。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剛開始汪塵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隻不過這個夢很長很真實而已。

直到今天,他接收完原主的全部記憶。

才無奈地接受了現實。

這不是夢啊!

汪塵真的想哭。

雖然他以前看小說電影玩遊戲的時候,也曾幻想過穿越到修仙世界,練氣修道一劍逍遙,長生不老與天同壽。

可當夢想照入現實,汪塵卻隻想迴到原來的世界。

那個有手機、電腦、網路、冰闊落、外賣、衛生紙……

以及家人的世界!

用力吸了吸鼻子,擦去眼角的濕痕,汪塵站起身來。

既來之則安之吧。

他從來都不是那種遇到困難怨天尤人的性格,既然命運已經無法改變,那就要學會勇敢地生存下去。

往好處想,隻要活著,或許哪一天又能穿迴自己的世界。

迴到簡陋的房間裏,汪塵開始仔細盤點原主留給自己的記憶。

原主的名字也叫汪塵,今年剛滿十七週歲,山海界東滄洲雲陽派外門弟子。

練氣三層修為。

原主母親在生下他不久因病去世。

父親汪紹元也是雲陽派的外門弟子,有著練氣八層的修為。

五年前跟人組隊探索天雲山時失蹤。

變成孤兒的小汪塵,在父親門中好友的引薦下拜入雲陽派。

當了外門的一名靈植夫。

他平常的工作就是耕種照料外麵的十畝靈田,定期上繳收獲的靈穀。

三天前,原主行功衝擊練氣三層瓶頸。

結果失敗昏迷過去。

蘇醒之後已是地球界的汪塵!

閱讀完原主的記憶,汪塵都忍不住要為他掬一把同情的淚。

太慘了。

相比之下,汪塵的人生真的要幸福很多。

生活雖然平凡,可衣食無憂父母慈祥,還有兩個可愛的弟弟妹妹。

隻是不知道自己突然離開,二老會是如何的哀痛。

但想來有弟弟和妹妹承歡膝下,時間自會抹平悲傷,他們的晚年不會淒涼。

整理了下心情,汪塵努力讓自己振作起來。

不再陷入迷茫困惑。

“啊呀!”

他的臉色陡然一變,猛地拍了一下腦袋。

過去的三天,剛剛穿越過來的汪塵活得渾渾噩噩,全然忘記了打理靈田。

外麵的那十畝靈田,可是他在雲陽派的立身之本。

要是出了問題,被驅除出門派都算輕的!

原主的記憶瞬間占據大腦,汪塵急急提起擱在牆角的鋤頭衝出了家門。

汪塵的家位於天雲山南麓,雲陽靈地最外圍的區域。

分配給他的十畝靈田得勤加打理,否則雜草害蟲滋生影響收成,那麻煩就大了。

跑到田間地頭,汪塵果然發現靈田裏長了很多雜草。

不少雜草高達兩尺!

雖然他家的田地位置很差,但也能得到天雲山靈脈的靈氣滋養,所以這些雜草不但頑固,而且生長速度非常快。

雜草會跟靈稻爭奪養分跟靈氣,必須根除。

“呸呸!”

汪塵往左右手心各吐了口唾沫,抓住鋤柄開始在田裏除草。

他以前從未幹過農活。

但接收了原主的全部記憶,加上五年辛苦耕種培養出來的農夫體格。

揮鋤鏟草一板一眼,做得非常到位。

隻是烈日當空,一畝靈田清理下來,汪塵已經額頭冒汗。

靈田隻有修士才能耕種。

普通人根本鋤不動田裏的頑固雜草,一鋤一鋤都需要耗費勁力。

而他的修為才練氣三層。

自然十分的辛苦。

但汪塵很清楚,耽誤的三天農活必須搶迴來!

因此他咬著牙,頂著烈日在田裏苦耕,實在太累再到旁邊的樹蔭下休息半刻。

喝口葫蘆裏的山泉水。

再繼續幹活。

這樣從上午一直幹到太陽快要落山,汪塵終於鋤完了全部十畝靈田。

他累得腰痠背痛腿腳抽筋,身體都好像不屬於自己。

可還沒完!

鋤完草之後還得行雲布雨。

汪塵已經三天沒有給靈田施雨了!

田地變得幹旱,不少靈稻的葉片邊緣泛起了淡淡的黃色。

這樣可不行!

汪塵強打精神直起身來,站在田頭手掐法訣,催動氣海裏的法力。

氣海也叫下丹田,位於臍下三寸之處,為人體藏精之所。

練氣修士平常凝練的法力,大部分儲存於氣海之中,需要的時候催動以激發法訣。

汪塵施展的正是靈植夫必會的技能——雲雨訣!

隨著法訣的展開,周圍的雲氣被迅速聚攏過來,在靈田上空翻騰。

很快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雨水裏蘊含著來自天雲山靈脈的靈氣,落到田裏被饑渴的靈稻貪婪吸收。

那些泛黃的稻葉漸漸恢複了青碧。

汪塵的內心油然而生一股喜悅之情。

他感覺所有得到雨水滋潤的靈稻,都在向自己傳遞感激之情、歡欣之意。

這種感覺極為奇妙。

小雨下了半柱香的時間就結束。

首先是汪塵的法力支撐不住,其次他耕種的是旱稻,雨水太多並不是好事。

叮!

正當汪塵收功的時候,他的視界裏突然彈出了一條訊息。

【雲雨訣·經驗 1】

嗯???

汪塵目瞪狗呆!!

這是什麽鬼?

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發現這條訊息依然存在於視界之中。

並不是自己的幻覺!

但僅僅過了幾秒,這條訊息就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

汪塵腦海裏靈機一閃。

下一秒,他的視界裏出現了一個資料麵板!

【姓名:汪塵】

【壽數:17/85】

【修為:練氣三層】

【體魄:4】

【根骨:2】

【悟性:2】

【神魂:3 6】

【功法:五行功(三層):299/300】

【技能】:

清潔術(入門):85/100

巨力術(入門):42/100

庚金指(入門):99/100

雲雨訣(入門):99/100

【天功:0】

【人德:0】

-------------

開新書啦!

ps:第一次寫仙俠題材,還請讀者朋友們多多指教,多多支援,謝謝大家啦!目標的位置並非固定不變,而是在很小區域內移動。範圍基本可以鎖定周圍一裏之內!並非祈願天機符的威力已到極限,而是對方對方擁有某種幹擾天機的能力,對這張三階寶符的作用產生了影響。這其實很正常,寇世海擁有可搜尋敵人的祈願天機符,那沙族方麵不可能對此一無所知,要知道他們的背後站著西域佛門。“蝗子”身上帶著針對性的寶物,是非常合理的事情。一裏之地,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這片區域又相當的特殊。這個“蝗子”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