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血月(六十九)

法寶,日夜祭煉溫養,既可以做殺伐護身之器,也可作凝丹助力。晉升金丹之後,還可以將本命法寶升格。而妖族結丹會覺醒天賦神通之能,其實對本命法寶的需求遠沒有人族那麽大。有些大妖直接將自身妖丹作為本命法寶來使用。一般來說,有需求的大妖都會根據覺醒的天賦神通來打造本命法寶。汪塵一聽就明白了:“你覺醒了幾個天賦神通?”妖族凝丹也分上中下三品,而評判妖丹品階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看覺醒的神通數量。下品妖丹就一個,中...「我是辛普森警監。」

總警局的來人三四十歲模樣,一身警監製服筆挺,頭發梳得油光鋥亮。

他看向羅南的眼神裏帶著傲然之色:「你的案件報告我已經看過了,做得很不錯。」

頓了頓,這位警監繼續說道:「但是裏麵有個問題。」

他說到一半又停了下來。

顯然是在等羅南發問。

但羅南裝著聽不懂——最煩的就是這種裝嗶犯!

辛普森警監等待了片刻,見到羅南無動於衷,眼眸裏頓時閃過一抹慍色,咳嗽了一聲說道:「按照報告上的描述,你是通過一頭獸寵找到兇手的對嗎?」

「是的。」

羅南不動聲色地點點頭:「卡什警探可以證明這一點。」

「我並不是懷疑這份報告的真實性。」

辛普森警監擺擺手說道:「隻是我們需要藉助你這頭獸寵的特殊能力,來偵查另外一起重大案件,當然總警局會給與相應的經費補貼。」

他強調道:「就暫時征用一下你的獸寵,不用你參加這起案件的偵破工作。」

居然是為了小黑來的?

羅南多少有些驚訝。

如果這位總警局的警監是來搶功摘果子,他反而不會覺得奇怪。

可昨晚羅南剛剛遞交了案件報告,今天就來人想要征用小黑,這裏麵的味道明顯不對。

「抱歉。」

羅南歎了氣說道:「我非常願意為總警局出力,但這頭獸寵昨天晚上跑了,我到現在都沒有找迴來,所以沒辦法幫到你。」

「跑了?」

辛普森警監的表情瞬間裂開:「你開什麽玩笑!」

「什麽叫開玩笑?」

羅南沉聲說道:「跑了就是跑了,誰規定獸寵不能逃跑的?現在沒有了,我總不能再變一頭出來給你吧?」

不管對方征用小黑是什麽目的,他都不可能答應這樣的要求。

小黑不但是羅南用特殊方法培養出來的靈寵,而且他還投入了不少資源進行訓練和強化,其價值無法用金鎊來衡量。

最重要的是,羅南跟小黑之間有著靈魂層麵的精神連結,後者的身上也藏著他的一部分秘密,怎麽可能交由他人來掌控?

而且總警局的這次征用來得很蹊蹺,現在是要拿羅南的獸寵,接下來又會如何得寸進尺根本無法預料。

羅南索性在一開始就打斷對方的妄想

辛普森警監的臉色變得鐵青,陰惻惻地說道:「羅南副警長,你可別忘了,你現在可是在實習期,違抗上級命令是什麽後果,你知道嗎?」

「我沒有違抗。」

羅南笑笑道:「隻是無法執行完成不了的任務,如果這樣都有錯的話,那請長官解除我的職務,謝謝。」

辛普森警監差點被噎死。

羅南的這幾句話說得陰陽怪氣,但道理上完全沒錯。

而且辛普森警監還真沒有解除羅南職務的權力

他雖然高了羅南兩級,想要將後者踢出警察係統,也得走正規程式。

而羅南剛剛破獲了一個大案,突然間被開除了,沒有過硬的理由也根本說不過去。

「很好。」

辛普森警監死死地盯著羅南:「希望你不要後悔。」

羅南聳聳肩,懶得跟對方再囉嗦。

辛普森警監含恨而去。

羅南若有所思地看著對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

他能夠感覺到辛普森警監的情緒,無疑是恨上了自己,事情絕不會因此結束。

可惜這個家

夥是超凡者,羅南無法使用以前對付沙奎因彼爾、魯道夫赫伯特的手段,將其無聲無息地解決掉。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羅南就拿對方沒有辦法了。

隻是眼下不是合適的時機。

辛普森,或者說這位警監背後的人要是再次針對他有所動作,那他就不會客氣了!

這邊辛普森警監怒氣衝衝地迴到了總警局。

他剛剛迴到自己的辦公室,推開門就見到一名身穿製服的漂亮女警靠著真皮椅,並且將一條頎長白皙的大腿擱在辦公桌上。

姿態極為誘人。

然而辛普森警監卻是露出驚慌之色,他連忙關閉房門,然後過去對椅子上的女警點頭哈腰地說道:「緹娜小姐,您怎麽來了?」

他的警銜比對方高出整整四級,可諂媚的模樣儼然是後者的下屬。

甚至奴仆!

女警緹娜「哼」了一聲,放下長腿瞥了辛普森警監一眼:「你去舊港區第四警所了?那頭獸寵拿到了嗎?」

辛普森警監嚥了咽口水,艱難地迴答道:「我去了,但是那名副警長說獸寵丟了。」

啪!

他的話音剛落,左臉頰結結實實吃了一巴掌。

「廢物!」

緹娜瞋目嬌喝:「這點小事都辦不好,要你有什麽用?」

辛普森警監的臉迅速腫脹,上麵的五指印痕清晰可辨,口鼻都被扇出血來。

但他的眼眸裏沒有絲毫的憤怒,反而更顯卑微:「我,我懷疑他在撒謊,我一定想辦法將那頭獸寵拿過來!」

緹娜眯了眯眼睛,眸光裏透著森冷的氣息:「這頭獸寵能力非凡,它的血脈對我們極有價值,我不管你用什麽手段,一個星期之內必須到手,否則……」

她伸出舌頭尖尖,舔了舔嬌豔紅唇:「你知道後果的!」

辛普森警監下意識地打了個冷顫,連忙迴答道:「是。」

「乖。」緹娜伸出小手拍了拍他腫脹的臉頰,說道:「隻要你完成這個任務,我會向上麵申請獎勵你三支生命藥劑。」

辛普森警監陡然精神大振:「謝謝小姐!」

生命藥劑是極為珍貴的魔藥,有著延長壽命、恢複青春的強大效果。

這種藥劑在塞力斯最上層的圈子裏,屬於被人瘋狂追捧的神藥,隻是因為煉製的難度太高,所以非常難獲得。

事實上沒有頂層的人脈和資源,就算再有錢也買不到這種藥劑!

緹娜居然要一次獎勵三支生命藥劑,辛普森警監的心頓時被貪婪的**所占據。

他的雙眼都變得通紅,彷彿擇人慾噬。

緹娜見狀咯咯一笑,笑聲裏充滿了得意和妖媚,在辦公室房間裏反複迴響著!

第一更送上。真了得!“嗬嗬。”姚老笑道:“這可不是我最大的秘庫,我現都忘記這裏存了什麽東西…”秘庫太多也是煩惱啊!汪塵摩拳擦掌:“我開啟看看就知道了。”他迫不及地地開啟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口木箱。結果差點被閃瞎了眼。這口箱子裏竟然堆滿了大量的紫金幣!紫金幣是比玉幣更高階的貨幣,兩者也是一比十的比例,隻不過市麵上很少見。汪塵倒是見過,可從來沒有見過這麽多紫金幣。這口箱子裏的紫金幣至少有一萬枚,那就相當於十萬玉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