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另有秘密

不會輕饒了這些傢夥的!”程時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一旁的杜月笙。杜月笙明白程時的意思,開口說道:“張大哥,他們不是幾個人,而是一個組織!你抓他們一個,可能剩下的人就都藏了起來,等待風頭過後,再次出來!”聽到這裡,張嘯林疑惑的說道:“那讓巡捕房去抓,也隻能抓幾個而已!”一旁的程時搖搖頭道:“張大帥,恕在下直言,這個組織好比寄生蟲!如果不將他們一網打盡,他們會再次壯大起來,而他們專偷別人隱秘,勒索錢財!...聽著王永善的解釋,馮濤隻感覺有著說不出的諷刺,王永善廢了這麼大的功夫,這麼長的時間,卻被程時幾天就給破了。

一旁的邵登科,手則是有些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但是他還是故作鎮靜的開口說道。

“這麼說,你是找到了開啟石碑的辦法,所以才會開始行動了!”

王永善還是不相信自己的計劃,被一個年輕人幾天就給破解了,可看著對麵的程時。

他不得不承認他輸了,輸給邵登科也就算了,可他很是不甘心,輸給程時這個毛頭小夥子。

王永善哼了聲,接著說道。

“是啊,我確實找到了,不過,目前隻有我知道怎麼開啟,起碼在這一點上,我還是主動的!”

程時聽到這裡,則是隨口說了幾句自己在竹簡上拚出來的句子,王永善則是吃驚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你是不是也早就盯上了這個石碑,要不然你怎麼會知道的!”

程時則是開口說道:“王總管你想太多了,你找的是口口相傳的資訊,我的則是墓裡的古文!

你還是全部說出來吧,我們來對比一下,畢竟這麼重要的東西,你也不想毀了它吧!”

王永善這個時候,也徹底沒了底氣,隻好將自己的資訊全部說了出來,程時在心裡對比了一下。

程時很快就發現,除了一些字的讀音問題,基本上和他在竹簡裡找出來的資訊差別不大。

良久,邵登科開口說道:“還等什麼,現在就將石碑開啟吧!”

程時笑了笑,接著說道:“這個石碑本身就是墓裡出土的,這個東西不屬於我們任何個人的!

這裡麵的東西隻能是屬於所有人的,也是屬於我們國家的,我希望邵老闆還是不要多想了!”

馮濤在一旁點頭,很是同意程時的話,而邵登科則是一臉的苦澀,但是他也隻能開口說道。

“程探員說的對,我們任何個人都沒有資格擁有,能夠看看裡麵到底是什麼,也是福緣了!”

程時接著讓人準本好小巧的工具,然後將自己設定的陷阱去掉,接著開始按照順序開始開啟石碑。

一個時辰隻後,這個石碑終於是被開啟了,裡麵的景象也出現在眾人眼中。

裡麵的景象卻讓圍過來的眾人失望了,因為裡麵隻有兩個鑲嵌在裡麵的玉壁。

馮濤疑惑的說道:“就隻有兩個玉壁而已?!”

邵登科也很是疑惑的說道:“不應該啊,墓主人用這麼復雜的石塊榫卯,就放了兩個玉壁?!”

王永善也癱倒在了地上,不由自主的呢喃著:“就隻有兩個玉壁,我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就隻是為了這兩個玉壁!”

程時的眼光卻沒有在玉壁上,而是在那些被大家不在意的榫卯條上,不過他並沒有給他們解釋。

但是,他必須讓大家的眼光聚集在玉壁上,要不然,他們遲早會注意到那些被取下來的石條上。

想到這裡,程時開口說道:“這怎麼可能是普通的玉壁呢,這個墓可是是漢朝時期的墓。

而這兩個玉壁可是西漢時期的玉壁,程時先用帶著手套的手拿下了上麵的一個玉壁下來。

這個不應該叫做玉壁,應該叫做玉環,此環為和田玉雕琢,質地純凈溫潤,扁平圓形。

兩麵的紋飾基本相同,都是運用淺浮雕隱起技法雕刻龍鳳穿雲,一麵內外邊緣各飾弦紋一週,內飾龍鳳穿於雲間。

另一麵在龍鳳之間多雕刻一立獸,側頭、雙臂,四肢發達,玉環兩麵的龍鳳均互相纏繞穿於雲間,線條柔和流暢,龍飛鳳舞,栩栩如生。

至於為啥叫玉環,則是根據玉中間孔徑的大小把片狀圓形玉器分為玉璧、玉瑗、玉環三種。

古人其實沒啥詳細的規定,但是我們為了方便,習慣上把寬邊小孔的圓狀器統稱作璧,而窄邊大孔徑的稱為環。

這件龍鳳紋玉環,不僅玉質優良,雕琢精緻,而且構圖新穎,絕對是為西漢玉環的上乘之作。”

接著程時又將另一個玉壁拿下來,然後開口說道:“這個應該是墓主人生前經常佩戴的玉佩,此佩造型別致。

構思奇特,材料是和田玉青白玉質,區域性有褐色沁痕,龍的首尾相接而呈不規則環形。

而且刻有兩個字,應該就是墓主人的名字,這兩個可都是西漢的精品玉壁,怎麼能說就兩個玉壁而已。

雖然對於我們現代人來說,這些東西可能並不是多麼珍貴,但是對於西漢的人來說。

這兩件東西一定是無價之寶了,所以,墓主人保護這麼隱秘,也是正常的。”

邵登科聽到這裡,也反應了過來,對著一旁癱在地上的王永善就踹了過去。

“你個王八蛋,就為了這兩個玉壁,你就害死了我的小兒子,還有其他別人的命!”

王永善這個時候,早已經放開了,反口恥笑道。

“邵登科,這就是老太太長掛在嘴上的因果吧,你如果不去盜墓的話,就沒有這一出,說到底就是你自作自受!”

邵登科聽到這裡,反而不知道說什麼了,盯著王永善,也不在動手了,反而對著程時說道。

“這傢夥說的倒也是真的!”

程時則是開口說道:“別聽他的胡說八道,這所有的事情並不是因果,而是你們的貪心導致的!

你去盜墓是事實,你的貪心也是事實,但是,如果他是一個好人,他會殺人嗎?!”

邵登科聽到這裡,恍然大悟:“多謝程探員了,幫忙查出案子的真相,要不然,不知道我家裡還會發生多少事!”

程時接著說道:“這是我的職責所在,不過,雖然因果之說不可信,但是,多做好事總是對的!”

邵登科點頭道:“我知道,程探員以後有事需要幫忙的話,可以來找在下!”

程時點頭,然後接著吩咐巡捕將邵登科,王永善,李香香還有石碑玉壁都帶回了巡捕房!

程時則是將案子後期的工作交給了馮濤,畢竟他也不懂,而他自己則是開始研究那些石條。

沒多久,馮濤就找到了程時,看著正坐在地上,對著一地石條仔細研究的程時,馮濤問道。

“程探員,你這是怎麼回事,這個案子已經結了,你還盯著這些石條乾嘛?!”

程時瞥了眼馮濤,搖頭道:“案子雖然完結了,但是石碑的秘密還沒有完全破解!”

馮濤則是湊了過去,拿起一個石條,仔細的研究了一下,最後還是疑惑的說道。

“這上麵也沒字,而且這裡麵也不可能藏下什麼東西了,你怎麼肯定這裡麵還有秘密呢?”今的這個時代,隻有商機纔是最值錢的,而且,程兄弟可不光是出了主意!以後咱們的公司,真的能夠做大的話,你父親以及黃總探長,可都是咱們公司的後臺!現在沒後臺,公司可開不長久,就算公司掙到了錢,最後也守不住下蛋的母雞!”程時心想,黎山果然夠聰明,他已經看出來,掙錢以後,能守住錢纔是最關鍵的!程時笑著說道:“好,既然這樣,咱們明天就去註冊公司,你我和鄧探員,前期就三人占股!”兩人又交談了幾句,商量見麵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