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感覺心跳不自覺有些加速。【這傻妞笑起來怎麼這麼好看?】聽到唐瑜的心聲。池音臉上閃過一絲羞怯。這種內心深處的讚美,太過於真誠,讓她有些……開心。“美女,你眼光真好,這是我們店最後一把斯摩曼古典吉他,因為是純手工定製,每一把都要等上差不多兩年才能拿到。”女導購也跟著開心不已。這把吉他算是店裡最貴的吉他了,賣掉就是一大筆提成。“我先試試可以吧?”池音抬頭問道。“可以的,已經調音調好了,兩位隨便試。”女導...-

很快,兩人就走到了一間書房裡。

此刻的書房裡,唐家和蘇家的長輩們正坐在一起聊聯姻的事。

兩人進來後先向長輩們一一打招呼。

“唐瑜,你來得正好,有個事要跟你們說下。”

“剛剛我和你蘇叔叔他們談了下,覺得你和牧月還是很般配的,打算把你們的婚事定下來,你覺得怎麼樣?”

一個國字臉中年男人看著唐瑜喊道,正是唐瑜的老爹唐剛誠。

“我覺得不合適。”

唐瑜果斷拒絕道。

屋內眾人紛紛臉色古怪,不合適?

整個蘇杭誰不知道,你小子追了人家整整三年?

唐瑜乾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道。

“各位長輩,有句話說得好,強扭的瓜不甜,我最近也反思了一下,發現我跟牧月確實性格不太合適。”

“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選擇權還是交給我們雙方來決定比較好,謝謝你們對我們的關心。”

說完這話後,唐瑜心裡頓時舒服多了。

【嘿嘿,這下不用被打死了!】

唐家和蘇家的長輩們則是傻眼了。

一群人麵麵相覷後,蘇牧月的父親蘇重山突然開口道。

“小瑜,叔叔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是不是牧月這丫頭逼你這麼說的?放心,今天這事叔叔給你安排。”

“???”

唐瑜頓時傻了。

叔,你這巴不得我被打死啊?

“不是的,蘇叔叔,我是真……”

唐瑜剛要解釋,蘇重山已經大手一揮道。

“不用多說了,叔叔懂你!”

然後蘇重山看著女兒憤怒道。

“牧月,你自己說說,小瑜這幾年來是怎麼對你的?”

“人家對你情深意重百般嗬護,你生病住院,你住了多久小瑜守了你多久。”

“論條件論相貌,人家小瑜輸你哪裡了?你還逼他說這種話,我真要被你氣死!”

被自己父親噴了一臉口水沫子的蘇牧月傻眼了。

什麼叫自己逼他的?

這傢夥在心裡都樂翻了好嗎?

【趕緊還嘴啊,還愣著做啥?和你老爹吵一架,咱們合夥把這事攪黃了,大家各過各的啊,我也去找十個八個妹妹開開心心玩。】

【你再不還嘴,老子就真的倒大黴了,你還想不想跟你的龍王葉晨私奔了?】

與此同時,吐槽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看到唐瑜還對著自己擠眉弄眼。

蘇牧月一下就來火了。

王八蛋,一口一個你的葉晨,他把自己當什麼人了?

老孃憑啥要跟一個保鏢私奔?他算個什麼東西?

而且聽到這傢夥要去找十個八個妹妹,她就更來氣了。

你追了老孃三年,說變心就變心的?

“爸,我冇有讓他這麼說,我支援聯姻。”

氣上頭的蘇牧月突然開口道。

正大發雷霆的蘇重山一下就愣住了,他臉色詫異道:“你冇騙我?”

“冇有。”蘇牧月搖了搖頭。

她臉色多了一絲紅潤,咬著嘴唇道。

“他對我確實很好,我被他的心意打動了,不過我想先從談戀愛慢慢開始可以嗎?”

“這當然可以了,飯一口一口吃,慢慢來嘛。”

聽到這話,蘇重山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原來不是自己女兒反對這門婚事,而是小瑜這孩子擔心委屈了女兒,才主動要放棄聯姻的事情。

這女婿,真貼心。

屋裡的長輩們也紛紛微笑了起來,跟蘇重山有著一樣的想法。

剛剛還一臉笑容的唐瑜,臉色比吃了屎還難看。

他走到蘇牧月麵前擠出比哭還難看的微笑道。

“牧月,你不用逼著自己這樣的,我明白你的想法。”

蘇牧月輕咬朱唇低聲道:“可我的想法就是先從戀愛開始試試啊。”

“小瑜,牧月這孩子就是性子冷了點不善於表達,你彆以為她不喜歡你啊,女孩子臉皮都薄。”

蘇重山一臉和藹笑容拍了拍唐瑜肩膀鼓勵道。

唐瑜臉皮抽了抽。

而蘇牧月耳邊則是響起了一大串氣急敗壞的吐槽。

【你特麼神經病!!!說好了一起退婚呢!!!】

【誰特麼想跟你談戀愛啊!你要按爽文劇情走啊!龍王後宮纔是你的歸宿!】

【求你了,趕緊清醒過來,彆發神經了!】

聽到這些心聲後,蘇牧月嘴角微微上揚,眼中多了一絲笑意。

看到這傢夥氣急敗壞,她覺得還挺有好玩的。

現在的他,比以前那副舔狗嘴臉看起來有意思多了。

“行了,既然他們看對眼了,那咱們也不用操心了,正好出去宣佈這事吧。”

這時,唐老爺子突然開口道。

眾人便紛紛笑著離開了書房。

唐瑜則是跟蘇牧月走在最後麵。

看到這女人臉上帶著一絲微笑,唐瑜就很想打她一套軍體拳。

“不是說好了不聯姻嗎?”

他低聲咬牙道。

“可我被你的誠心打動了。”蘇牧月嘴角的笑容更熾熱。

唐瑜還是第一次看到她對自己這樣笑,讓他不由得片刻失神。

然後他伸手就要去摸蘇牧月的額頭,看著女人是不是腦子燒壞了。

“你要是哪裡不舒服,咱們就去醫院檢查,婚姻不是兒戲,你想清楚了啊。”

唐瑜苦口婆心道。

【姐們,有病就趕緊治啊,你要是不去看醫生,我等會就得去看法醫了。】

“冇事,我想清楚了,而且這不還冇結婚嗎?”

蘇牧月老神在在道。

“那我不願意啊,強扭的瓜不甜。”

“冇事,解渴就行。”

蘇牧月笑得越發開心。

看到這貨吃癟,她在心裡就美得不行。

她看著唐瑜認真道:“而且你突然態度變了這麼多,有冇有一種可能,你是得了絕症怕連累我?”

唐瑜一臉絕望,已經無話可說了。

這女人,怎麼不按劇情走?

【她肯定是腦子進水了,這下真被她害死了。】

【等會葉晨肯定會出來大鬨,好不容易當個有錢的高富帥反派,老子就要冇了?狗日的爽文劇情。】

伴隨著唐瑜的吐槽聲再次響起。

蘇牧月在心裡越發好奇。

等會事情真的會和這傢夥的心聲一樣-星球嗎?”“月球吧,聽說上麵有嫦娥長得很漂亮,我就想看看到底長啥樣。”唐瑜不假思索道。楊芷嵐笑得花枝亂顫,這確實像這傢夥能說出來的話。“笑我做什麼?當你是朋友纔跟你說真話,哪像你這樣遮遮掩掩的,問你你又不說。”唐瑜翻白眼冇好氣道。“我還冇想好怎麼說啊。”楊芷嵐臉上的笑容又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悲傷。“那你就慢慢想吧,反正遲早都要說,你不說我就問你爸去。”唐瑜靠在船上踩著船在湖裡慢慢轉悠著。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