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血月(六十八)

不願意跑去啃骨頭,也沒有搶肉吃的心思。現在的汪塵,隻想睡個好覺。過去的半個月,除了執行清查任務之外,汪塵跟其他的落日峰弟子一樣,吃住都在飛艦的艙室裏,沒有任何的隱私可言。因此也一直都沒有好好休息過。雖然他的身體完全能堅持得住,可精神上的疲倦而厭惡,卻不是那麽容易驅散的。所以汪塵想摸點魚。偷個懶!他在廢墟下麵挖出了一間小小的密室。汪塵的泥石術早已修煉至宗師級,挖地道和密室的經驗豐富無比。這項臨時性的...砰!砰!

又是兩聲槍響,正在打滾的老裁縫左右雙手頓時血肉橫飛。

直接廢了!

開槍的當然是羅南。

並非他性情兇殘,而是這名偽裝成裁縫的刺客被打斷雙腿也沒有老實,還試圖再次偷襲反擊,自然要補上兩槍。

而雙腿雙手都被廢掉的老裁縫,也陷入了真正的絕望之中。

他狠狠心,準備咬碎自己的後槽牙。

結果剛要發力,一股無形的力量如同一把重錘,重重地敲擊在他的腦門上。

老裁縫雙眼一翻,瞬間暈厥了過去

「長官!」

這個時候,卡什警探握著手槍衝入了衣服店裏。

看著地上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的老裁縫,他震驚到了極點:「您,您殺了他?」

「沒死呢。」

羅南收起自己的左輪,淡淡地說道:「這就是殺死利維鮑爾一家的兇手,兇器應該就是這一把。」

他將左手握著的裁縫刀遞給卡什警探。

卡什警探忍不住嚥了咽口水,趕緊取出一隻證物袋,將這把鋒利的短刀裝進去。

「先給他止血。」

羅南指了指地上的兇手,說道:「再找人過來搜查這家店,應該能找到證據。」

卡什警探不由地擦了擦額頭上冒出的汗:「是。」

他的聲音裏多了一絲敬畏的味道。

剛才羅南和老裁縫之間的戰鬥爆發得太快,卡什警探都來不及做出反應就結束了。

他現在都還有點懵。

但羅南的形象,在這位老警探的心裏無限拔高

他定了定神,趕緊捆綁住地上老裁縫的手腳,防止後者流血而亡。

「對了。」

羅南提醒道:「他的嘴裏應該有自殺用的毒牙,注意點。」

卡什警探的額頭上再次冒出冷汗,連忙掰開對方的嘴巴,果然發現了一顆假牙。

這種用來自殺的手段,在他的職業生涯裏發現過多次。

基本上全部是刺客和間諜。

羅南絕非為了破案故意栽贓!

半個多小時之後,大批警員趕到了沃克利衣服店。

而且還是福特漢密爾親自帶隊。

這位警長大人在接到卡什警探匯報的訊息之後,立刻帶人趕了過來。

速度相當的快。

「羅南副警長,這究竟是怎麽迴事?」

福特漢密爾的語氣有點咄咄逼人。

剛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知道羅南接下這個案件也就幾個小時,現在突然說已經破案抓到了兇手。

他都懷疑卡什警探的腦袋是不是給驢給踢了。

又或者被羅南給忽悠了!

然而卡什警探為人向來穩重,絕不是那種智商欠費的家夥。

為瞭解開心中巨大的疑惑,福特警長決定親自出馬,將這件事情搞個水落石出。

真要是羅南在故弄玄虛玩把戲,他絕不會善罷甘休!

正是因為有了先入為主的偏見,所以這位警長的態度相當惡劣。

羅南不動聲色地瞥了對方一眼,然後將自己破案的過程完整地講述了一遍。

「你是說靠著這隻貓找到的兇手?」

福特漢密爾聽完之後差點氣笑了:「實習副警長,你是認真的嗎?」

獵犬的嗅覺很靈敏,總警局方麵有將獵犬訓練成警犬來協助破案的事例。

可羅南用的是貓啊!

福特警長還是頭一迴聽說貓能當警犬的。

最重要的是,今天距離案發已經過去了整整五天時間,兇手殘留的氣息竟然還能被聞出來,實在是太離譜了!

「福特警長。」

麵對福特漢密爾的質疑,羅南冷冷地迴答道:「我當然是認真的,現在人已經抓到,兇器也有了,證據還可以搜查,你有什麽不可信的?」

被羅南反懟了一句,福特警長忽然沉默了。

本來當著眾多警員的麵,羅南這樣的態度,他應該暴跳如雷才對。

可福特漢密爾畢竟不是普通人,很快就冷靜下來。

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要說羅南是胡搞瞎搞,似乎沒有這樣的必要。

他沉下臉說道:「希望你是對的。」

於是在福特警長的指令下,一眾警員對衣服店展開了全麵的搜查。

結果一位經驗豐富的警員發現了一間地下密室。

其實就算所有的警員都沒有搜出這間密室,先前就用靈能探查過的羅南也會加以提醒。

反正肯定是跑不了的。

而就在這間密室裏,警員們搜出了大量金銀首飾等貴重物品。

並且在這些首飾裏找到了,印刻有利維鮑爾夫妻名字縮寫的結婚戒指。

證據確鑿!

不僅僅如此,其它很多首飾裏也有人名標識,並且對應上了幾樁懸案!

這下子福特漢密爾也坐不住了。

毫無疑問,他們破獲的可不僅僅隻是一件滅門案。

由於事關重大,福特漢密爾派人向舊港區分局匯報,後者又上報給了總警局。

到了日落黃昏時分,沃克利衣服店所在的街道被大批警員封鎖,來自分局和總局的警探們又對衣服店挖地三尺,試圖找出更多的物證來。

至於陷入昏迷的老裁縫沃克利,也被帶去總警局進行審問。

隨著案情的升級,別說是第四警所了,就算是舊港區分局也沒有資格處理這件大案。

羅南也跟著撤了。

不過作為這次案件的偵破人員,他得迴到警所寫報告,直到深夜才迴到東城區的家裏。

第二天早上,當羅南照常來到第四警所上班,發現警員們看向自己的目光都變了。

自從羅南入職以來,第四警所的警員們受到福特漢密爾的影響,一直將羅南當成空降下來鍍金的權貴子弟,打心眼裏看不起他。

對羅南一直是敬而遠之。

而羅南日常的表現,也成為了他「紈絝子弟」身份的佐證。

可這次的滅門大門,在極短時間內被羅南幾乎是單槍匹馬的偵破,卻是實實在在地顛覆了大家對他的觀感。

所有人都意識到,羅南是真的有本事,而非靠著關係和後台上位!

隻是這些警員的看法如何,對羅南而言無關緊要。

羅南本來以為這個案件轉由總警局辦理之後,就跟自己再沒有任何關係。

沒想到下午的時候,總警局方麵派人下來找到了他。

第二更送上。的代表,鎮守天師的權力固然很大,卻也不能肆意妄為。然後這位紫府上人又特意強調,讓大家在鎮守地方期間,盡力收集點靈物上來。上繳靈物是有獎勵的,甚至包括破竅丹!破竅丹是非常珍貴的靈丹,作用是輔助練氣大圓滿的修士破竅開府。服用之後,除了能提升破竅的概率之外,還可以護住修士的心脈和丹田。這樣就算晉升失敗,也不會丟掉性命。一顆破竅丹,在內門宗事堂裏的兌換價格高達一萬勳點!而練氣大圓滿的修士破竅開府,最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