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奇怪人物

說道:“這個人是一個外國人我同意,但是,說他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人,純粹就是猜測。”聽到這話,程時微微一笑,接著說道:“我確實是猜測,不過確是有理有據的猜測,他這個時候來找這個人幫忙。這個人還在比較遠的徐家匯地區,證明這個人應該不是他的手下,而是他的朋友。而艾伯特憑什麼相信這個人能幫助他、會幫助他,那是因為艾伯特相信他的實力。所以這個人要麼是有勢力,要麼就是和他一樣是受人尊敬的人,至於為什麼不是有勢力...第二百六十九章奇怪人物 看著一臉怒容的黃,王田臉上有害怕的神情,也有一些鬆口氣的神情。

王田卻是一臉慘笑的說道,「我隻是被逼無奈,對於您來說,我也隻是一個小人物,我沒辦法,還請您饒我一命!」

黃金榮聽後,一愣,隨即道:「那你說,是誰讓你把那個人安排進來的,我還真不至於要你命!」

「我不知道,那個人用我妻子的命威脅我,隻是讓我安排一個人進來,我知道他有問題。

但是我知道,您不至於為了我,去救我妻子,所以我最後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安排他進來了!」

黃金榮愣了一下,隨即說道,「是我平時對你們關心不夠,我認錯!」

隨即接著說道,「那你還記得威脅你那個人的什麼資訊嗎?」

王田搖頭道:「這麼長時間,我已經忘了這件事,事後雖然提心吊膽過一段時間,可也沒出過事,我也就慢慢的忘了這件事!」

程時在一旁聽的明白,他感覺王田並沒有說實話,但是黃好像相信了的樣子,他沒有開口提醒。

「老爺,王田接下來怎麼處理?」黃身邊的管家老高突然道。

黃轉頭看了一眼高管家,隨即說道,「那就斷他兩指,以儆效尤,然後給他一筆錢,其實也算是我對不起他!」

說罷,管家將王田帶了出去!

黃隨即看向程時,接著道:「你認為王田說的是實話嗎?」

程時微笑道:「不是,而且您不是已經懷疑高管家了嗎?」

黃金榮嘿嘿笑道:「不錯,你很不錯,那接下來,就由你暗中調查他,查清站在他背後的人。」

程時看了眼黃,心道你這傢夥膽小如鼠,對方都把人安插到身邊了,你還不敢明著查。

「好,我知道了。」程時隨即應道。

黃最後說道,「他經常去附近一家老字號飯店吃飯!」

程時點頭表示明白。

等到程時消失在他的視野後,黃才找到心腹說道:「你親自給我盯著程時,他查到什麼,你要派人實時給我匯報!」

親信點頭,隨即跟了出去。

程時出去後,直接帶著鄧心,去到了那家老字號飯店。

程時大步走進去,直接就讓他們準備好一個包廂,程時直接坐在主位,接著示意鄧心點菜。

對於程時,鄧心也沒有客氣,直接點了飯店四個招牌菜。

很快有人進來,先上了點心茶水後,接著,沒多久老闆就進來包廂,他親自給二人倒茶。

一接著幾人互相介紹了一下名字,隨即程時讓對方也坐下。

程時道:「蔡老闆,你也不用緊張,我們今天過來,隻是隨便問一些問題而已。」

蔡彬聽後一臉的恭敬,他壓根不信對方隻是過來問問題的。

不過,隻要自己笑臉相迎,總是沒錯的,要是真逼急了,自己背後也不是沒人的。

隻是不能動不動就搬出背景來,要不然顯示自己沒本身。

哪有心情敘舊和談心,不過看人家一番熱情,還是禮貌的客氣。

心裡想著這些,嘴上恭敬的說道:「好,程探長您問,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您隨便問。」

「那好,我們倆,剛從黃總探長的府邸出來,不知道你對黃總探長家的高管家知道些什麼?」

蔡彬一怔,搔搔頭,一臉疑惑的問道:「額,您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鄧心要插話,程時揮手攔住,繼續開口說道:「你不用擔心,我們不是要什麼好處的,隻是想要問一下那個高管家的資訊!」

蔡彬一怔,忙道:「我隻能說,

黃總探長,確實偶爾吃我們的菜,所以我也見過高管家幾回!」

「哦?」鄧心隨即放下筷子,仔細留意起來。

果然不隻是請自己吃飯,這是有新案子要查了。

「更準確一些,黃管家是在我家有一些股份的。」蔡彬支支吾吾道。

程時眉頭微動,隨即說道:「是他逼你的嗎?」

「也不算啦,隻是他用很便宜的價格買了一些股份,我也想背後多一個人罩著,其他沒什麼了!」

蔡彬發現對方是黃總探長的人,也隻好實話實說。

程時咳嗽一聲,繼續說道,「那不知道,高管家在這裡請沒請過別人吃飯?」

蔡彬一臉詫異,隨即說道「請過,而且是經常有人請他,估計都是想要請黃總探長辦事的!」

程時隨即改口問道,「那其中有沒有什麼讓你感覺奇怪的人?」

「確實有一個人很奇怪!」蔡彬開口說道。

「怎麼個奇怪法?」程時問道。

蔡彬回想了一下,最後道,「他每次來,也是進包廂,還不讓我們小二給他服務。」

程時眼皮跳了下,這一聽,對方很像特務啊。

程時:「那他長什麼樣?」

隨即蔡彬形容了一下對方長相,一個普通人的長相。

程時接著問道:「那他有什麼特征,或者有什麼什麼習慣?」

蔡彬想了想,接著說道,「他特別愛乾凈,算不算?

有一次小二不小心把一些油漬濺到了他身上,他直接就把那個衣服脫下來,給扔掉了。

可他竟然沒有因此和小二生氣,這是壞事,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記得這個奇怪的傢夥。」

程時聽到這裡,就明白過來,這個傢夥,肯定有問題,脾氣再好的人,也不能如此之好。

尤其對方是小二這種服務人員,而且他還如此愛乾凈,不可能有人忍得住不發脾氣。

他不生氣,可能是怕自己口音被別人記住,還有一種可能,他就是一個啞巴!

當然了,也很可能是高管家故意安排的一個人。

這人如此奇怪的做法,太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了。

更說不定是他們故意設定的一道防火墻。

一旦有人查這個奇怪的傢夥,他們就知道自己暴露了。

但不管怎麼樣,這個線索,程時都得先跟下去。

他知道跟著高管家,不一定能查出什麼。

高管家未必沒發現黃已經懷疑他了,可能什麼都不會做。

就算做,也是很隱蔽的。

要查,還不如從外圍,給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程時接著開始吃飯,吃完後,這才帶著鄧心下樓。

鄧心開口問道,「程哥,那咱們現在去查那個奇怪的人?」

程時搖頭道,「不,你先找人盯著這個蔡彬,注意別被他發現了,我自己去找這個奇怪的傢夥!」

鄧心隨即一愣,「你懷疑蔡彬剛剛在說謊?」

第二百六十九章奇怪人物個橫向的通道同樣是用青磚建成的,過道的頂部則是用青磚弄了一個半圓形。過道的高度則需要成人彎腰才能通過,而密道的長度則有十米左右,地麵倒是實土。從過道的長度來看,密室正好存在雷家的主臥之下,程時慢慢的通過了青磚過道。程時沒有放過任何的疑點,終於確定了這就是一個普通的過道,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程時終於來到了密室的入口,他往密室裡看去,先是看到四麵墻壁上的長明油燈。接著看到了深入墻壁的弩箭,還有密室地...