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6章一掌拍死

能量,這電話說不定是嚇唬自己的,於是道:“一個電話就想弄垮我的演唱會,你以為你是誰,別想嚇到我,我——”就在林白不屑的時候,體育館中的廣播響了起來。“緊急通知,緊急通知。因為特殊原因,林白的這場演唱會現在取消,現在取消。”這個通知一出來,整個體育場中頓時炸鍋了,粉絲們紛紛叫喊了起來。甚至有人開始大罵了起來。林白透過包間玻璃看到這一切,頓時傻眼了,他沒想到,陳飛竟然真的一個電話做到了這一切。他不可思...身後,朱奎山見狀,不由得大驚,連忙呼喊道:“小陳,快退!”

趙柯勁也連忙指揮手下,讓周圍眾人疏離。

“小子,你逃不掉的,和我一起死吧!”梅長林滿目瘋狂,大手抓向陳飛。

“誰說我要逃的?”

但此刻的陳飛,並沒有他想象中的慌張,反而冷靜無比。那拍出的一掌,轟隆落了下來。

“砰!”

一聲轟向,梅長林的雙手和陳飛的手掌對在了一起。

“死吧!”梅長林狀若瘋狂的呼喊道,身上真元瘋狂碰撞,好似到了極限的氣球,想要帶著陳飛一起同歸於盡。

但隨即,令他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陳飛這一掌的恐怖力道,完全超出了他預料。恐怖的力量,哢嚓幾聲,直接將梅長林的雙臂拍碎。

隨後,手掌上巨大的力道轟擊下來,拍在梅長林的腦袋上。

脖子發出哢嚓一聲,即將爆發的梅長林,在最後時刻,斷絕了氣息,身體倒在地上,完全沒了呼吸。

陳飛收手,朱奎山和趙柯勁此刻衝了過來,先是關切的看了一眼陳飛,隨即俯身下來,檢查了一下梅長林的屍體。

確定梅長林死亡之後,二人鬆了口氣,向周圍的人示意了一下,解除了警報。

而其他人,這才陸陸續續趕了過來。其中就包括邵東華。

“梅長林死了!”有人現在還感覺難以置信。

“被陳飛一掌給拍死了,這,這是真的嗎?”

“陳飛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什麽境界啊?”

………

此刻,不僅是現場的武者,無數觀眾心中也隨之湧起無數的疑問來。

“陳飛雖然厲害,但梅長林可是神榜三十四位的高手,怎麽會被陳飛一掌拍死?”

“難道說,陳飛的實力還有所保留?”

“陳飛的真實實力,已經到達了天級後期。”

不少人對陳飛拍死梅長林,感到驚訝無比。

而隨即,網上馬上有人做出瞭解釋。

“梅長林剛纔是倉皇逃竄,根本沒心思和陳飛對戰,所以完全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來。”

“而且,梅長林剛才還和邵盟主對了一招。應該是邵盟主傷到了他,陳飛接下來的一掌,隻是撿便宜而已。”

“這個解釋,我看應該是真的。否則,根本沒法解釋陳飛的實力。”

………

陳飛沒有理會觀眾們的熱議,此刻看著正在梅長林身上搜尋的工作人員,最後還是沒有查到有用的東西。隨後將梅長林的屍體運走了。

然後,趙柯勁宣佈選拔賽正式結束,大家終於可以離開了。

陳飛轉身就要離開,但就在此時,邵東華陰陽怪氣的出聲道:“某些人之前不是說受傷了嗎?怎麽現在能一掌拍死梅長林?我看,這其中另有蹊蹺,得好好調查一下。”

大家不是傻子,一聽就知道這句話是針對陳飛的。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聚集到了陳飛和邵東華身上。等待著陳飛的回應。

一旁的朱奎山輕輕扯了扯陳飛的衣服,對他搖了搖頭,嘴巴動了動,沒有出聲,但意思已經十分明顯了。

不過,陳飛給朱奎山投去一看放心的眼神,然後看向邵東華,朗然出聲道:“要我配合調查,我沒什麽意見。”

“不過,在調查我之前。是否也需要好好調查一下邵東華邵盟主呢?”

“邵盟主身為堂堂神龍榜第十三位的高手,麵對一個倉皇逃竄的梅長林,卻擋不下來,反而差點被梅長林逃走。”

“對此,我不知是該懷疑邵盟主和梅長林有什麽見不得人的勾當,還是說邵盟主實力太弱,攔不住梅長林。”

“大膽,你敢汙衊我!”邵東華勃然大怒,狠狠瞪向陳飛,身上的真元氣息開始運轉起來。

陳飛見狀,毫不示弱,也開始運轉真元氣息,朝邵東華對抗而去。

見狀,不少人不由得大吃一驚,疾呼了起來。

“陳飛這是瘋了嗎?竟然要和邵盟主動手?”

“我看陳飛贏了選拔賽的冠軍,還廢掉了趙翊,有些得意忘形了。”

“我倒是認為陳大師說的話有道理,邵盟主他——”

………

就在氣氛緊張的時候,趙柯勁厲喝一聲,“都給我住手。”

“邵盟主,陳先生。這件事關係到我華夏的安全,我已經匯報給了徐將軍,徐將軍會親自過問這件事的。現在,現場的事情告於一段落。有關二位所說的事情,後麵,我們會進行相應的調查的。”

徐將軍的名頭都出來了,陳飛和邵東華自然也不多說什麽,收斂真元氣息,冷哼一聲,然後轉身離開。

陳飛和陳紫靈一起回到家中,當天晚上,趙柯勁所說的調查人員就上門來了,而且還是陳飛認識的熟人,宗委會的副會長孫林虎。

孫林虎按照程式,向陳飛詢問了一些問題。

將詢問記錄好,孫林虎微微壓低聲音,看向陳飛,出聲道:“小陳,接下來的內容,暫時屬於保密內容,我告訴你,你不要泄漏出去。”

“孫會長放心,我不會泄漏的。”陳飛點頭道。

孫林虎沉聲道:“趙會長聯合朱老等人,對梅長林進行了檢查和調查。但完全沒有找到任何和外國勢力勾結的線索。”

“完全沒有,那穆局長——”陳飛有些驚訝的出聲道。

孫林虎解釋道:“穆寧邊調查到的那些證據,我們也檢查過,目前看來,應該是真的。但除了那些證據之外,其他任何的證據或者是線索,一點都找不到。這就很奇怪了。”

說到這,陳飛已經隱隱想到了什麽,沉默了數秒鍾,隨即看向孫林虎,壓低聲音,沉聲道:“孫會長,你的意思,那些證據證據,是有人故意放出來,讓我們如此輕鬆找到的!”

孫林虎麵色嚴肅,點點頭道:“目前看來,很有這個可能。否則的話,這前後的矛盾,完全無法解釋。不可能之前的證據那麽輕鬆就找到了,而接下來,卻一點線索都找不到。”

“況且,梅長林身為天級後期境界的高手,位列神龍榜第三十四位,同時還是千星書院的掌門,不會那麽大意。”

聽完,陳飛沉默了數秒鍾,然後抬頭,麵色嚴肅的問道:“這,有沒有可疑的人員名單?”助著別墅中樹木和花壇等建築的遮掩,身形閃爍,不斷的靠近過來。很快,黑影來到房屋周圍,他撥開別墅側麵的一扇小窗戶,身影輕鬆的鑽入了別墅之中。進入別墅製之後的黑影,動作更加輕盈,好似一隻黑貓一般,腳步在地上,沒有一點聲息,整個人悄無聲息的在別墅之中穿梭著。很快,黑影來到了李福華的儲藏室之前。他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人之後,然後摸出一個小巧而複雜的裝置,扣到了儲藏室的防盜密碼門上麵,然後快速的操作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