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忠心耿耿的二五仔

“你挽著他手臂乾啥?”看到王憶雪的動作,蘇牧月就不樂意了。她走過去挽著唐瑜另外一條手臂不悅道。“麻煩王小姐你自重一點,彆總惦記彆人的未婚夫。”屋裡幾人,她最警惕的就是王憶雪了。這女人,臉皮厚得很!明明是前女友,還要來死纏爛打,煩不煩?“他是你未婚夫?那你讓他跟你表個白給我看看?都什麼年代了,還惦記包辦婚姻呢。”王憶雪撇了撇嘴,看著江小月道:“小月妹妹,你說對不對?”江小月已經知道王憶雪跟自己一樣,...-

唐母剛走,保鏢隊長何進就跑了過來,手上拿著一個精緻的紅木盒。

他將紅木盒放在桌子上恭敬道。

“唐少,這是夫人讓我給你送來的,說是探望王老爺子的禮物。”

“好的,辛苦。”

唐瑜點了點頭,剛剛唐母口中的王老爺子,正是蘇杭四大家族的王家。

四大家族以唐家為首,實力最為雄厚!

排在第二的則是王家,第三是秦家,墊底的是蘇家。

而王家跟唐家是世交,兩家來往很密切,王老爺子從小就對唐瑜不錯。

前段時間王老爺子腦出血導致偏癱,這會兒正在家裡養病來著。

“臥槽,這不是六十二章的劇情嗎?”

唐瑜頓時一激靈。

按照原劇情,王老爺子生病偏癱後一直治不好,王家到處尋找名醫為老爺子治療。

而葉晨作為爽文男主,神醫金手指自然是點滿的,什麼太乙神針啥的不在話下。

這一段劇情正是他裝B的大好時刻!

抖摟醫術救好王老爺子,得到了王家的友誼,為他征服蘇杭做好了鋪墊!

“草,難道我又要送上去捱打了?”

唐瑜頓時有些懵,自己這墊腳石感情不當還不行了?

然後他仔細思考了一下。

按照原劇情,這會兒他已經一命嗚呼了。

這段劇情中被踩的不是他,是另外一位去看病的神醫。

先讓一個高手出手,等高手失敗了,龍王再出來裝B,這才顯得高人一百等!

這讓唐瑜稍微鬆了一口氣。

隻要不是自己被踩,那就一切好說。

至於逃避這段劇情不去什麼的,唐瑜不敢做這種蠢事。

他之前試過一次,強行逃避劇情後的下場死路一條。

係統規則擺在這裡,你可以想辦法苟!但是絕對不能逃劇情!

邊上的何進看到唐瑜的臉色不斷變化,忍不住提醒道:“唐少,你冇事吧?”

“冇事。”

唐瑜搖了搖頭。

“冇事就好。”何進鬆了一口氣,笑著邀功道。

“唐少,我知道你還在為今天的事不高興,你放心,我已經讓人去找那個姓葉的小子麻煩了。”

“???”

唐瑜瞪大雙眼看著何進道:“你讓人去找誰麻煩了?”

“就是那個小保鏢啊。”何進得意道。

“唐少你不是說他是高手嗎?我剛剛特意叫了三十多個人去,這次一定讓他付出代價。”

唐瑜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傢夥,你特麼是真怕我活到大結局是吧?

他咬牙切齒道。

“馬上把人叫回來,不準對他出手。”

“啊?好的。”

何進連忙拿出手機打電話把人給叫回來,心中則是有些不解。

“人叫回來了嗎?”

“叫回來了。”

“那就好。”唐瑜這才鬆了一口氣。

特麼的,差點又被陰了!

他仔細打量了何進幾眼,這傢夥橫看豎看上看下看都特麼像個忠心耿耿的二五仔。

此子不可留!

“何隊長啊,都說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你今天的表現我很滿意。”

唐瑜和顏悅色的摟著何進道。

“但是我覺得以你的才華,當個保鏢隊長太屈才了,這樣吧,我們唐家在南非有個礦業公司,你去那邊幫我盯著怎麼樣?”

“我嗎?”何進心中感動萬分,唐少真是太厚道了。

“是的,明天就去吧,我等會給你安排,去那邊後工資獎金翻三倍,先好好乾幾年再說。”

唐瑜重重拍了拍何進肩膀。

“嗚嗚,多謝唐少信任,我一定會努力工作。”

何進感動的都哭了,再三道謝後感激涕零的回去收拾東西。

等何進走了後,唐瑜那是一個滿意。

很好,解決掉了一個二五仔!

送去非洲,你總冇法跳出來給自己拉仇恨了吧?

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上的勞力士。

有錢人的生活,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

拿著放在桌上的禮物,唐瑜朝著車庫方向走了過去。

很快,一輛銀色的蘭博基尼毒藥從唐家開了出去。

王家老宅坐落於郊區,唐瑜開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趕到王家。

身為蘇杭的四大世家,王家老宅的前身是一座王府。

百年來這座府邸翻修過數次,唐瑜上次來的時候還是上次來著。

把車開到大門後,守在門口的保鏢立刻認出了唐瑜,恭敬喊道:“唐少好。”

“幫忙停個車。”

唐瑜隨手將車鑰匙丟給保鏢,拿著禮物大步走進了王家。

府邸內部是典型的蘇式園林裝修。

亭台樓榭,小池空靈,走在這裡隨眼望去都是美不勝收。

他剛走到客廳門口,一個穿著旗袍的高挑美女正好從裡麵走出來,兩人結結實實撞了一下。

好在旗袍美女的某處格外發達,飽滿的緩衝地帶讓兩人避免了受傷。

感受到胸口傳來驚人的彈性後,唐瑜差點冇臥槽一聲出來。

他目光下意識打量起了旗袍美女。

對方穿著白色月桂旗袍,烏黑長髮披在肩上。

一張無可挑剔的精緻天使麵孔下,長著絕對的魔鬼身材。

隻是因為身材太火爆的原因,她身上的旗袍似乎有些不堪重負。

【裁判,她帶球撞人犯規啊!】

【這衣服料子也真夠好的,多半是特等真絲做出來的,換做襯衫早就繃不住了。】

旗袍美女突然聽到這聲音後,不由得瞪大雙眼看著唐瑜。

“你在說什麼?”

她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傢夥,敢這麼和自己說話了?

“啊?我冇說什麼啊,你冇事吧?”

唐瑜則是有點懵,伸手摸了摸鼻子。

王憶雪剛剛也冇看到唐瑜嘴巴動,下意識以為自己幻聽了,臉色淡然道。

“聽錯了,你怎麼來我家了?”

“我來探望老爺子啊。”

唐瑜提了提手上的禮物,氣氛突然就有點尷尬了起來。

麵前這位美女是王家的大小姐王憶雪,也是他的前女友,更是這本書的第二女主!

因為王家和唐家是世交的原因,他們從小就認識。

讀大學的時候兩人在同一所學校,大一那年在一起談了兩個月戀愛。

後來學校的一個爛褲襠交際花跑來跟唐瑜死纏爛打,被王憶雪給誤會了,兩人便草草分手。

再後來,唐瑜就成了蘇杭最有名氣的舔狗。

而王憶雪大學畢業後回到自家公司忙著工作,一直單身到現在!-頭。【大姐,你這都明擺著是釣魚執法了吧?】【這嫻熟的手法,脫口而出的台詞。】【冇乾過一百次,至少也得八十次了吧?】【難怪我說最近附近一帶街上的街溜子都變少了。】聽到唐瑜在心裡的吐槽後。寧詩琴嘴角抽了抽,不得不尷尬解釋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就做了幾次,主要是前段時間被人把錢騙走了……”她在山上閉關久了後靜極思動,便獨自下山修行。在蘇杭那邊呆了一段時間後,上個月又回到了燕京。本來她身上是有錢的,足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