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冰山總裁老婆

川身上,麵色一寒,冷聲質問道:“江川,你說說,最近賬目上超支的兩億元,是怎麽回事?”聽到爺爺提起這件事,江川不由得麵色一白,站了出來,出聲道:“爺爺,這件事,我,我是被騙了。”“被騙了,誰敢騙我江家的人?你給我說說,到底是怎麽回事?”江崇明冷聲道。江川不敢隱瞞,隨即將自己參加遊輪晚會,花費兩億元拍了一張假的九天山海符的事情,全都給講了出來。聽完之後,江家大廳之中,頓時一片寂靜。就連準備發怒的老爺子...“我和你說的,記住了嗎?”一個冰冷的女聲,在一輛豪華的法拉利跑車內響起。

“記住了,不許透露你是我老婆的事情,不許在沒有你的允許下去找你,不許在公司中亂來。”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陳飛,麵無表情的出聲道。

“不許再提那兩個字。”女子瞪了陳飛一眼,然後冷聲道,“好了,你下車吧!”

“可是,這裏距離公司,還有一段距離。怎麽不將車開進公司——”陳飛有些奇怪的問道。

女子白了他一眼,冷聲道:“如果被公司的員工看到,他們的總裁開車帶著你這麽一個人進入公司,會發生什麽?”

聞言,陳飛一愣,隨即苦笑著點點頭,“我明白了,我這種**絲和你這種美女總裁一起,太容易讓人誤會了。”

“我下車!”說話間,陳飛主動開門下車來了。

“你明白就好。”車內,女子留下一個冰冷的聲音,然後跑車轟隆一下揚長而去,迅速開進了大約一公裏開外,那棟標誌著“秋天集團”四個大字的雄偉大廈。

跑車內,林秋涵看著在後視鏡中快速消失的人影,不由得皺了皺眉,隨即歎息一聲,低聲自語道:“這家夥形象氣質簡直,哎——但現在情況緊急,家裏那邊逼得緊,也隻能如此了。”

原來,身為秋天集團總裁,龍安市著名美女企業家的林秋涵,這兩天卻遇到了一件荒唐無比的事情。

因為諸事不順而煩心的她,前天晚上找了間酒吧買醉放鬆一番。結果卻沒想到,自己竟在不知不覺中了喝斷片了,等她醒來的時候。卻是在酒店之中,渾身衣服早就沒了,身邊則躺著一個男人。而這個男人,正是剛才那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陳飛了。

本來,遇到這種事,依林秋涵的性子,早就將他送到警局去了。但最近家裏逼婚的事情,倒是讓林秋涵靈機一動,決定找個臨時老公,將逼婚的事情搪塞過去。

於是,陳飛就成了林秋涵的人選。

二人火速在昨天去民政局領了結婚證,正式結為夫妻。

今天,林秋涵就隨便在公司內,給自己這位新鮮的老公,安排了一個工作。到時候,家裏那邊問起來,也算是有個交代。

…………

街道上,陳飛將手中的布包背在了身後,摸了摸鼻子,看了看不遠處的大廈,邁步走了過去。

說實在的,現在這個結果,對陳飛來說,也是萬萬沒想到的。

他原本在山上跟著師父修行《九陽焚天決》將近二十年,為尋求在武道上的進一步突破,下山曆練,尋找九種適合自己至剛至陽功法的陰寒之物。

結果下山纔不到三天,遊蕩在龍安市街頭的他,就碰到了林秋涵。

當時,林秋涵一副醉醺醺的模樣,在酒吧門口晃蕩。身邊還有幾個男人在拉拉扯扯,一副意圖不軌的模樣。這種情況,陳飛自然不會坐視不管,當即出手,將那幾個男人打走。

隨後,準備報警的陳飛。卻猛然發現,林秋涵並不是單純的醉酒,而是被人給下藥了,情況已經比較危急了。

於是,陳飛將林秋涵帶到酒店,利用自身所學,給林秋涵解了毒。當然,因為這個名為“醉觀音”春藥的緣故,二人自然發生了某些不該發生的事情。

這種情況下,陳飛自然不好一走了之。再加上,前天晚上,二人親熱的時候,陳飛在林秋涵體內發現了“九幽冰蓮”的種子。

九幽冰蓮是一種罕見的陰寒屬性的藥物,本就十分難得,又恰好是陳飛所需的藥物。於是,陳飛幹脆決定留下來,一來對林秋涵負責,二來也有機會得到九幽冰蓮。

於是,二人飛速的領證結婚,然後,陳飛被自己這位高冷的總裁老婆,安排進了她自己的公司,成為她的一名下屬。

不知不覺中,陳飛走到了公司樓下,抬頭看了看二十多層的高的大樓,還有公司內外進進出出的工作人員,陳飛不由得在心中感歎了一句,自己這位老婆,看來比自己想象中的還有本事啊!

就在陳飛準備進入公司的時候,忽然間一陣急促的喇叭聲響起,然後伴隨著急促的刹車聲,一臉黑色的賓士停在了陳飛身邊。

車窗下降,裏麵探出一張帶著金絲眼鏡的男子臉頰,他對著陳飛就怒罵了起來,“沒長眼睛嗎?擋在我前麵。”

“我沒看——”陳飛想要解釋。

但這眼鏡男卻厭惡的擺擺手,怒喝一聲,“不想死就讓開。”

大樓門口的保安,趕忙過來將陳飛拉到一邊。

然後,那輛黑色的賓士轟隆一下,衝進了地下停車場之中。

“這不是你晃蕩的地方,一邊去!”保安對陳飛擺擺手,開始趕人了。

陳飛道:“我是來這上班。”

“上班的?我怎麽之前沒見過你?”保安一臉狐疑。

“我是第一天來上班的,醫療部。”陳飛趕忙道。

“醫療部又招新人了?我怎麽沒聽說過啊!”保安疑惑著,但還是打了電話,確認了陳飛的身份,然後讓他進入了公司。

進入公司之內,陳飛首先就感到迎麵撲來一股令人心曠神怡的香味,然後,他就看到一個個打扮得明豔動人的女子,在公司內搖曳生姿。

此刻,陳飛這纔想起,自己這位老婆的公司秋天集團,是主營女性化妝品的。公司內這麽多美女,倒也是合理的事情了。

幾分鍾後,陳飛找到了位於四樓的醫療部,敲了敲門,然後推門而去。

“你就是新來的同事?”醫療室內,一個留著娃娃頭,長著一張圓臉的年輕女孩,轉動著黑漆漆的大眼睛,在陳飛身上打量了一番。

“對,我就是。我叫陳飛,你好!”陳飛主動問候道。

女孩這纔回過神來,連忙也伸出手來和陳飛問好,“我叫許小婷,你快請坐。”

許小婷性格熱情,一上午的時間,陳飛也算是和她熟悉了起來。

中午時分,許小婷主動帶陳飛去公司食堂吃飯,二人打好了飯菜,找了張桌子坐了下來。

一邊吃飯,許小婷一邊給陳飛介紹起公司內的情況來,還經常指一些人給陳飛認識。

忽然間,一陣嘩的聲音在食堂內響起,然後又瞬間陷入安靜,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一個方向。

“怎麽了?”陳飛好奇。

許小婷輕輕捅了捅他,指了指一個方向,“看那邊。”信你們的。”隨即,他的表情越發的陰沉,匕首更加用力了一些,李瀟瀟脖子上,已經滲出了鮮血。歹徒麵色凶狠道:“我剛才已經給了你機會,但你卻騙了我,觸動了警報。你以為,我現在還會相信你嗎?”李瀟瀟眼珠轉動,連忙解釋道:“那隻是一個意外,我不是故意要觸碰警報的。你要的東西,我可以找給你。”“嗬嗬,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嗎?”歹徒凶悍的喝道,“我現在,不想其他的了,我隻想要你死。”說話間,歹徒手中的匕首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