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痛徹心扉

還如此決絕。難道他心中就沒有一惋惜?難道他的心中就一點都不念骨親嗎?自己可是他的親生骨啊!他怎麼下得了手?秦年的心彷彿如刀紮一般疼痛,一口再次噴出。他了十六年的父親,今日卻為親手廢除自己修為的劊子手,這讓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哈哈,錯了,錯了,都錯了!」秦年跌跌撞撞的站起來哈哈大笑道,笑聲回整個秦家大院。「他瘋了嗎?」所有人都疑的看向秦年,以為他了巨大的打擊,神崩潰。然而秦年依舊癲狂的大笑。「逆畜...「逆子秦年,為庶子私自修鍊,違犯族規,今日廢去修為,逐出秦家,其母徐氏育兒無德,罰其監凈房,終生不得踏出秦家半步。」秦遠山無的宣佈道。

說完一掌直接拍在秦年的腹部,狂暴的元力瞬間將秦年的丹田震碎。

而秦年整個人也這巨力震飛了出去。

「噗嗤!」

秦年重重的摔倒在地,一口鮮狂噴而出。

一掌崩碎丹田,六年的苦修毀於一旦。

秦家大院,此刻一片安靜,不人都為秦年到惋惜。

同時他們心中疑,秦家雖然有庶子不能修鍊這條族規,可是這條族規已經百年沒人提起,無形中已經荒廢,而且近年秦家中不庶子都開始修鍊了。

不知為何今日卻被秦遠山再次提起,還親手廢了自己的親生兒子。

秦痕站在人群中看著這一幕,心中冷笑連連。

隻有他知道為什麼,因為這一切都是他一手設計好的。

他從小就看秦年不爽,秦年修行之事,是他慫恿的,也是他告訴父親的。

他知道父親一直不待見自己這個弟弟,所以故意在父親麵前說了此事,還添油加醋的說了幾句秦年的壞話,更加堅定了秦遠山廢掉秦年的決心。

如今秦年丹田被毀,終生恐怕都無法再修鍊,這讓他心中無比的暢快。

「哈哈,秦年,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討人厭,連父親都不喜歡你吧!」秦狠看著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的秦年,心中十分得意。

此刻,秦年整個人獃獃的趴在地上,雙眼無神。

「他居然真的如此狠心!」

秦年癡癡獃呆的自語道,他直到現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父親真的會這麼無的廢除自己的修為,而且還如此決絕。

難道他心中就沒有一惋惜?

難道他的心中就一點都不念骨親嗎?

自己可是他的親生骨啊!

他怎麼下得了手?

秦年的心彷彿如刀紮一般疼痛,一口再次噴出。

他了十六年的父親,今日卻為親手廢除自己修為的劊子手,這讓他無論如何都無法接。

「哈哈,錯了,錯了,都錯了!」

秦年跌跌撞撞的站起來哈哈大笑道,笑聲回整個秦家大院。

「他瘋了嗎?」

所有人都疑的看向秦年,以為他了巨大的打擊,神崩潰。

然而秦年依舊癲狂的大笑。

「逆畜,你笑什麼?」秦遠山冷漠的問道。

「笑什麼?」秦年悲憤的笑著,笑的無比淒涼。

「我笑我自己太傻,從小你就對我冷言冷語,我一直以為你是對我嚴厲,每次看到你和秦鱗、秦痕談笑風生,我以為是我做的不夠好,一直拚命的修鍊,希能夠得到你的一句讚賞,可是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罷了,你本就是打心底裡討厭我。」

秦年近乎瘋狂的吼道,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秦遠山,想要看看他這所謂的父親到底是如何的鐵石心腸。

秋天的冷風吹在他上,讓他覺得一寒氣從腳底一直竄向腦門,然而最冷的還是他的心。

「哼!」

秦遠山不屑地冷哼,毫不為秦年的話所。

這一幕落在秦年的眼裡,更是讓他的心彷彿籠罩上了一層冰冷的寒霜。

十六年的父子之,不過是他心中的幻想罷了!

「什麼族規?什麼庶子不能修鍊,一切不過是藉口罷了,你本就是嫌棄我母親出生婢,份低微,丟了你秦家家主的麵!」

秦年瘋癲的大吼道,雙目赤紅無比。

「住口!」秦遠山大喝。

「怎麼,被我說中了?心虛了?你秦遠山不就是這樣的人嗎?」秦年冷笑的嘲諷道。

「逆畜,你找死!」秦遠山大怒。

秦年看著眼前的惱怒的秦遠山,他愈發覺得過去自己對父的是多麼的可笑!

「從今日起,我不姓秦,我姓徐,以後我徐年,跟你秦遠山再無瓜葛!」

秦年眼神瞬間冰冷下來,看向秦遠山的目也變得強起來。

從秦遠山拍在自己丹田的那一掌起,自己和他的父子之便已經煙消雲散了。

「畜生,你竟然敢對父親不敬!」一旁的秦痕也是怒喝道。

剛離開的秦年看向人群中的秦痕,角再次出一輕蔑的嘲諷。

「你不說話我都把你給忘了,我的好二哥,今日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他日三弟必當奉還。」

秦年當年修鍊的功法就是秦痕給自己的,當初還以為他是好心。

可是沒想到這一切都是他一手設計好的,先是讓自己修行,然後再利用族規讓秦遠山廢除自己的修為,如此心機簡直毒辣。

虧自己還居然著這樣一個人十六年的二哥,簡直瞎了眼了!

秦年臉上滿是自嘲,此刻他的心中隻有恨。

恨秦痕的毒辣。

恨秦遠山的無。

恨自己的有眼無珠。

更狠自己無能連累了母親。

可是現在他什麼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活下去,這次有希救出母親。

秦年轉緩緩的向著秦家大院外走去,他知道他再不走,恐怕今天就走不掉了,因為剛才他的那一番話已經激怒了秦遠山和秦痕。

「哼,想走?你走的掉嗎?」秦痕冷哼。

說完直接一個閃,向著徐年襲來,然後一記重拳毫不留的砸在秦年的膛。

「噗!」

秦年鮮不要命的狂嘔,膛的肋骨瞬間斷了數。

如今秦年的修為已廢,秦痕可是六星戰士的實力,他的一拳連石頭都能打碎,秦年哪裡抗的住?

一拳重傷秦年,秦痕似乎還沒有罷休,直接一腳踩在秦年的雙上。

勢大力沉,秦痕這一腳直接用上了全力。

「啊……」

秦年頓時發出撕心裂肺般的慘,他的兩條大骨就這般活生生的被踩斷。

「哈哈,讓你還敢囂張,你不是要報仇嗎?起來打我啊!廢,就是廢!」秦痕無的踩著秦年的大,狂笑不止,麵目十分猙獰。

秦遠山就在一旁看著,毫沒有出言阻止的意思。

秦家眾人也冷漠的看著,隻有渺渺幾人偶爾出一不忍,可卻每一人站出來阻止。

好一個冷漠無的家族。

秦年的心如同萬年玄冰般冰冷。

此刻他上的痛已經無以復加,然而他依舊咬牙堅持著。

他心中隻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活著,他的母親還等著他去救,他的仇不能不報。

同時他心中發誓,隻要他今日不死,今日這一切,他日必定加倍奉還給秦家。

「夠了!」

就在此時,秦家深的腹地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

「老祖宗!」

秦家所有人都是一驚,急忙對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行禮道。

秦痕也急忙停止對秦年的折磨。

老祖宗發話了,他可不敢忤逆,否則就算是他父親也救不了他。

「他畢竟也是我秦家脈,既然已經罰,就將他趕出家門就好,沒必要再趕盡殺絕。」那道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威嚴不容抗拒。

「是!」秦遠山立刻應道,接著便吩咐下人:「來人,將這畜生抬出去,讓他自生自滅。」

一旁已經迷糊的秦年隻覺自己被抬出秦家,然後就被丟棄在雲海城東頭的破廟。

那裡是乞丐的聚集地,髒不堪。

不過秦年知道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心中的執念也因此放鬆下來。

心中的執念一鬆懈,秦年便徹底昏迷了過去。

……

黑夜漸漸降臨,天空泛起了些許星鬥。

破廟外的小道上,一個中年模樣的男子正向著這邊走來。

奇怪是中年男子明明步子很慢,可是他的形切十分飄忽,彷彿鬼魅一般,一步便是數十米,很快中年男子便出現在廟。

他在廟掃視一圈,最後目落在了重傷的秦年上。

看著重傷的徐年,他的臉上居然出一激之。

「好濃鬱的神魔脈,沒想到我白天寒苦尋人間數百年,終於讓我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傳人,從今天起,你就是白天寒的徒弟了,哈哈!」中年男子大笑道。

背起秦年,便大步消失在黑夜中。

(本章完)等著他去救,他的仇不能不報。同時他心中發誓,隻要他今日不死,今日這一切,他日必定加倍奉還給秦家。「夠了!」就在此時,秦家深的腹地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老祖宗!」秦家所有人都是一驚,急忙對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行禮道。秦痕也急忙停止對秦年的折磨。老祖宗發話了,他可不敢忤逆,否則就算是他父親也救不了他。「他畢竟也是我秦家脈,既然已經罰,就將他趕出家門就好,沒必要再趕盡殺絕。」那道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威嚴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