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狹路相逢

沒什麼損失啊。除了能見見世麵,親自能參與一下共和國服裝發展史的裡程碑事件。他至少還能有機會跟皮爾·卡頓聊聊專賣店授權的問題。隻要這老頭兒一鬆口,允許他在京城飯店或者是即將蓋好的建國飯店裡,開上一家皮爾·卡頓的品牌店搞分銷零售。那就是牛B格拉斯!他就算刨著第一桶金了!不出兩三年,他便能穩穩當當混成全國第一位百萬富翁。還不會有人眼紅整他,多好?說白了,現在的共和國範疇,他再也找不到比這更大的漏兒了!真...1978年之後,改革的春風吹遍神州大地。

共和國帶著剛剛擺脫禁錮的喜悅,沐浴在新時代的光輝裡。

隻是盡管社會大體環境在持續不斷的好轉。

但也並非所有人的日子,都能於第一時間扭轉頹勢,奔向幸福的康莊大道。

因為有句話說的好,全天下幸福的人都是一樣的,而不幸的人卻各有各的不幸。

別忘了,五個手指頭還不是一邊兒長呢。

人世間總有那麼少數的幾個人,是背得離譜兒的特例。

明明沒做錯什麼,他們的日子卻在酸澀的苦水裡越浸越深,一點兒不見好轉的跡象。

讓人無法不心生同情。

可即便是這樣的可憐人,也仍舊不是最糟的情況。

因為比一個可憐人還要淒涼的,是兩個這樣的可憐人碰到了一起。

而且在這兩個可憐人之間,還有著事關生存的根本性利益沖突。

說白了,就像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裡的“比慘”段子一樣,那才叫造化弄人哪!

這可不是胡說八道,現實生活裡,真有這樣的事兒。

別處不提,就說京城煤市街扇兒衚衕2號院的一老一少吧。

他們就屬於這樣狹路相逢的兩個倒黴蛋。

老的叫康術德。

1918年生人,祖籍津門靜海。

少年時逃荒來到京城,後以“打小鼓兒”為業。

由於舊時年月裡,京城隻有兩個行業最來財。

一個是吃瓦片的,另一個就是古玩行。

康術德不但在京城娶了媳婦,還買了房子。

實際上這扇兒衚衕2號院,他就是房東。

隻是時代的更迭,卻讓人生的方向很難把握。

解放以後,康術德全家都回了老家。

隨後經過十幾年的滄海桑田,變得隻剩下孤身一人。

1979年,老家房子偏偏又因雨坍塌了,康術德就又跑回京城來了。

再見麵,院子裡這些老房客對康術德都心生同情。

因為就他那窮困潦倒的樣子,比起他當年要飯進京的形容也不差什麼。

於是在幾戶房客的說項之下,經由街道和房管部門批準。

康術德就搬進了他原先住過的兩間小北房,暫且容身。

由於戶口申請有個過程,康術德領的糧本兒是臨時性的,每月的油鹽醬醋,暫時都得靠鄰居們幫襯。

經濟來源呢,康術德也隻能先靠給運動中改名為“京城中藥店”的同仁堂糊紙盒子聊以過活。

這樣的處境,對這麼一大把歲數的人來說,可憐不可憐?

可別看他可憐,還有比他更可憐的。

說起來也邪門了,就沒有這麼巧的。

偏偏就在康老頭兒勉強安頓下來不久。

另一位同樣有權住這兩間小房的主兒,也在1979年冬天,跑回京城來了。

這就是返城知青寧衛民。

說起這小子,更是個苦孩子。

寧衛民是1961年生人,父親寧長友是大柵欄起重社的三輪車夫。

在他兩歲的時候,就因為煙酒無度犯了腦淤血,早早過世了。

寧家實打實,沒有什麼親戚朋友。

所以這幼年喪父的孩子,連一天好日子都沒有過。

全是靠他那個在街道縫紉社上班的寡婦媽獨自拉扯大的。

至於他們娘兒倆搬到扇兒衚衕2號院來,當然是康術德一家搬走之後的事兒。

主要是街道乾部們特意照顧,可憐衛民媽寡婦失業的不容易。

覺得她們要是搬到這兒來,上班也就近了。

而搬到此處之後,明明住得好好的,寧家娘兒倆為什麼又會讓這兩間小房空置呢?

那也隻能說命運的捉弄了。

敢情寧衛民初中畢業後,去京郊房山插隊。

偏偏1977年,就因為去房山看他,他母親在路上出了交通事故,撒手人寰。

而寧衛民沒有縫紉手藝去接替母親的工作,直到兩年後,才能按政策把戶口遷回來。

可寧衛民接茬又是一個沒想到。

終於回到京城的他,發現自己竟然連個落腳的地兒都沒了。

他的家已經住進去去一個陌生的糟老頭子。

這又是何等的憋屈?

難怪人說,人要是背起來,恨不得連喝口涼水都塞牙,放屁都蹦自己腳後跟呢。

總之,兩個走投無路的人都指著這兩間小房過下半輩子呢,這事兒一下就擰巴了。

無論是康術德還是寧衛民,誰都想讓對方走人。

為此,他們不但讓小院裡的鄰居們評理,還起了激烈的爭端,一下子鬧到了街道乾部麵前。

可實打實的來說呢,麵對這樣的情形,街道乾部和鄰居們,也是左右為難,難以裁判啊。

無論誰,都該獲得同情,獲得幫助。

無論誰,都有正當的理由為他們自己主張權力。

所以難啊!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真讓人為難!

別說兩個不幸的人,他們自己感到煩惱、鬧心了。

甚至就連他們身邊的這些人,也無不代他們搖頭嘆息,為難地嘬牙花子。

於是經過好一番合計和商議,街道乾部們最終給出的解決方式,那就隻能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平分!

既然讓誰搬走也不合適。

兩間小房,就乾脆一人一間吧。

可說實話,對這種結果,無論是康老頭兒,還是寧衛民,誰心裡也舒坦不了。

因為這不是幼兒園小朋友們排排坐,分果果。

首先這房分裡外,那就是個問題。

這兩間小房,其實是小院正麵五間北房最東邊的兩間。

等於是一個門在裡,還有一個門在外的套間。

臨時破一個門當然是不現實的。

錢不錢放一邊,就是為了保暖考慮,那也得等春暖花開纔好動手。

那誰裡誰外啊?

兩個都想住進裡頭去,都知道住外麵受乾擾。

為這,就得先掐一架。

康老頭的倚老賣老起了作用。

他說自己歲數大了,受不得風。

以此暫勝一局,搬進了裡間。

可沒兩天他就主動從裡屋又換出來了。

不為別的,全因為寧為民把他父母的遺像掛外間西墻上了。

康老頭每天出來進去的,都得跟照片上的死人打照麵。

時間一長,他受不了了。

是寧可自己一把老骨頭吃風,也不願意再讓寧衛民的父母拿眼神瞪自己了。

而這才剛開始,後頭的爭執就多了去了。

比如說,寧衛民厭惡康老頭打呼嚕。

康術德呢,又嫌棄寧衛民沒規矩,不懂禮貌。

再比如,寧衛民天天怪康術德把外屋弄得都是紙盒子,臭漿糊味兒散都散不出去。

康老頭呢,也是堅決不讓寧衛民屋裡抽煙,怕他把紙盒子引著了。

而且反唇相譏,說他不洗腳就上床,那味兒比漿糊還大。

還有哪,寧為民沒收入,可也得吃、得喝。

他毫不客氣的拿康老頭的米麪、煤火來用。

康老頭又如何肯乾呢?

他當然得捂著,不樂意當冤大頭。

可寧為民又說了,這屋裡的傢俱、爐子和鍋碗瓢盆可都是他們家的。

不給吃喝,那就別用。

就這樣,倆人直吵得驚動了鄰居,纔在大夥兒的勸說和見證下,又協商出一個法子。

那就是寧衛民每天得幫著糊一定數量的紙盒子,還得把副食本拿出來和康老頭公用。

這康老頭才能提供免費的吃喝煤火。

總之,這一老一少,從開始碰麵爭房,彼此就沒有過好印象。

帶著個人情緒,生活習慣還這麼大的差異,自然過不到一塊去。

對他們來說,什麼事兒都能成為矛盾,人腦子沒打成狗腦子已經不錯了。

而這,也是給整個小院兒出了道難題。

幾家鄰居們煩的啊,一說起給這倆人勸架,個個都腦仁兒疼。

難就難在了偏著這個不行,向這那個也不行,怎麼辦都是錯啊。

可也別說,就在大家都以為康老頭和寧衛民會在弱弱相殘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除了互相傷害再也不會出現其他的可能的時候。

命運這個傢夥又安排出了另一種非常奇妙的轉折劇情,一下就把局麵由壞變好了。

也就是1980年春節前後吧。

這兩個堪稱是前世冤家、今世對頭的人,不但舊日的矛盾全盤化解,反倒還變得親如一家了。

要問究竟發生了什麼啊?

答案其實很簡單,就五個字兒而已,患難見真情!

這種轉變的起因發生在臘月二十八那天。

老人覺少,就起得早。

那天康術德一起床,就發現屋裡煤火味兒不對。

披著件衣服,他尋著味兒就找到了寧衛民的門前。

跟著一通拍門叫人,屋裡沒丁點兒反應。

老頭兒登時急了,知道不妙。

果斷拿凳子把內屋窗戶給砸碎了,這才救了寧衛民的小命。

偏偏等到過了年之後,又輪到康術德出事了。

一個工作日的中午,寧衛民從外頭趕回來吃飯。

沒見著吃食,倒是發現老爺子手裡拿著紙盒子,閉著眼趴桌子上了。

怎麼叫都叫不醒。

再一摸,腦門滾燙。

得了,寧衛民也不含糊,趕緊背上康術德。

又招呼了旁邊在家的鄰居——退休的邊大爺,和居委會主任邊大媽老兩口。

幾個人一起給老爺子送友誼醫院去了。

沒想到情況不甚樂觀,不光得打點滴,人還得住院觀察兩天。

問題是康術德看病必須自費,這錢誰來掏啊?

就在邊大媽跟醫院磨嘴皮子,問能不能讓居委會作個保的時候。

誰都沒想到,這寧衛民出去了一會兒。

半個多小時後回來了,就跟變戲法似的,當場拍出了六十塊錢。

更讓人沒想到的是,急赤白臉交完了錢。

都沒容邊大媽和邊大爺過問呢,寧衛民就一頭栽倒在地了。

現場登時大亂啊。

邊家老兩口也嚇壞了,趕緊招呼路過的醫生給看看怎麼回事。

隨後謎底才徹底揭開。

這錢到底是哪兒來的啊?

敢情寧衛民急中生智,他剛纔去抽血室獻血去了。

兜裡的單子寫得清楚著呢。

從他身上抽了300CC,換來了這筆救命錢。

還有,可別忘了,這都什麼時候了

寧衛民直到此時,都沒吃飯呢。

他背著人到了醫院,餓著肚子抽完血,心裡又有火,連水都沒喝一口,又怎麼能不暈呢?

那想想吧,當康術德被救回來,知道了事情的經過,心裡又會是什麼滋味啊?

人心可都是肉長的,哪怕日常生活裡,有著再多的齟齬,也抵不上過命的交情不是?

說起來,這一老一少誰都沒想到,真遇到關鍵時刻,對方會這麼乾。

所以經過這番折騰,他們都覺著對方是可以共患難的依靠。

彼此念著對方的好,自然而然就和睦起來了。

再往後,那肯定不一樣了。

弱弱相殘變成了同病相憐,寧衛民敬老,康術德愛幼。

倆人即便再有什麼矛盾,互相也能包容了。

他們說話再沒動過肝火,倒是經常笑嗬嗬的聊天逗悶子呢。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爺兒倆,原本就是一家子呢。

就這樣,街道乾部們總算放寬心了,甚至有心想把這一老一少並戶,促使他們真成為一家人。

而扇兒衚衕的街坊鄰居們呢,也都喜笑顏開,把此事當成了“人間自有真情在”的典範,津津樂道個沒完。

但在這裡,有句話還是得先說明白了。

這看似已經圓滿的結果,卻並不是故事的結束,僅僅是故事的開始。

因為命運玩兒得這一把花活,其匪夷所思的程度,遠超人們所能想象的範疇。

就沒有一個人能夠覺察到,他們眼裡的寧衛民,其實已經不是過去的那個寧衛民了。

這小子的身體裡,已經換成了一個全新的靈魂…

PS:首發站起點,其他閱讀平臺的朋友,打賞訂閱最好能移駕。洋的時候,他不再買煙卷酬謝了。而是自覺轉化為更實惠的回報,定期把利潤的一部分勻給那些“姑娘”和“大茶壺”們。這樣一來,他和這些人就真正的成為一條線上的人了。然後,有了這些姑娘們做“托兒”,有了“大茶壺”幫襯,他就更容易討到更多的錢。比方說,哪個客人好麵子,那個客人脾氣不好,那個客人手大。有了“大茶壺”提醒指點,他就能針對性的選擇目標。如果遇到那些毫無賞賜之意的客人,陪著他的“姑娘”也會在一旁幫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