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血月(七十一)

放。”真人金口一開,趙淮安當即往留影石注入法力。一道光束陡然自晶體之內激射而出,在趙淮安前方上空顯現出一幅影像畫麵。雖然影像並不是非常清晰,畫麵抖動得相當厲害。但足以讓所有人一睹事件的全貌!光影變換,淋漓的鮮血和慘烈的死亡,被當作獵物的散修的哀嚎,以及狩獵者得意的狂笑,強烈無比地衝擊著在場修士們的神魂。很多人都憤怒了。尤其是那些前來湊熱鬧的外域散修,更是臉色鐵青地握緊了拳頭!現場的氣氛變得凝重壓抑...羅南笑得很陽光,充滿了隻屬於年輕人的朝氣。

然而福特漢密爾見到他的笑容,心裏卻陡然生出一股寒意,直衝腦門深入骨髓。

有個莫名的聲音在這位警長的腦海裏迴響,告訴他犯下了一個大錯誤。

福特漢密爾的眼角抽搐了兩下,語氣幹澀地說道:「很好。」

羅南看著自己的這位頂頭上司惶惶離開,眼神變得幽深。

他重新看了一遍巴爾德伊迪的卷宗。

雖然這份卷宗很厚,裏麵詳細記載了這名通緝犯的資料,包括其犯下的罪行。

但羅南感覺有點不對。

他懷疑這份卷宗被人抽去了部分內容,或者隱藏了更深的資訊,總之肯定是不完整的。

而想要通過這份卷宗,在塞力斯茫茫人海中將巴爾德伊迪挖掘出來,並且僅僅隻有一個星期的時間,顯然非常的不現實。

總警局高層某些人的意圖極為明顯。

不過羅南隻要還想繼續在警界混下去,那他就無法拒絕這個任務。

想了想,羅南起身離開了警所。

提前結束實習期,成為正式在編的副警長有個好處,那就是在執行任務期間,他既不需要每天準時點卯簽到,也不存在遲到早退的問題。

而且除非請長假,否則一兩天時間不來警局也沒什麽關係。

警長福特漢密爾對他的指揮權被大大削弱!

拿著巴爾德伊迪的卷宗,羅南來到銅錨賭場找到了蘿絲辛克萊。

這位美豔女子見到羅南是一臉幽怨之色,說道:「大人,您都很久沒有來找我了。」

說得羅南好像是拔叼無情的渣男似的。

但在蘿絲辛克萊的心裏,羅南還算是一個大渣男,利用她建立了煉金物品的定製和銷售渠道之後,就對她棄之不顧了。

沒辦法,蘿絲辛克萊隻能迴到銅錨賭場繼續主事。

最重要的是,就算她使出渾身解數自薦枕蓆,羅南也無動於衷。

這一點對蘿絲辛克萊的打擊是最大的!

羅南瞥了這位戲精一眼:「你在教我做事?」

蘿絲辛克萊渾身一顫,立刻收斂起所有的媚態,低眉順眼地迴答道:「屬下不敢。」

「給你一個任務。」

羅南將手裏的卷宗遞給對方:「幫我查一下這個人,內容越詳細越好,我需要在三天之內拿到,所有的費用由我來支付。」

古斯塔夫萊茵是位極有野心的梟雄人物,他除了是萊茵家族的重要成員之外,也有屬於自己的基業和勢力。

比如大名鼎鼎的金帆商行。

這位雄獅伯爵擁有一張情報網是很正常的事情。

羅南感覺巴爾德伊迪的卷宗裏暗藏貓膩,在動手抓捕之前肯定要搞清楚。

免得落入別人的算計之中。

蘿絲辛克萊恭恭敬敬地接過了卷宗:「是。」

羅南說道:「你知道怎麽聯係我的。」

離開了銅錨賭場,羅南沒有返迴第四警所,而是去了自己在舊港區的家。

這裏的房子被他當作公開的住址,也是煉金的據點。

先前通過蘿絲辛克萊和金帆商行交易的煉金物品,基本上都是在這裏煉製完成的。

在等待情報的這幾天裏,羅南將前段時間承攬的訂單全部完成。

目前羅南在塞力斯的超凡者圈子裏,已經是一位小有名氣的煉金師。

隻不過他太年輕,高階的客戶不免心存疑慮,所以接到手的訂單數量並不多。

畢竟煉金師的聲望是需要時間來積累的

不過羅南並不著急,他的煉金效率和成功率完全可以吊打一眾煉金師,就算是煉金大師也無法企及。

而且隨著羅南對世界法則的瞭解和掌握不斷加深,煉製出更高階的超凡裝備指日可待。

屆時他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師,甚至成為傳奇也非妄想!

最關鍵的在於,訂單雖少,利潤是真的高!

三天之後,蘿絲辛克萊找到了羅南,並送上一份厚厚的資料。

這份資料跟他從福特漢密爾手裏拿到的涉案卷宗相互比較,立刻就看出了問題。

蘿絲辛克萊所獲得的情報顯示,巴爾德伊迪的確是一名罪行累累的慣犯,有證據可查的兇案就涉及13起之多,包括最近被殺的那名男爵。

但問題在於,這名男爵可不是什麽好人,喜歡虐殺少女,經常通過黑幫購買年輕的女奴。

而巴爾德伊迪手下的受害者,大部分都是貴族和富商,還有幾名超凡者。

他本身也是一位實力非常強的超凡者,已經達到了三階接近四階的層次!

而且巴爾德伊迪擅長用毒,在戰鬥中經常突施毒招,讓人防不勝防。

另外巴爾德伊迪在王都有同夥,他正是在同夥的幫助下成功逃脫,目前九成以上的可能是躲在塞力斯龐大的地下迷宮——下水道係統裏。

羅南看完這份資料,一個俠盜的形象在他的腦海裏躍然而出。

這頭毒狼無疑是個極為難纏的對手,總警局將這個任務強製交給羅南來完成,其用意不言自明,打的是一箭雙雕的算盤。

他沉聲問道:「如果我想跟這位當麵談談的話,有沒有什麽辦法?」

蘿絲辛克萊想了想迴答道:「大人,我不認為巴爾德伊迪會見你,他也不可能相信你說的話。」

「他相信不相信我並不重要。」

羅南笑笑道:「但這個世界上,總有他在意的人吧?」

蘿絲辛克萊沉吟道:「我聽過爾德伊迪跟剃刀幫的首領墨菲斯門德特關係不錯,但是墨菲斯很不好惹,他的背景非常強,就算伯爵大人……」

後麵的話沒說,羅南也能聽懂。

「墨菲斯門德特…」

羅南饒有興趣地拍了拍手裏的資料,問道:「那我能在哪裏找到這位剃刀幫首領?」

「舊港區的愛德曼造船廠!」

蘿絲辛克萊不假思索地迴答道:「墨菲斯門德特曾經是這家造船廠的工會首領,剃刀幫的骨幹成員大部分都是曾經的造船工人。」

「很好。」

羅南起身說道:「辛苦你了。」

第一更送上。有多少削尖了腦袋想要躋身其中。汪塵要是以為自己靠著擒獲元慎奎的功勞,就能將所有的好處全部攬入懷裏,那他就是在太天真了。作為一個外來戶,他在西海靈域沒有絲毫的根基和人脈。別人想要侵占汪塵的功勞,有的是辦法讓他閉上嘴巴。紫府上人又如何,偏遠小城裏麵就多得是!汪塵能遇到洛真,無疑是他的幸運。所以汪塵相信洛真,也隻能相信他,就沒有其它的選擇!這隻儲物袋裏裝著十萬靈石,是預備給對方的好處費。汪塵所要的,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