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波三折

保守秘密的!”三人正商量時,一個巡捕快步來到馮濤麵前,興奮的說道:“死者的身份查到了!”馮濤聽到這裡,接著快步跟著巡捕走進捕房,鄧心看到這裡,對著一旁的程時小聲說道。“就算咱們不將那些東西拿回捕房,但為啥程哥要把那些資訊,都放到他那裡?!”程時看著一臉不服氣的鄧心,說道:“你以為那對咱們有什麼好處麼,那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鄧心聽後,疑惑的說道:“馮濤也不是笨人,如果是燙手的山芋,他還把東西拿到自...程時正在想著是在哪裡見過的時候。

突然感覺有人靠近自己。

連忙後撤併快速轉身。

這纔看到身後正伸著手,想著偷偷拍自己肩膀的鄧心。

他現在正一臉懵逼的看著麵前的程時。

「怎麼了,程哥?今天反應這麼大?」

接著,他又看到地上的屍體,繼而驚訝道。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巡捕房裡怎麼一個人都沒有了?」

程時這才簡單的給鄧心解釋了一下。

接著程時問道,「你怎麼回來了,讓你盯著的人,跟丟啦?」

「那沒有,我已經跟了他好幾天,他回了住處,已經連續好幾天,就是兩點一線的生活。

我這才趕回來,就是想著問問你,接下來怎麼辦,要不要直接把他抓了?」鄧心解釋道。

程時想了想,「還是先別抓了,讓人盯著他,一週後,如果沒人和他碰麵,就把他抓了。

如果有人和他碰麵,那就一起盯著他們,我始終感覺,這個人並不簡單!」

程時心裡感覺對方不簡單,他還是想看看對方背後是什麼人!

鄧心點頭表示明白。

「你看這東西眼熟嗎?」程時將手裡的東西遞給了鄧心。

「這個當然眼熟了,這不是大世界商場贈送的洋火嗎!」鄧心笑著開口道。

大世界商場贈送的洋火?

程時頓時有些無語,大世界那裡每天都是人來人往。

根本不會有人記得什麼人,拿了一盒洋火。

看來這並不是什麼有用的線索,隻能等他手下的供詞了。

鄧心最後開口說道,「程哥,現在咱們手裡這麼多案子,我們查那個案子啊?」

程時知道鄧心是閑不住的,笑著說道:「自然是現在突襲巡捕房案子,黃總探長,可是讓我限期破案的!」

鄧心隨即抬頭看了眼程時,詫異道:「那我怎麼絲毫沒看到你著急的樣子!」

「難道著急就能破案啦?隻有一個始終冷靜的頭腦,才能在紛雜的事件中,找到那個正確的路!」程時笑著說道。

他這種解釋,讓鄧心一愣,隨即鄧心也笑了起來。

「程哥說的好,可我性格就是這樣,想要冷靜下來太難了!」

程時介麵道:「其實並不難,隻要你凡事,想著自己給別人惹的麻煩,就不會沖動了!」

看到鄧心點頭,程時搖頭道:「本來可以從這個傢夥口中問出什麼的,沒想到竟然是一個死士,估計從他手下也問不出什麼訊息!」

話才說完,突然手邊的電話響了起來,鄧心走過去,接聽了電話,那麵竟傳來馮濤的聲音。

「鄧心?把電話給程時!」

鄧心這才示意程時接電話,「馮濤找你!」

「我是程時,你的傷怎麼樣了?」

那邊的馮濤對程時的關心,沒有在意,反而隨口說出了,讓程時都很意外的話。

「我現在想起來了,我見過那個被你打死的傢夥!」

「什麼!你見過?在哪裡見過!」

馮濤有些懊惱地說道:「我剛剛突然想起來,幾年前,我在黃總探長家裡見過他一麵。

但我不知道他是誰,也沒有和他說過話,他那時候應該是黃總探長家裡的一個下人,恐怕黃總探長也不知道他是誰!」

程時心中微動,這人幾年前在黃總探長家裡當下人,現在卻帶人來巡捕房偷東西。

是一個巧合?

還是對方早有預謀?

這件事甚至預謀了幾年?

程時掛了電話後,接著給黃總探長打了一個電話。

將馮濤的這個發現,告訴了黃總探長。

接著詳細描述了一下死者的特征。

結果對麵,有好久都沒有回話,但也並沒有結束通話電話。

良久,程時才聽到黃總探長冷冷的聲音。

「我知道了,我剛才詢問了一下,那個人叫李寧貴,是張冉推薦過來的,你去他那裡問一下。

你接下來悄悄的查,如果因此查到了什麼人,你不要著急動手,先和我匯報一聲!」

程時點頭道,「我明白了!」

對麵這才將電話結束通話,程時將手機的話筒放下。

從黃的反應來看,這件事情背後牽連甚廣。

但是黃卻又不得不查!

看來又是上頭的博弈了。

隨即程時對著鄧心說道:「走,去會會這個張冉!」

很快兩人就趕到了張冉家中,對方下人一聽是黃讓來的,很快就將兩人請了進去。

程時很快就看到了張冉,一個40多歲的中年男人。

張冉一臉福相,笑盈盈的和程時鄧心兩人握了一下。

幾句客套話之後,張冉發現程時兩人不是客套的人之後。

隨即直接開口說道。

「兩位今天過來,是不是黃總探長有什麼吩咐?」

程時笑著說道:「沒什麼吩咐,就是想問一下,幾年前的一個小事情!」

張冉一臉疑惑的問道,「到底什麼事,弄的這麼神秘?」

程時笑著說道,「幾年前,您曾推薦一個人,去黃探長的府上當了下人,不知道他和您什麼關係?」

張冉一愣,隨即疑惑道,「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懂了?」

程時發現對方剛才確實是在思索的眼神。

看來對方並不知情了。

本來這事也不可能這麼簡單。

隨即程時說道,「一個叫李寧貴的人,你是不是把他推薦到黃府去了,別說你不知道!」

良久,張冉才一臉疑惑的說道,「我想起來了,是有這麼一回事,可我記得那人是黃總探長要走的,不是我推薦的啊?」

鄧心飛快的向程時看了眼,他現在是一臉的疑惑!

程時也接著說道:「你確定?」

張冉隨即說道:「我確定,畢竟這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程時沉默不語。

「是黃總探長親自和你說的?」程時接著問道。

「那到不是,是黃總探長親信說的,一個下人而已,我直接就給了黃總探長!」張冉解釋道。

程時聽到這裡,就明白了來龍去脈,一個下人而已。

對張冉來說不值一提,對黃金榮也是不值一提。

想必那個中間人對黃金榮,說的就是張冉推了一個人。

至於為什麼走這一個彎路,想必是想要把自己從中摘出去。

要不然他自己親自拉進黃府一個人,肯定會將兩人關係繫結在一起,不利於行事。

隨即程時趕往黃府,和黃金榮小聲說了一下,對方臉色一冷。

接著就吩咐手下,將那個親信給抓了過來。

黃金榮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王田,隨即冷哼道。

「你個吃裡扒外的傢夥,你現在是變成誰的人了!」特意和幾個巡捕說明,隻要報社有任何打聽那個密碼資訊的人!都給他盯住了,然後再報告給他,巡捕們如果有什麼意外發現,鄧心還會給他們額外的報酬!本來幾個不太上心的巡捕,一聽到有額外的報酬,都變得精神起來,開始仔細盯著報社動靜。程時趕回了報社門口,鄧心已經在這裡等了很久了,他和鄧心聊了一會,得知登著他們資訊的報紙,也早已經發了出去!不過,到現在為止,還並沒有什麼動靜,程時也立馬回到了巡捕房,他為了穩妥起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