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隊長彆衝動,我怕你被打死

秘性,他們將附近一帶山頭全部買了下來。一路上還有不少暗哨在四處盯著。看到皇後開車回來後。有兩人立刻攔在路上截停了車輛。皇後把車子停下來後,兩人恭敬喊道:“大小姐。”“檢查吧。”皇後知道總部這邊的規矩,語氣淡然道。此刻的她已經恢複了平時那張高冷的麵孔。和在彆墅裡被唐瑜欺負的那個皇後判若兩人。兩名負責守衛總部的哨兵在車上檢查一後,這才放行。車子順著一條小路開進去後。視野豁然開朗有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

唐家眾人聽到這話,紛紛麵露怒容。

蘇牧月更是雞皮疙瘩都出來了,差點冇把早餐給噴出來。

特麼的,這眼神,真是一尊人間油物。

“最後問你一次,你走不走?”

蘇牧月憤怒道。

“你不走,我就不走。”

葉晨的態度很堅決,說什麼也不肯離開。

身為龍王,他的佔有慾極為強烈,絕不允許自己的女人留在唐家這種火坑!

“媽的,老子受不了了。”

這時,唐家的保鏢隊長何進已經是忍無可忍。

他握緊拳頭剛要衝上去動手,唐瑜再一次攔住了他勸道。

“何隊長彆衝動,今天是我爺爺生日,死人了不好啊。”

“少爺,你放心,我不會打死他的。”何進紅著眼睛保證道。

“我是怕……你被打死,這小子是個高手。”唐瑜壓低嗓音道。

何進就愣住了,感動道。

“多謝少爺關心,我何進受了唐家這麼多年恩惠,生當隕首死了拉倒,決不能看著唐家繼續被辱!”

【特麼的,你是死了拉到,這狗日的打死你第二個就衝我來了啊!】

【今天這些人都有毛病是不是,非得惹他乾啥啊!】

唐瑜已經整個人都不好了。

當個反派,就這麼難嗎?

蘇家眾人此刻已經氣得暴跳如雷。

自家的一個小小保鏢公然造次,這不是把蘇家往火坑裡推嗎?

憤怒至極的蘇重山衝上去狠狠推了一把葉晨。

隻是葉晨站在那裡不動如山,蘇重山也推不動他。

氣急敗壞的蘇重山一拳打在葉晨臉上怒吼道。

“你個狗東西,給老子滾,彆再纏著我女兒,我這輩子隻有一個女婿,那就是唐瑜,你再糾纏不清我蘇家絕不饒你。”

這一拳殺傷力不大,侮辱性極強。

葉晨眼中閃過一抹濃厚殺意。

隻是看在蘇重山是自己老丈人的份上,他纔在心裡默唸了兩個字。

“隱忍!”

不錯,身為龍王最重要的就是要學會隱忍!

他冷著臉道:“既然這裡不歡迎我,那我走便是了。”

說完,他便朝著唐瑜投去怨毒無比的眼神。

這小子竟然故意不出麵,讓蘇家來對付自己,好算計!分明就是要用蘇家來逼迫蘇牧月就範!

今天自己受到的恥辱,來日都要加倍讓他和唐家用血來奉還!

“牧月,你記住,不管以後如何,隻要你有需要,我一定會出現在你身邊保護你。”

擱下一句話後,葉晨便大步離去。

【你特麼真是神經病啊,關老子錘子事啊!】

【就是要跟老子過不去了是吧?我明白你們兩人感情深厚,可不帶這樣玩的。】

【求了你蘇牧月,趕緊跟你老公走吧,扛著高鐵走的那種。】

看到葉晨臨走時的眼神,唐瑜在心裡跳腳罵娘。

一旁的蘇牧月亦是一肚子火氣。

她已經聽這傢夥嘀嘀咕咕大半天了,一口一個你老公。

氣不過的她走到唐瑜邊上,就往他臉上親了一口。

就當親狗了。

好在唐瑜眼疾手快,迅速用手擋住了自己的臉!讓蘇牧月這一下親在了手背上。

【臥槽,你妹的這麼惡毒?居然想親老子?】

【還好我技高一籌,讓你得手了今天還有活路可走?】

兩人大眼瞪小眼,賓客們看到這喜劇的一幕紛紛狂笑。

正走到門口的葉晨聽到這歡呼聲後,回頭看了一眼,頓時目眥儘裂!

自己的女人,竟然在親彆的男人?

雖然隻是親在手背上!

賓客們的歡笑聲更是刺激著他的神經。

他死死握緊拳頭,最終還是冇有回去大開殺戒。

因為他知道,這一定是蘇牧月為了委曲求全纔不得不這麼做。

她是在從唐家手中保護自己。

畢竟自己龍王的身份和實力,她並不清楚。

但現在還不是暴露身份的時候!

他還需要繼續潛伏,慢慢調查當年的滅門真相才行!

葉晨深呼吸一口,含恨走出了唐家。

這唐家,已經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

當宴會結束後,蘇家眾人紛紛去跟唐家的人道歉。

唐瑜一臉被玩壞的表情坐在沙發上思考人生。

“狗係統,你特麼是不是玩我?今天的劇情怎麼跟說好的不一樣?”

他在心裡罵道。

原劇情中的蘇牧月,對他這個舔狗應該是不屑一顧的纔對。

可今天的蘇牧月明顯有問題!她明顯智商提高了一大截!

為了保護她的龍王,竟然不惜犧牲這麼大?

看到葉晨臨走時那震驚惱怒的眼神,唐瑜知道,他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噗嗤……可能是因為宿主改變劇情帶來的蝴蝶效應吧。”

係統回答道。

“你在笑什麼?”

“我想起高興的事情。”

“高興你大爺,把獎勵給我。”

唐瑜咬牙切齒,這狗係統真是越來越有毒了。

“滴,宿主成功活過第一段劇情,獎勵蘭博基尼毒藥一台,已在車庫請查收。”

係統聲音響起後,唐瑜的口袋裡多出了一把車鑰匙。

他掏出車鑰匙看了一眼,頓時無力吐槽。

特麼的,老子現在家裡除了錢就是錢,你給我這玩意有雞毛用?

“說吧,現在劇情是不是已經崩了?”

唐瑜再次詢問道。

“如果你一定要問我,我隻能說無可奉告。”

“???”

唐瑜乾脆放棄跟這個畜生係統溝通。

這鬼東西,就特麼是來坑他的。

不過能夠活過生日宴,算是暫時苟過了一段劇情。

他剛要思考接下來的計劃,唐母謝紅英走了過來。

“還在這裡愣著做啥,牧月要走了,你不去送送?”

“讓她走唄。”

唐瑜巴不得這女人趕緊走。

今天要不是她不按劇情走,自己這會兒已經可以安心享受生活了。

“還生蘇家的氣呢?今天這事他們確實冇辦好,竟然讓一個小保鏢出來搗亂。”

唐母皺眉道。

“對對對,何止是失禮,簡直就是失禮。”

唐瑜聽到這話兩眼放光,連忙抓著唐母手臂勸道。

“媽,這事不能這麼算了,照我看這門婚事還是取消了吧,不然傳出去咱們唐家的臉往哪裡放?”

他在心中大樂。

不愧是親媽,就是善解人意啊。

唐氏家族!百年榮譽!豈能輕易退讓?

唐母給唐瑜額頭輕輕敲了一下笑道。

“你對牧月的心意,媽都看在眼裡呢,咱們唐家不在乎這點麵子,你的幸福纔是最重要的。”

“牧月也確實是個不錯的女孩子,你們在一起,她肯定能當你的賢內助。”

看到唐瑜還要開口,唐母乾脆起身道。

“行了,彆裝了,你的小心思媽明白,媽祝你們幸福,還有記得下午去王家探望王老爺子。”

說完,她就大步離去,留下一臉懵逼的唐瑜。

這日子,真刑啊,越來越有判頭了。-摸出一件飛行法寶便準備離開。一名合歡宗長老連忙關心道。“副宗主,那邊還要多久才能打完?聽說這次大戰比以往要激烈不少,你多保重啊。”“是要激烈一些,不過應該也快了。”唐瑜笑著擺了擺手讓他們彆擔心。琉璃宮已經遷走,接下來陰冥海那些高層妖修受傷後想迅速恢複戰鬥力是不可能了。不管是短期還是長期而言,對陰冥海的高階戰力影響都是相當大的。而唐瑜在後方的佈局也已經完成。接下來,隻需要等待時機成熟收網即可。等唐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