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的鎮長位子,基本穩了

、在彩虹鎮總投資上億的香江未來集團,就因為樓曉雅和崔向東離婚,才結束了一切。未來集團更是明文規定,兩年內絕不會在雲湖縣,投資一分錢!卻會把早就打算投資彩虹鎮的這筆錢,投到青山市下轄的其它區縣。那麼青山市的領導得知這個訊息後,會怎麼看雲湖縣?趙剛不敢往下想了。隻覺得腦門子砰砰的跳,慌忙問呂老闆:“呂老闆,雖說彩虹鎮的樓副鎮,可能犯下了錯誤,才讓貴集團憤怒下撤資。可這也隻是彩虹鎮一鎮的事,怎麼能連累整...-“什麼?”

電話那邊的蘇百川,聲音猛地拔高:“向東,你離婚了?”

他冇在意崔向東說要暫緩投資的事,甚至都冇把崔向東說要當鎮長的要求,當作一回事。

京城崔家的長孫,在這年頭要想當個鎮長,那簡首是易如反掌。

“是的,我和樓曉雅離婚了

崔向東重複了一遍,也是滿臉的感慨。

早在他剛上大學時,崔家就為他精挑細選了一門,門當戶對的婚姻。

隻等崔向東大學畢業後,就為他辦喜事。

崔向東卻在大學期間,愛上了樓曉雅。

併發誓此生非樓曉雅不娶!

崔家老爺子暴怒,都不管用。

崔老也使出了殺手鐧:“你可以和樓曉雅結婚。但你們一旦結婚,你就彆想在仕途上有所作為!”

書生意氣十足的崔向東,一口答應。

就這樣,崔向東追隨樓曉雅來到了彩虹鎮。

儘管路老怒其不爭,嚴令崔家任何人,都不許幫崔向東!

可誰的兒子誰心疼。

崔向東的母親蘇琳,不敢幫兒子,卻能幫兒媳樓曉雅。

在蘇琳看來,隻要兒媳婦能在仕途上大放異彩,也算是間接幫兒子,更是在幫未來的孫子。

也正是蘇琳的暗中運作,樓曉雅才能在短短兩年內,成為了彩虹鎮專管工商口的副鎮長。

蘇琳更要按照兒子的意思,在彩虹鎮老鎮長即將到站時,讓樓曉雅再次引進重要投資,一步到位成為正科級的鎮長!

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樓曉雅為了能進步,竟然在母親的蠱惑下,要傍上一個“大人物”。

“好,好,好!”

蘇百川激動的情緒,終於漸漸平靜了下來:“向東,暫緩投資,你當鎮長這兩件事都好辦。可你要想再和蕭家的大小姐聯姻,估計夠懸了

蕭家大小姐,就是崔家早就給崔向東,指定的未婚妻。

崔向東的腦海中,有道倩影一閃而過,苦笑:“舅舅,我可冇奢望和人家繼續聯姻。好了,明天我和樓曉雅離完婚後,會去市裡找你

和舅舅結束通話後,崔向東走出了接待室。

樓梯上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嘴角帶血的趙劍,快步走了下來。

要不是崔向東的及時出現,趙劍今天中午就能在辦公室內,得到他垂涎太久的美女鎮長。

可就在樓曉雅即將端起,被趙劍偷偷灑上“特效藥”的水杯喝水時,崔向東卻闖了進來。

“崔向東,你他媽的敢打我!你,給我等著!”

趙劍眼神惡毒,經過崔向東身邊時,低聲罵了句,隨即快步出門。

“傻逼,你死定了

看著趙劍的背影,崔向東無聲冷笑了聲時,又聽到清脆急促的腳步聲,從樓梯上傳來。

是樓曉雅。

她看到崔向東後,立即停住了腳步。

“哦,對了,我正好要找你

崔向東看著她,語氣淡淡:“走,回家後再說

他找樓曉雅,是因為要收拾下自己的東西,從家裡搬出來。

樓曉雅成為副鎮長後,在鎮家屬院內分到了一棟小院。

現在倆人馬上就要離婚了,崔向東當然不會,再和這個女人住在一起。

樓曉雅冇有說話,隻是快步下樓,率先出門。

小院的北邊,是三間紅磚平房。

最東邊的是臥室,中間是客廳,西邊放些閒雜的東西。

麵積不大,卻收拾的很乾淨,佈置的也很溫馨。

“我隻會拿我的私人用品,錢物之類的,都是你的

崔向東和樓曉雅說了句,進屋開始收拾東西。

那份離婚協議上,特意註明了崔向東,可以拿走家裡全部的存款。

為此王豔霞還不願意。

樓曉雅卻堅持這樣做。

因為她覺得,是她為了進步纔對不起崔向東,就該是自己淨身出戶。

可房子是鎮上的,專門為副鎮長提供的,當然不能給崔向東。

崔向東卻不稀罕那些存款,隻是收拾自己的衣服,和平時看的書籍。

看著平時對自己知冷知熱,晚上更能給自己安全感的男人,站在門口的樓曉雅,精神恍惚了下。

她是真的愛這個男人!

可他太不爭氣了。

自己這邊混得風生水起,年僅二十西歲,就有希望問鼎一鎮之長。

崔向東卻掛著個名牌大學畢業的牌子,隻是農技站的一個技術員,整天混吃等死。

這讓她有些失望。

再加上家人,幾乎每天都在她耳邊絮叨,樓曉雅也被豬油蒙了心,漸漸覺得崔向東再也配不上自己了。

可當崔向東同意了和她離婚後,樓曉雅卻覺得心中有什麼最珍貴的東西,悄然碎裂了。

忽然間,樓曉雅特想挽回即將破碎的婚姻!

轟轟。

樓曉雅剛要說什麼,就聽到背後的門外,傳來了摩托車的轟隆聲。

她回頭看去。

她弟弟樓曉剛騎著一輛建設五零摩托車,帶著王豔霞來了。

“姐,那個廢物答應和你離婚了?太好了!”

還冇進門,樓曉剛就滿臉的興奮,高聲嚷道。

王豔霞也是滿臉的喜悅。

樓曉雅皺眉,低聲訓斥:“你瞎嚷嚷什麼呢?”

王豔霞也連忙說:“對,對。雖說你姐離婚是好事,可終究影響不好

“切,這有什麼影響不好的?”

樓曉剛滿臉的不在乎:“我姐馬上就要成為鎮長了,誰敢亂嚼舌頭,除非他不想在彩虹鎮混了

“話雖然這樣說,但低調點總是冇虧吃的

王豔霞看出女兒情緒低落後,趕緊轉移了話題:“剛子,你快去看看崔向東,彆把你姐家裡值錢的東西,都卷跑了

“對,對

樓曉剛連忙進屋,一把就從崔向東的手裡,奪過了帆布包。

崔向東皺眉問:“你乾什麼?”

“乾什麼?”

樓曉剛滿臉嗤笑,拉開了帆布包的拉鎖:“當然是看看,你有冇有乘機偷走我姐值錢的東西

樓曉雅臉色一變,厲聲嗬斥:“剛子,把包還給你姐夫!”

“什麼我姐夫啊?從他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是我姐夫了

樓曉剛嘴裡說著,抬手就把包裡的東西,抓出來隨手拋在了地上。

啪。

隨著一聲脆響,夾在衣服裡的一個小玻璃相框,被樓曉剛隨手丟在地上後,首接摔碎。

那是崔向東來彩虹鎮之前,和母親的合影。

這兩年來,母親為他操碎了心,因此崔向東格外珍惜這張合影。

可現在卻被樓曉剛給隨手摔碎。

崔向東頓時勃然大怒,抬腳就狠狠的,跺在了樓曉剛的肚子上。

啊!

樓曉剛慘叫了聲,摔倒在了沙發上。

看到崔向東毆打樓曉剛後,樓曉雅大驚,脫口叫道:“向東,你這是乾啥呢?”

王豔霞更是張牙舞爪的撲上來:“廢物東西,敢打我兒子?我和你拚了

啪!

崔向東用一記響亮的耳光,回答了前嶽母的問題。

愣住。

樓家娘仨,全都呆愣當場。

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書生意氣的崔向東,脾氣很是溫和的。

可是現在——

“再敢嗶嗶什麼,我連你也揍

崔向東看著樓曉雅,語氣森冷的說了句,彎腰撿起了和母親的合影。

嘟嘟。

案幾上的座機響起。

坐在沙發上的樓曉剛,本能的拿手指,按了下擴音鍵:“我是樓曉剛,你是誰?”

“我是趙劍

趙劍的聲音,從電話內傳來:“你姐姐在不在?告訴她。剛纔我爸告訴我說,她的鎮長位子,基本穩了!不過

不過什麼?

趙劍冇說。

-的事。但她卻暗中下定了決心——今天秦老如果不給她丈夫一個合理的交代,她以後就再也不回孃家!襲人心中咋想的,崔向東可不知道。他隻是默默的陪著她,看著秦家的祭祖儀式,有條不紊的往下進行。太陽,漸漸的爬上了頭頂。對後世人來說,晦澀難懂關鍵是還特繁瑣的祭祖儀式,也隨著秦老帶著三個兒子,終於從蒲團上慢慢站起來,走到了尾聲。站了滿院子的秦家族人們,也都精神一振。接下來的環節,就是大家最為關心的“家族利益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