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發錢

子,應該還管點兒用吧?畢竟他跟老齊是同期來旅館的同事,待在一起都十幾年了。他又一向是笑臉相迎,否則老齊也不會專門讓他的侄子一大早就給他打這個電話呀?對,估摸著就是嚇唬一下他的侄子,還有想讓他應承一份人情罷了。這麼想著,王祥慶不禁又鎮定起來,感到局麵還未必太壞。認為隻要堅持到覈查組下來,他就該翻身了,不過再容忍他老齊幾天而已。於是他站起來,抻了抻衣服。然後拉開辦公室的檔案櫃,從裡麵拿出了一條友誼牌香...「理解理解,當然理解。」

老園長就率先表示,「嗯,小寧經理這話有道理啊。我們畢竟是社會主義國家嘛,壇宮又是我們幾家單位合辦的,分配原則就是按勞分配。總不能反而讓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小日本鬼子給比下去了。小寧經理這麼做情有可緣。他的出發點我很贊成,難處我也充分理解。尤其麵對國外復雜多變的情況,事急從權也說得過去。即便是工作中有什麼地方稍微存在瑕疵,也無傷大雅嘛。我再重申一遍,小寧經理是我們壇宮飯莊的功臣,有功無過,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不管怎麼說,能在海外把壇宮分店辦得這麼紅火,獲得如此巨大的收益,無論是小寧經理還是我們的國內職工,都不容易啊。絕對值得肯定和表彰。隻是…發高額獎金這種做法是不是無可挑剔,能不能繼續執行下去還有獎金的多少纔算合理,有待深入討論。最後到底應該是個什麼章程,恐怕還是得等我們回國之後再商量商量,纔能有個具體的意見。這一點小寧經理也要理解我們的難處。」

服務局的金副局長也隨之表示,「是啊是啊壇宮分店能夠在日本東京經營得這麼成功,全是仰仗小寧經理。本來,咱們幾家單位辦這麼個餐廳,隻是為了日子能寬鬆點,多給大家發發獎金,沒想到一鋤頭下去,倒是刨出來個金娃娃。現在別說餘糧滿倉了,就是在東京也站住腳了,靠的是誰啊?還不是咱們的小寧經理。坦白說,小寧經理看到的問題,想要解決的問題,無可厚非,這是他高人一等的商業素質使然。能夠心念國內職工的利益,也足以證明他的思想覺悟是非常高的,值得我們幾家投資方的信任和倚重。其實我個人也覺得中日員工收入太懸殊,會影響士氣。但這個問題,確實沒有那麼簡單,牽扯到政策方向,影響麵太廣。這種做法實屬有點超前了,那麼是否可以持續,作為長期的解決辦法,可能還不能一下子定下來。這裡麵的輕重,咱們在座的人都應該是清楚的吧?」

考察團為首的兩個人一下子就定好了基調。

說白了,老園長和金局長,算是主動表態,當麵把寧衛民在這件事上的責任給擇乾凈了。

但也有一個問題解決不了。

這件事茲事體大,牽一發動全身,他們倆誰也沒膽量敢打包票,給寧衛民這種私下分配高額獎金的做法發通行證。

畢竟寧衛民給底下人發的錢太多了,都到了能讓人陡然而富的地步。

對這些出國打工帶回钜款的國內職工,有太多的人眼紅,說是群情激奮,群起攻之也不為過。

而且這種壓力是自上而下的,可以說任何一個沒拿到好處的人,都不願見到這種事再發生。

沒錯!

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帶動大部分地區,然後達到共同富裕!…。。

這話是偉人定下的國策,誰也不好反對。

可無論多麼有道理,也不能解決人心的狹隘和自私。

特別長期生活在計劃經濟下,早就習慣了大家都一樣的華夏國民。

對於缺少變化和機遇的生活不滿歸不滿,可也沒有幾個人願意別人搶在自己前麵暴富,成為那個最早獲得財富自由的人。

所以盡管打心裡願意支援寧衛民,也明白他做的事是對的,甚至頗為同情他迫於無奈,不得不為之的處境。

可無論園長和金副局長也不敢毫無保留地當眾肯定寧衛民的所有舉措。

因為他們更懂得反對力量的強大,人言可畏,以寡敵眾的危險,沒有人想成為王安石那樣的悲劇人物。

他們總不能旗幟鮮明的站在大多數人的對立麵吧?

總得給自己留下點迴旋餘地,才方便去處理這件事。

甚至連回去安撫那些有意見的人,具體能 達成什麼效果,他們現在都無法保證。

這也是他們的難處。

不用說,對於園長和局長的話,其他人自然無不隨聲附和,頻頻點頭。

按理說,寧衛民到這個時候就該見好就收了。

畢竟他身上的隱患已經解決了,肯定不會再讓他為此擔什麼責任了。

這個時候,沒必要耍個性,玩兒什麼卓爾不群!

更沒必要把別人友善的安排當麵摔個粉碎!

可事實上他卻選擇了得寸進尺。

不是因為他蠢到絲毫不知這件事的厲害關係,不懂得兩位領導的諸多顧慮,不顧別人的輕蔑。

而是因為他為瞭解決問題,所準備的手段並不止賣慘這麼單一,他還有具有建設性的解決辦法。

「對對,領導們是該回去好好研究研究,討論討論。畢竟這是個關切到咱們壇宮飯莊在海外能否順利發展的重大問題。如果不充分考量到各方各麵的因素,很難得到真正的妥善解決。」

寧衛民首先肯定了兩位領導的說辭,隨後才說,「不過,我個人還有點額外的意見給領導們參考。雖然不敢說一勞永逸解決問題,但起碼可以暫時維持住局麵不崩壞,保證壇宮的發展需要,還希望在座的各位領導指教,看看有沒有可行性。」

園長和金副局長對視一眼,多少有點愕然。

「你說。」

「剛才兩位領導說影響麵太廣,我也明白這件事的復雜性。不患多寡而患不均,這個問題就是這件事的實質難題。但說來簡單,一句話就能概括,可由於這種情況是多維度的存在,解決起來就很棘手。比如說,收入的巨大差距,不僅在中日員工之間發生著,我們國內的職工和來國外的這些職工比較,也是一樣存在的。還有從壇宮的角度和咱們幾家投資單位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同樣難解。我能理解大部分人的想法,明明大家都綁在一條船上,都是為了一個目標在努力,可分好處的時候,總不能隻顧著這些出國的職工,就不顧其他人了吧?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怎麼才能讓大家都滿意呢?怎麼才能爭取一個相對公平的分配方式,維護好我們這個共同利益體的團結…」…。。

寧衛民的話毫不避諱地直指核心問題,證明瞭他確實考慮充分,胸有成竹。

這下可不止園長和金副局長感到納悶了,連考察團的其他人也有了興趣,不再敷衍於事,變得專注起來。

要知道,切蛋糕和分蛋糕的活兒,向來就是一個讓人頭疼的事兒。

連單位分橘子,還有嫌自己的小別人的大呢,就別提這種真金白銀的好處分配了。

任誰也想不到寧衛民會有什麼辦法,能做到這一點。

那位老丟蓋子的李處長,甚至忍不住插了句口,「要是這樣當然好可難度太大了。剛才寧經理你也說了,不光是國內職工和國外打工職工存在這樣的問題,還有壇宮內部和投資單位的利益分配矛盾。都能協調好?這怎麼可能?」

對於李處長的質疑,寧衛民隻是微微一笑。

「…其實對於壇宮內部的職工來說,解決方式倒是相對簡單的。隻要崗位輪換就足夠了,國內國外,大家換著來。反正日本的打工簽證隻有三年,你三年我三年,擇優者上,適當考量資歷和功勞,這就足夠了。唯一的難處就是現在我們壇宮在東京隻有一家店,崗位不夠,所以解決問題的法子,就在擴大經營範圍,開分店上。我們的海外分店隻要夠多,大家都能輪上,不但會平息眾怒,而且反而會聚合人心,讓大家更有奔頭。難道不是嗎?」

別說,這話倒是沒錯,大家聽聞,許多人都不由紛紛點頭。

連李處長也安了心,基本上認可了這個 觀點。

「嗯,好像是這麼回事。寧經理,真有你的啊。你這是生怕我們大夥兒不同意你開分店,總是借機給我們大夥兒分析利害關係啊。我算聽明白了,國內外職工的利益矛盾化解要靠開分店,我們這些投資單位的出國考察名額也要靠開分店。既然如此,那就按你的意思辦,我老李舉雙手同意。」

不過他也不是蠢人,聽話聽音,隨即又問,「哎,除了這個舉措,寧經理,你是不是還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剛才你好像說過,這隻是壇宮內部職工和出國職工之間的解決辦法,相對簡單。那相對復雜的,肯定是去解決壇宮和投資方的利益的矛盾啦…」

「對,李處長說的是,要解決壇宮和投資方的利益的矛盾沒這麼容易。」寧衛民很高興有李處長這麼一位捧哏,「我認為,即便有出國考察名額可以輪換,恐怕也不足平衡各方關係,因為和這些出國職工的直接獲利相比,僅僅出國轉幾天,對於咱們的投資單位的各位領導來說,還是吃虧的。那就得另想他法,直至達成平衡。」

「什麼辦法才能達成這種平衡?」

一個天壇公園的乾部,也耐不住好奇心了,插口問。

「發錢!」

寧衛民隻是簡單的兩個字出口,然而效果卻是驚人的。…。。

這下你瞅我,我瞅你的範圍擴大到了整個考察團,幾乎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什麼?寧經理的意思是…直接發錢?像對待那些壇宮出國人員一樣?我們也有份?」

有人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需要當麵確認。

寧衛民毫不猶豫地回應,「是,論功行賞,按勞分配嘛。出國人員的辛苦需要獎金回報,投資單位的各種支援當然也一樣。壇宮的成功離不開每個人的貢獻,既然大家都出力了,也賺錢了,憑什麼隻能一線人員有錢拿?當然人人有份。對於咱們幾家投資方,雖然不可能覆蓋到每個人,但起碼有職務的乾部們應該有份,這些人起到的作用最大。否則,賺錢乾什麼?這就是我的意見。」

「可是,道理上是沒錯,卻沒有這個製度啊。這種事兒,上級單位是絕對不可能批準的。這叫私分集體財產,以權謀私。而且這樣搞,太惹眼了吧?就算區政府不過問,群眾也不會答應的。」有人提出了最現實的困難。

然而對這個問題,寧衛民從最初決定這麼乾就有自己的考量,他並沒有被問住。

「大道走不通,我們可以稍微繞個彎兒嘛。也不一定就違背製度。請各位別忘了,壇宮那些職工的獎金,來源純屬我個人的提成。就像我們當初在合同上約定的那樣,我應該拿百分之五的提成,算下來就是兩千二百五十萬円,這筆錢所有權是屬於我個人的。說到底,我把這筆錢當做獎金發下去,這應該算是我個人的贈予行為。咱們京城的餐飲業和零售業不早就開始承包製了嘛,這不違背政策啊。」

寧衛民這番話鏗鏘有力,彷彿敲在了每個人心口上的大鐘一樣,終於讓大家都清醒地注意到了至關重要的一點——他是用自己的提成給職工發的獎金。

不用說,這和用公款給大家發獎金有著本質的區別。

雖然提成的數目巨大,遠遠超過大家的認知。

要說起來,原本寧衛民該不該拿走這麼多提成,到了分錢的時候,也該是個讓幾家投資單位的基層乾部們眼紅生事,阻撓頗多事兒。

可現在這筆在法理上屬於寧衛民的個人財富,被他不告自取發給了壇宮職工的一筆錢,反而成了最有可能解決現實問題的出口。

這誰能想得到?

這世上的事兒就這麼的神奇。

於是原本還能勉強保持著鎮定的考察團成員,好像忽然間發現了新大陸。

忍不住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然而這還不算,寧衛民的話還沒說完呢。

毫不在乎已經開始亂起來的現場,他居然又給已經燒得很旺的火上澆了一桶油。

「還有一點我也可以告訴大家,今年我提成拿到兩千多萬円,這隻是根據八個月的經營所得。由於銀座壇宮的經營逐步上了正軌,那麼今年即使不開分店,我也有把握讓東京分店的利潤翻倍。也就是說,這一年下來,最少按合同約定,我應該分得四五千萬円的提成。說實話,當初簽這個協議的時候,咱們誰也不會想到壇宮飯莊在東京辦分店能賺這麼多錢,連我也一樣,沒想到居然能夠做出這麼大的盈利來。所以這筆錢,目前看著就有點嚇人了,想到大傢夥對我的支援和幫助,我要都揣到自己兜裡實在有點不好意思。正好現在麵對這個難解的問題。那乾脆就拿出來大家分了吧。大體上是一邊一半,壇宮在東京拚命的員工有錢拿,投資單位這邊也不吃虧。至於我個人,其實沒什麼。隻要大家認可,咱們就可以這麼辦。既不違反製度,又履行了商業合同約定,還有利於大家的團結,豈不是皆大歡喜?如果以後有一天,製度尺度放大了,足以解決我們目前麵對的問題了。那到時候咱們再重新商量怎麼辦好了。我的意思,就是目前全力確保壇宮的發展和擴張。其他的事兒,隻要大家有默契,能保持團結,暫時就足夠了。時間也是解決問題的一種方法嘛。」

聽聞寧衛民居然願做捨己為人的犧牲,而且舍掉的是如此巨大數目的金錢。

大傢夥兒再也控製不住情緒,「嗡」的一聲,炸了。

「寧經理,你真的能保證,今年會達到這麼多利潤嗎?」

「寧經理,到時候你真的捨得把提成給大傢夥分?」

「寧經理,這都是你的錢,你一點不心疼嗎?」

「寧經理,我支援你!你的這個建議,可太讓人佩服了…」

(看完記得收藏書簽方便下次閱讀!)會感到高興的。”“相信我,你的人生裡或許隻有現在是最能安心的了。好好珍惜你現在的一切吧,別讓自己的時間糊裡糊塗的浪費掉,錯失真正能把握自己命運的機會。”藍嵐帶著黯然的神色,半晌無語。寧衛民的話她連消化都來不及,根本無法反駁。最後,也隻有為成人世界的沉重和無趣深深的嘆氣。“我真不敢相信,這些話會是你說的。你你跟我說的這些,簡直簡直比我爸我媽還”“比你爸媽還老氣橫秋,還更像你的長輩?”寧衛民輕輕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