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血月(七十二)

到汪塵堅持不聽自己的勸說,中年修士隻好長歎一聲,乖乖地去帶路。“等等。”汪塵指了指地上的屍體:“他們身上的儲物袋都歸你了。”這些窮到劫道的山賊,身上不可能有什麽好寶貝,汪塵也懶得去搜刮。本著不浪費的精神,索性就便宜了這個被迫落草的家夥。中年修士大感意外,但也放鬆了很多。他最怕汪塵用完就扔,到了地方殺自己滅口。現在看汪塵的意思,顯然沒有這樣的意圖,心裏不由地生起了一絲感激之情。以最快的速度擄走了幾名...舊港區。

夜幕籠罩的愛德曼造船廠,彷彿一頭蟄伏的鋼鐵巨獸,雖然已經破敗衰老不堪,但依然給人以危險的感覺。

這座造船廠擁有兩百多年的曆史,完整見證了舊港區輝煌到衰落的整個過程,然後在幾十年前被徹底廢棄,淪為了黑幫勢力的巢穴。

在舊港區名聞遐邇的剃刀幫,正是在這座廢棄船廠裏崛起的!

由於它的赫赫兇名,馬車夫不敢靠近,因此羅南不得不在距離船廠將近一公裏的地方下車,然後步行抵達了入口。

愛德曼造船廠的圍牆和廠區大門都大體儲存完好,甚至門口還有值班的崗亭,能看到在裏麵喝酒打牌的兩名彪形大漢。

當羅南出現在船廠門口的時候,拴在崗亭旁邊的一條大狗立刻衝著他狂吠起來。

「幹什麽的?」

一名大漢握著酒瓶從崗亭裏出來,對著羅南喝斥道:「小子,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趕緊滾,否則別管老子不客氣!」

他身材魁梧,脖頸和下巴全部被暗青色的紋身所覆蓋,兇神惡煞的模樣很是嚇人。

羅南掀開風衣,露出佩戴在胸口上的警徽,淡淡地說道:「我是第四警所的副警長羅南雷蒙德,有事找你們老大墨菲斯門德特談談。」

「他在這裏吧?」

根據蘿絲辛克萊提供的情報,墨菲斯門德特通常隻在晚上來到愛德曼造船廠,跟他的手下們狂歡或者處理幫派事務。

這位黑幫首領在塞力斯擁有多個秘密居所,沒人能夠搞清楚他的具體動向。

因此羅南今晚過來也是碰碰運氣。

「副警長?」

魁梧大漢嗤笑一聲,完全沒把羅南放在眼裏:「真敢吹,當老子是白癡啊?」

「老子今天心情好,給你10秒鍾的時間滾蛋,10、9、8…」

他向羅南亮出了掛在腰間的槍套。

雖然英維亞一直執行嚴格的禁槍策略,但相關的法規對某些人來說形同虛設,這名剃刀幫成員插在槍套裏的左輪是真貨,而且彈倉裏填滿了子彈!

「1!」

當他倒計時結束,而羅南卻沒有挪動腳步,頓時目露兇光,瞬間拔出了自己的武器。

砰!

清脆的槍聲驟然打破了夜的寧靜。

魁梧大漢剛剛握在手中的武器已經不翼而飛,虎口破裂滲出絲絲鮮血,他的猙獰之色凝固在了臉上,眼眸裏全是驚懼惶恐之色。

完全剛才的囂張和霸道!

麵對羅南手裏的左輪,這名剃刀幫成員忍不住嚥了咽口水,低聲下氣地說道:「長官,有話好好說,有事可以商量的。」

那黑洞洞的槍口瞄準了他的腦袋,讓他的眉心都感到本能的刺痛。

這種生死間大恐怖的壓力,不是什麽人都能承受的!

與此同時,另外一名剃刀幫成員在崗亭裏偷偷抓起了一把上膛的霰彈槍,準備趁羅南不備給他來上一發。

砰!

慘叫聲驀地響起,試圖偷襲羅南的這名黑幫份子右手鮮血淋漓,握持的霰彈槍也掉落在了地上。

而連續的兩聲槍響,也徹底驚動了窩在愛德曼造船廠裏麵的剃刀幫眾們。

大量的黑幫份子從不遠處的廠房裏衝了出來,大部分都握有各種各樣的武器,包括手槍、步槍、霰彈槍等等。

「你死定了!」

剛才還忍氣吞聲的剃刀幫成員又重新挺直了腰桿,朝著羅南口吐芬芳:「你這個婊…」

他的髒話才剛剛說出口,眼神驟然變得呆滯,旋即整個人彷彿被抽去了脊骨一般,無力地癱倒在地上。

雖然還有呼吸,胸口也在起伏,但完全失去了意識。

事實上他的精神已被羅南的靈能之刺洞穿,以後就算蘇醒過來,也基本上是個白癡了。

其實羅南剛才已經手下留情,沒想到對方以為他不敢殺人,那少不得要給點顏色看看。

對於這種黑幫份子,羅南不會有更多的憐憫。

欺行霸市、收保護費、販賣人口、經營賭場妓院、放高利貸…

盤踞在愛德曼造船廠的剃刀幫早已是舊港區的一顆大毒瘤,隻不過因為有著很強大的背景,所以至今無人敢去挑破。

這些黑幫份子,全部槍斃都沒有冤枉的!

過了片刻,一幫剃刀幫成員衝到了大門前,一把把噴子瞄準了羅南。

也有人搶上前來,救治倒在地上的那個家夥。

各種含翔量極高的咒罵聲,劈頭蓋臉地衝著羅南呼嘯而來,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一名頭目角色的男子站到了羅南的對麵,用毒蛇般的三角眼死死盯著羅南,陰惻惻地說道:「小子,敢來我們剃刀幫的地盤搞事,你想怎麽死?」

雖然語氣極為囂張,可他的眼神裏卻透著一絲慎重之色。

因為羅南的表現實在太鎮定了。

麵對絕對優勢的剃刀幫成員,他站在門前屹然不動,淡定的模樣顯出超強的自信。

這樣的人,要麽是瘋子,要麽是高手!

「別說廢話了。」

羅南說道:「我要見你們的老大墨菲斯門德特,帶個路吧。」

他的話音剛落,又是一大波汙言穢語的咒罵撲麵而來。

羅南搖搖頭,突然探手向前抓出。

一名相距十幾米外的剃刀幫成員,其雙手緊握的霰彈槍突然脫離掌握,瞬息之間飛到了羅南的手中。

這神奇的一幕,讓所有的咒罵聲戛然而止!

那剃刀幫頭目的雙眼瞳孔驀地收縮:「施法者!?」

如果羅南是一名普通的超凡者,他並不會害怕,畢竟自己一方人多勢眾,幾十把長槍短炮就足以轟殺。

可羅南是一名強大的施法者,那情況就截然不同了。

大部分的施法者都擁有防禦槍彈箭矢的手段,而他們的殺戮手段神秘莫測。

不到迫不得已,這名剃刀幫頭目真的不想得罪一位施法者。

墨菲斯門德特在這裏也一樣。

猶豫了片刻,剃刀幫頭目咬咬牙說道:「好,我現在帶你去見首領,但你別想玩什麽花樣,否則…」

否則什麽,他也說不出來,隻能含糊其辭了。

羅南笑笑:「這就對了。」

總有不見棺材不掉淚!

第二更送上。鬲代價上原來汪塵每隔三天能休息一天,而且作為正式獄卒,他隻能七天一休。己九區人手之緊張,已經到了捉襟見肘的地步!砰砰!汪塵剛要好好參觀一下自己的新居所,院門忽然被人用力拍響。隻見門前站著兩名獄卒,一個體型高壯,一個肥頭大耳,看著像是搭檔。“你是新來的吧?”那高壯獄卒用居高臨下的目光打量著汪塵,說道:“叫什麽名字,什麽修為境界?”鬲汪塵皺了皺眉頭。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這兩位不速之客看著就不像是善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